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牢獄折磨 陝西優秀教師佘程邦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優秀高中教師、法輪功學員佘程邦,被勞教迫害三年、非法判刑七年,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份在迫害中離世,時年五十三歲。家中只剩下年邁的母親和孤苦的妻子,拉扯一個十幾歲剛剛上初中的孩子。

在佘程邦夫婦十幾年的被迫害中,佘程邦的父親也遭中共人員騷擾折騰,心力交瘁,已經於二零一八年四月份離世。

佘程邦,男,漢陰中學語文老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是安康市漢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之後,佘程邦曾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棗子河勞教所遭受酷刑迫害;後又於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關押在渭南監獄遭受酷刑迫害。

迫害前,佘程邦在漢陰中學擔任高中畢業班的語文教學工作,他溫文爾雅,給人的印象就是一位謙謙君子。他教學認真,對學生很好,深受學生愛戴,教學成果顯著,被評為優秀教師。

酷刑演示:穿心腿
酷刑演示:穿心腿

二零零零年,他和漢陰縣幾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從北京非法押回後,作為「重點人物」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四隊(生活中隊)期間,惡警為了逼迫他放棄信仰,用腳踢他的心臟,用重拳狠狠擊打他的兩腎,佘程邦被背銬吊在暖氣管上,只許雙腳尖觸地,遭受吊銬的酷刑長達二十七個日夜。在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期間,佘程邦的身體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二零零三年,從棗子河勞教所回來後,佘程邦被剝奪教學資格,只能在學校做臨時工,一家人經濟緊張,只能勉強度日。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開始,安康市、石泉縣、漢陰縣惡警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僅漢陰縣就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佘程邦、彭霞夫婦二人也在其中,當時家中只剩下僅僅兩歲的孩子和七十多歲年邁的雙親,沒有生活來源,整日以淚洗面。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漢陰縣法院秘密開庭,佘程邦、彭霞夫婦二人都被非法判刑,佘程邦被非法判處七年,後被非法關押在渭南監獄一分監區(一大隊)遭受迫害。

被非法關押在渭南監獄一分監區期間,佘程邦被包夾犯人看管的特別嚴,他稍微看一下其他法輪功學員,都遭到包夾犯人的嚴厲訓斥,在渭南監獄一大隊期間,佘程邦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從渭南監獄回來後,佘程邦被安排在學校做體育室的臨時工。由於在監獄遭受的迫害,佘程邦身體和心理遭受了巨大的創傷,於二零一七年的一天半夜,突然從床上栽下來,出現了身體不能動的狀況。後經過學法、煉功慢慢有所恢復。但是後來情況惡化,他只能躺臥在床上,不能進食,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份在迫害中離世。

二十年來,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直非常嚴重。目前法輪功學員鄺東亮從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至今,已經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超過兩年兩個月。

鄺東亮,漢陰縣法輪功學員,曾經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後被迫害中流離失所十三年,二零一七年九月回家探望七十多歲的雙親,漢陰被縣公安局從家中綁架。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漢陰縣看守所,期間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和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兩次被漢陰縣法院非法庭審,詳見明慧報導《被迫流離失所十多年 陝西鄺東亮探望雙親被綁架》《陝西漢陰縣鄺東亮被非法關押兩年 二次遭庭審》等。

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已經長達二十年,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奪走了眾多善良修煉人的生命,拆散了無數幸福的家庭,摧毀了中國社會的道德,阻礙了國民經濟的發展,造下了無邊的罪業。那些參與迫害的人,從省、市到基層,他們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但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迫害好人其實他們這些參與迫害的才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犧牲品。

自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輪大法明慧網刊發《通告》: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至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正式公布,惡人榜共收集了105,580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的名單,並將他們的個人信息和惡行等記錄在案,目的在於制止迫害、維護善良、支持正義。

古人有句話:「試看古往今來,只是一本賬簿。」中共以謊言與暴力凝結成的冰山,日漸融化、消解。時至今日,中共的反人類惡行,已昭然於天下,對於邪惡的清算已為時不遠。《通告》與「明慧網惡人榜」的作用,正如「生死簿」再現人間。

中共邪黨自己都已是窮途末路,大量的中共各級官員都在準備自己和家人移居海外,給自己留退路,試問所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難道你們就不想為自己及自己的家人和孩子留條後路嗎?舉頭三尺有神靈,善惡必報是天理,不要等到惡報臨頭,悔之晚矣。「人在公門好修行」。身為公檢法人員,如果上司命令你參與迫害,「槍口抬高一釐米」、「打不准」是人類面對惡政時的抵抗與良知的自救,也是明哲保身的智慧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