煉法輪功重見光明 重慶趙鳳霞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銅梁區關濺鎮趙鳳霞煉法輪功後重見光明,講真相被非法勞教,在重慶女子勞教所被迫害奄奄一息、一直不能正常站立,加之銅梁區610人員及關濺鎮派出所相關人員長期騷擾、關押等迫害,尤其被強制送敬老院後每況愈下、癱瘓,臀部出現巨大膿瘡,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煉法輪功重見光明

趙鳳霞女士三十多歲時一場大病,雙眼突然看不見,在重慶三院住院治療無效,醫生都說治不好了。正絕望時,鄰床病友的親屬,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訴她修煉法輪功。趙鳳霞的母親李正英老人(正好也在修煉法輪功)急忙找到《轉法輪》讀給她聽。不多久,她眼睛就能看見了,她的復明,震動重慶三院所有醫生!

趙鳳霞的母親李正英老人,是二級殘疾人,過去也有十多種病無法醫治,生活不能自理,梳頭穿衣家務全靠丈夫和老母親;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標準做個好人,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在修煉中身體全好了。她處處與人為善,幫助周邊窮人學生,為五保戶擔水、洗衣、義務洗幾個廁所,從不計個人得失, 把自己平時節餘的錢支援受災地區好幾處,寄去從不留名和姓,有次給北京某地受災寄去的錢,那邊不知錢是誰寄的,後發現是銅梁關濺郵寄的。李正英還被锏梁縣評為殘病人大代表,選為政協委員。

被勞教迫害奄奄一息

二零零七年,趙鳳霞為了照顧年邁的外婆,去重慶找工作。九月上旬的一天上午,鳳霞和媽媽一起去看一位朋友,路經重慶上清寺人民小學,順便給門衛講真相,不料那門衛拿出了手銬,銬住了鳳霞的媽媽,隨即又打電話給派出所,派出所很快就來人把她倆帶走,說三天就放人。

可三天後,李正英與女兒趙鳳霞被關進了江北區看守所,隨後被非法勞教,送往臭名昭著的石馬河女子勞教所黑窩迫害一年。九十多歲的外婆聽說女兒與外孫女被非法勞教,一急之下去世了。

在勞教所,趙鳳霞不配合惡人,那裏惡警包夾對她進行了種種迫害,遭受過毒打、扒光衣服、強制蹲站、不准睡覺等等迫害。在邪惡高壓迫害下,趙鳳霞一度說不出話來,勞教所邪惡之徒就強制她吃藥,強制打針,致使她生命奄奄一息,半年後保外就醫。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從勞教所回家不久,趙鳳霞就出現走路無力,拉肚子,拉出的全是膿血,幾天不停拉,從那以後,就站不起來了,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在過去幾年裏,趙鳳霞一直不能正常站立。

持續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多鐘,銅梁縣國保大隊夥同東城派出所、東城街道辦、居委會等一群中共人員騙李正英老人開門後,將李正英與她女兒趙風霞強行抬走,直送銅梁縣全德鎮成志農家樂洗腦班迫害。次日,銅梁縣法院在洗腦班對李正英老人非法宣判有期徒刑三年,監外執行,當時審判長甘大菊、審判員謝黎、陪審員唐明友、書記員龍泳行。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洗腦班解體,李正英老人回到家中,仍受中共少雲鎮,政府、派出所、少雲司法所、縣司法局、縣法院、東方社區人員騷擾。十一月十二日,縣司法局組織八人到李正英家強行她開門簽字,李正英拒絕開門。十一月二十八日,司法局又組織八人去騷擾,李正英老人拒絕開門,不收判決書。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中共不法人員們又去騷擾李正英老人,威脅再不開門,他們就採取行動,把李正英帶走,把女兒趙風霞送去敬老院等警告。李正英開門告訴他們,我信仰是合法的,修煉大法做好人沒錯,你們三番兩次來強迫我簽字、報到,我為了對你們生命負責,為了你們的平安,不能簽字配合你們,那是在把你們往地獄推。參與迫害單位與人員:少雲鎮鎮長、派出所、少雲司法所曹會蘭、縣司法局周主任、東方社區朱勤,法院甘太菊、謝黎。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中共人員鬼鬼祟祟,用下三爛手段斷電,讓李正英開門後,把她綁架入獄。次日,當地公,檢、法、街道要把生活不能自理的趙風霞強送去敬老院,趙鳳霞身體直線下降。

後來,趙鳳霞被好心人從敬老院接回家,經過多方醫治無效,於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