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三件事」都做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無微不至的保護!借法會交流之際,今天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自己在這些年的修煉中如何改變自己,從不會向內找到能遇事查找自己的不足,在法中提高,抓緊救人。

抄法、背法中提高

去年覺的自己提高的很慢,知道是因為一段時間內學法沒入心,就想靜下心來抄法。心想,四十多歲時曾經抄過四遍《轉法輪》,現在六十多歲了,眼睛還能行嗎?

開始抄時,字寫的很大,怕自己看不見,也總用手擦眼睛,覺的眼前有東西擋著似的,而且還有點坐不住,覺的抄法太花時間,不如通讀快,看著厚厚的書,啥時能抄完呀?沒有信心,抄的很吃力。但又想:我是大法弟子,應是神的狀態,神是無所不能的,要用正念主宰自己。不要用舊宇宙的理干擾自己,必須改變舊的觀念,甚麼「年歲大了,做事不如年輕人了」、「眼睛不好呀」等不好的想法都不能要。

我發正念解體掉那些人的觀念後能坐得住了,抄法心靜了,一天比一天抄的快。開始字寫的很大,滿格寫,越抄眼睛看字越清晰,不知不覺字寫的越來越小,最後寫的基本和一般印刷的字差不多了,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完整的抄了一遍《轉法輪》。以前抄過《洪吟》一至三,現在我又抄了一遍《洪吟》一至五。抄法的過程中自己也在變。

以前不管讀書還是甚麼字小就看不清,日常生活就怕穿針引線,現在不怕了,覺的眼睛看東西越來越清晰了;學法能入心了,背法也快了。

一直覺的自己沒有妒嫉心。抄《轉法輪》抄到師父講妒嫉心時,師父說:「真正修道的人當中也有這個反映,互相之間不服氣,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細想想,修煉二十多年了,自己還是有很強的爭鬥心,有理不饒人,說話聲音高,跟別人爭理,一直沒從根本上找自己,這下我抓住根了,我有很強的爭鬥心,這爭鬥心的背後是妒嫉心。師父對妒嫉心分析的很透徹了,這個心太壞了,我不能要它。

一次同修來我家,幫我弄電腦,一下電腦弄黑屏了,我說沒關係,都是我不好,是我有爭鬥心、依賴心,它會好的。同修重裝了系統後就好了。同修說,人家背後說你甚麼甚麼了,我說:「是好事。」我不動心了,也不去爭甚麼理了,心想還得謝謝他呢,有就修去,沒有就借鑑,都是幫我提高呢。再遇事不去爭理了,因為爭理是爭鬥心,同時也是顯示自己正確,這還是求名的心,背後就是妒嫉心,這些心都要修去。

我把抄法的體會和同修交流後,學法更加入心了。有的同修也想抄。我就打印了一些抄法用的稿紙給同修送去,鼓勵同修抄法。大家都覺的抄法很好。

過去學《轉法輪》一直是通讀,覺的天天在學法,好像沒有真正得到法,流於形式,提高的很慢。看到同修背法,我也想背,可又被舊宇宙的理擋著,覺的六十多歲的人了,記性不好,對背法沒有信心。師父說:「難行能行」[1]。大法弟子無所不能呀,自己鼓勵自己,難,也要背,我一定聽師父話,真正把法裝在心裏。

去年我也開始背《轉法輪》。沒想到半年多就背了一遍。我背法中,感到每天背法是在用心學法,能真正得法了。這時就恨自己背法背的太晚了,沒聽師父話,沒真修實修自己。

背法時,當背誦到《轉法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這部份時,我突然悟到:宇宙中有無數層層的空間,在高一層次看低一層次的理都是錯的,但是層層空間都有那個層次的理。高一層的生命不會和低一層的生命爭誰悟的更接近宇宙特性,也不會硬性要求低一層的生命和他們的認識一樣,更不會因為看到低一層的生命的錯誤認識就生氣、瞧不起。這就是包容啊。

本來一直覺的自己沒有爭鬥心了,沒有黨文化的思想了,有也不是那麼強烈了。現在才悟到,正是由於自己有這顆強烈的爭鬥心,在我的身邊才有說我的、和我有矛盾的,並且遲遲解不開這些結。同修說我,我有時不服不接受。我現在悟到,自己認識的並不是絕對的真理,是我要繼續修煉提高的。找到這顆爭鬥心後,沒有了對同修不接受意見的憤憤不平了,體會到同修「善意指出」的美妙和殊勝。

重視發正念 清除迫害

在二零一二年,我們學法小組在學法前都是先發半小時正念,然後再學法。這樣學法能入心,不容易犯睏,發正念倒掌的也不倒了,也能更有力的清除本地空間場的邪惡因素,效果很好。

一天在學法小組學法前,鄰居來告訴我們說:昨晚有警察來敲你們的門,敲了一會見沒人開門就走了。鄰居說的警察來的時間,正是我們學法前正在發正念的時候,可我們誰也沒聽見有人敲門啊。可見同修們發正念時念力都非常集中,正念解體了邪惡。

為解體我地的邪惡企圖利用辦洗腦班強制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陰謀,我地決定接力發正念,於是我們又把學法前半小時的發正念延長到一小時。惡黨的陰謀被我們的強大正念解體。

我非常重視發正念。無論在哪裏,到發正念時間儘量按時發正念,形成規律和習慣後,我發正念時能入靜,發正念時經常還會全身發熱。四個全球整點發正念我從不落下。特殊情況落下也要補上。平時我無論坐車、走路都發正念或背法,抓緊時間,很怕時間流逝。雖然我看不見另外空間,但我始終堅定的信師信法。發正念是師父賜給我們大法弟子的法寶,除惡的神通法力,威力無比,也是在救度眾生。

二零一七年我被非法關入看守所迫害。一犯人想迫害我,讓我值班,報號,對我很惡。我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念因素後,她就發燒,蔫巴了,再也不敢迫害我了,反過來讓我給她們講大法修煉中的事,讓我給她們演示法輪功五套功法。幾個迫害過我的犯人向我道歉,在我給她們講清真相後有的做了「三退」。

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是來救人的,不是來受迫害的,外邊眾生期盼被救度,無論我有甚麼人心和不足我都會修去。我相信師父一定會讓我出去救人。同修問我:「你能出去嗎?」我說:「能,你也能出去。」我就堅定這一念,無論誰說啥也不動搖,我就只歸師父管。不久師父就幫助我走出了看守所。

一次同修讓我陪她去監獄會見被非法關押的丈夫(同修)。會見得要身份證。我一路發正念,解體阻礙會見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讓邪惡看不到我,沒身份證也能進去。會見要排隊等候,輪到同修進去時,我沒有身份證堂堂正正同她一起進去了。我倆一同會見了同修,鼓勵他。

正念對待關難 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冬的一天,晚八點,我正在發正念,有人按門鈴,我沒動,繼續發正念。一會就聽到有人上樓,接著來敲我家的門。我從門鏡看到是幾個男人,感覺不對勁,就繼續發正念。他們不停的敲門,我確定肯定是壞人,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現在不知道錯在哪,被舊勢力鑽空子,但我會用法歸正自己,舊勢力不配迫害我。我有師父管,其它甚麼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

我得把消息發出去,讓同修不要來我家,太危險。給同修發完消息後,我繼續發正念。看我不開門,警察就把門上的排風孔敲開,用手電筒往屋裏照,並用萬能鑰匙開門,開不開,找來專門開鎖的常人來開,還是沒打開。與此同時,我想:「師父,請賜予弟子神通,讓弟子把家門封住,不能讓他們再犯罪,他們是需要救度的眾生。」我發正念把他們定住。他們一直用力拉門的排風孔,但一直沒能進來。

警察一直不走,樓下有好幾輛警車開著燈對著大門。為抓緊時間,我沒來得及穿棉衣,只穿著線衣和薄薄的絨褲,光著腳跳到鄰居家的陽台上,站在水泥地上,就這麼呆著。天上飄著雪花,我就想:我的腳是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落在身上的雪花是上天給我的被子,我發出的是強大的正念,能鏟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我一點沒覺的冷,只聽見有人說:「這天太冷了,這鬼天!」我還聽見我家單元的大門不停的被警察敲的咚咚的響,警察們一直在我家門口守著。我必須掙脫邪惡的抓捕,不允許他們阻止我證實法救人。第二天清早,我就敲鄰居家的窗子,鄰居一看是我,馬上給我開開陽台上的門讓我進屋。我請他幫我找到我的孩子,讓孩子給我送來了棉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走單元的大門,又從另外一些警察的面前走出小區,繼續講真相勸「三退」去了。

那些警察只能徒勞而歸。過後我才知道,是同修再次把我「賣」了,是她親自把警察領到我家的。我心裏很不是滋味,覺的她太可憐,對自己太不負責!「你第一次領邪惡到我家綁架我,讓我差點失去生命,我對你沒怨沒恨,也沒動心,還繼續同你一起學法、交流。我向內找,覺的都怨我,是我沒做好。這你都知道的,你怎麼可以一而再的這樣做?!」我的心裏那種滋味……

可這次突如其來的迫害,使得我不得不流離失所。孩子大聲喊著:「這回好,有家不能回了!」我對同修的怨恨全上來了。這些年,在迫害中,我家孩子很可憐,迫害中失去爸爸,現在媽媽又不能回家。當然也是我沒做好,影響了救眾生,也影響了孩子。

我反覆讀著師尊的講法:「在這場迫害當中走向反面的,甚至於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訴大家,師父也不想丟下他們。」[2]「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同修往出推。他是你們的同修,儘量的要能夠使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環境中的溫暖。」[3]

我哭了。從她被迫害開始,我的這些不善和人心就都返出來了,在她痛苦時沒能幫她減輕痛苦,還告訴她我現在有多難,這不讓她有壓力了嗎?真對不起她。她是師父的弟子,是我們的同修,師尊不想落下她,我為甚麼嫌棄她、怨恨她?舊勢力想把她拉下去,想毀她,我們絕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要真正放下自我,去掉怕心、怨恨心。

回家後我到「賣」我的同修家同她交流:為甚麼我們被迫害,根在哪裏。我向內找,她為甚麼一次一次的說出我,就是我有那不好的物質──怨恨心、嫌棄心、怕人說的心,以及缺乏慈悲心等等,親情沒放下,魔難來了不向內找,向外推,沒有找找自己為甚麼被干擾,是哪些人心招來的,還在固守舊宇宙最低層生命的東西不放。這哪是真修呀?我要把這些不好的物質修掉。

她也找到自己,說自己有很多人心,親情、利益之心等。我們都悟到以後要多學法,時刻把住一思一念,時刻用法歸正自己,遇事找自己。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把舊勢力鑽我們有漏那個執著心一個個找出來,修去它,讓舊勢力無空子可鑽,魔難定會自滅。

現在我認識到,修煉中遇到的一切,都是好事,用正念看問題,就會找到自己的執著與漏,從而修掉它,提高上來。如果用人心看問題,就會放大執著,加重魔難。我切身體悟到學法的重要、修煉的嚴肅,同時也看到正法形勢的快速推進,救人的緊迫。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希望,眾生的期盼,緊隨正法進程,在師父安排的路上走正走好。

珍惜每一個眾生得救的機會

今年孩子買了樓房,讓我過去住,我不想去,孩子與我商量,說:「你在這住離我們太遠了,來一次路上花很多時間,最好過去住,大家都方便。」買的房子是舊房,要裝修一下才能住。孩子們都上班,就是自己不住、出租的話,也得簡單裝修一下才行。

我修煉後就啥也不想管了,也確實家裏事都不管了,一心撲在講真相上。現在看來也不對,自己不做好,家人對大法怎能有正確認識?救不了自己的家人,咋能救別人呢。就是能救了一大車人,卻處理不好家庭關係,能說自己修煉的好嗎?我的修煉環境很好。孩子即使有困難,也沒說讓我幫過,只有這一次。法中講的很清楚,在常人中修就得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於是我和孩子說:「我住不住我都幫你裝修好。」

現在的時間太寶貴了,每一分每一秒都關係著眾多生命的存亡,師父給延續的時間是救人的,我得珍惜,任何時候要以法為大。雖然忙,家裏的事多些,我都要堅持學法,發正念。我告訴自己裝修中來我家幹活的人,我都要珍惜他們,給每一個人得救的機會,是凡我接觸到的都是師父安排來的有緣人,是我要救的眾生,我都要給他們講真相。這就要求自己要守住心性,嚴格要求自己,遇事為他人著想,不但不和幹活的斤斤計較,還要多為他人著想。

在改家裏的電路時,我家孩子要求加一個總開關的線盒,幹活的小孩就有點不高興了。我告訴他:你別不高興啊,我多給你加一百元錢不好嗎?這一下他高興了。我勸這個孩子退出了他加入過的邪黨組織。這孩子身體不好,我就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好的。」

去商場買裝修件時我就想,要在兩家買,能給兩家做「三退」,就能多救幾個人。果真買件在兩家買,兩家老闆、賣貨的都做了「三退」。

買牆磚時,老闆的態度不好,我當時沒敢給他講真相。回到家,心裏很不是滋味,錯過了有緣人。向內找自己,有挑人的心,分別心、怕心,於是發正念清除它們。第二天還是去這家店買牆磚。交談中我對老闆說:「姐來是為告訴你件好事的。」他問:「啥好事?」我說:「『三退』好哇,能保平安!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隊。我說:「退了好嗎?」他乾脆的說:「好!」看到邊上站個服務員,也問他:「你入過黨、團、隊嗎?」回答說入過團,我說:「退了好嗎?」也說:「好。」

「三退」後賣牆磚的老闆、服務員態度都變了,笑呵呵的送我出來,說:「謝謝!」我又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幸福平安。

去另一家買地磚,給售貨員做了「三退」,老闆在忙,沒說上話。付了錢讓回家等著接貨。我和孩子已到家了,老闆來電話說我們選擇的地磚無貨了,現有的地磚顏色不一樣,不能送貨了,讓回去退錢給我們。這下我的兒子不高興了,正是該送孫子去上學的時間,沒時間送孩子,孩子上不了學,他非常生氣,說了很多不好的話。我開導他說:「別生氣了,他們也不是故意的。」到了商店把錢退了,又讓我們選了另一種地磚,說明天早上就送貨。

可第二天開始連著下了兩天雨,第三天早上我給送貨的打電話,他說晚一點給你送行嗎?我說行,你別著急。他說再晚一點行嗎?我說行,他又問:那下午行嗎?我還是說「行」,他就說:「太感謝您了,前兩天下雨貨沒法送出去,客戶都著急接貨,就你能為我們著想,太感謝了!」我說:「不用謝,把別人的貨都送完再給我送也可以的。」他連聲說:「謝謝,太謝謝了!」下午來送貨,他們說你真理解人,謝謝你!我說不用謝,我給你們倆做三退,保平安,好嗎?好!退。謝謝!法輪大法好!

粘磚的人是在市場上找的,講價時,還多要了一百元的吃飯錢。我有點不想用他幹,又一想為啥多要一百元錢,因為我還有利益心,修去它,救人為主。來我家幹活的就是要得救的眾生,我要有正念,能粘好就行。

粘磚一個人幹得一週多才能幹完,多來幾個,活幹的快,還能多救人。第二天早上開門一看,來了三個人!三天就幹完了,活幹的很好,也都做了「三退」。我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騙局,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等真相。走時帶人來幹活的那人說:「你去市場找人,我一看就覺的你人好,我才給你名片的。你真是個不挑剔的好人。我們幹活啥人都遇到過,有的家挑剔的厲害,總挑毛病。」我說:「謝謝你們!」臨別讓他們一定要告訴家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早上送防盜門的來安門,我就幫他拆下了舊門。安新門時新門邊太寬,得去掉二指寬。我沒看著他幹活,突然聽到很大的一聲響,就聽他說:「壞了,姐,我弄壞了!」我一看,把門的正面拉手下面給弄破了。我心裏很不好受,忍著說:「沒事,沒事,都怨我沒看著你。你別上火,沒關係,能弄好嗎?」他說能,找專門美容門的美容師幫助修理一下,不仔細看看不出來。我說就那麼辦吧。

這時他說:今天不順,來時社區門衛就不讓我進來,我還得去找社區理論去。我勸慰他說:「你是真生氣了吧?不能生氣,有理也別生氣,對身體不好。」接著我問他做「三退」了嗎?他問:「你是法輪功吧?法輪功好呀!」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入過隊,我給他取名「順暢」退了。

我說再遇到事你別再上火,在外打工都不容易。你這次把我家門弄壞,我不能和我家孩子說,他們知道了會讓你賠的。我不怪你,你以後遇事別生氣了。不一會兒美容師來了,他告訴美容師:「一定要給這位姐姐把門修好,這姐可好了!」

這個美容師三十歲,已成家,但一直沒有小孩。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讓他退出黨、團、隊,他說:「好,謝謝!」修好了門,笑著高高興興的走了。

凡是來我家幹活的都說我和別的房主不一樣,我還都給他們做了「三退」,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幸福平安,告訴他們誰念誰受益,誰念誰得福報。他們都高高興興的說:「謝謝!」

裝修這段時間,我沒能像平時那樣天天出去講真相,只是利用裝修這段時間給接觸到的生意人講真相,同時也在修心,不管誰說啥、發生了啥事,我都不動心,儘量為對方著想。心性上來,功也上來了,現在發正念、煉功能入靜了。

我也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面對面講真相,用手機對打等等各種方式救人,只要能救人我就去做。修煉前我是個內向的人,不願和別人說話。面對面講真相對我比較困難,開始時打怵。但經過多年的魔煉,現在能主動積極和別人交談了,而且效果還算不錯。

和精進的同修比我還有很大差距,有時還會有怕心。我一定要改變自己,修去一切人心,多救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回報師恩!

感謝偉大的師父慈悲苦度!合十

感謝同修真誠、無私的幫助與付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