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雙胞胎孩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名修煉五年的青年大法弟子。下面我把從懷孕到孩子出生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經歷寫出來和大家交流。證實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一、發生在孩子身上的神奇

在懷孕初期,有一次下班騎著自行車回家。車子不知怎麼的一下子就撞到護欄上了,車把一下子就撞到肚子下邊的恥骨上,當時沒有碰到肚子,我也沒有害怕,就想:沒事,結果就甚麼事也沒有。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謝謝師父對我和孩子的保護。

我懷的是雙胞胎,在懷孕八個月的時候到醫院孕檢,大夫說胎兒一個大,一個小。小的那個不吸收營養,可能隨時會死在肚子裏,大夫讓我轉院。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這一切都是假相。我們就沒理會醫生說的話。等到下次再檢查的時候大夫還是這樣說,要求我們去大醫院再檢查一下,要不然就不能在這裏生,他們怕擔責任。

我跟丈夫(同修)就去了區醫院做檢查。區醫院的大夫說:沒問題,孩子很正常,大夫給我們在病歷上簽上字,寫明情況,我們就回來了。

去年上半年雙胞胎寶寶誕生了,而且是足月出生,一天都不差。孩子出生後非常健康,而且兩個孩子一直吃的是母乳,到八個多月才開始吃飯,母乳一直夠吃,連身邊的街坊鄰居都稱讚。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和丈夫是修煉人,才不同於一般常人。都是師父給的。

今年剛過完年,老大出現發燒的症狀,我知道是師父在給大法小弟子消業,是好事,是師父給淨化身體。我就和丈夫抱著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幾天就好了。現在孩子一週歲了,身體非常健康,也非常硬朗,老大二十七斤,老二二十三斤。平時他倆也不愛哭,非常好哄。他倆就愛看法輪圖,一見到法輪就笑。有時他倆哭鬧的時候丈夫就跟他們說:你倆是大法小弟子,得去執著心才能跟師父回家。他倆就特別老實的坐著玩。

記得在孩子五個月大的時候(在孩子的姥姥家住著),老二在屋裏床上睡覺,我和我媽還有家人抱著老大在客廳裏聊天,忽然就聽到「喀」的一聲,我趕緊進裏屋去看,結果是屋頂上的吊扇不知怎麼的碎了,掉在床上,地上一堆碎片。當時老二正在床上睡覺,靠近他腿的位置和他身體周圍有好多的碎片。在師父的保護下一片也沒砸到他。

二、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

我在生孩子時做孕檢。大夫說:你怎麼現在才來啊?我說:我打算順產,所以我就現在才來。大夫說:這都快生了,你沒感覺嗎?我說:沒感覺一點也不疼。檢查完後大夫說:趕緊住院安排手術,你的情況是血壓高,而且身體浮腫的厲害,根本不可能順產,只能剖腹。

在手術前大夫給我吃了一片降壓藥,讓放在嘴裏含著。我想:我是修煉人,修煉人沒病,我也不會血壓高,這一切都是假相。我轉頭就把藥片吐了。在上手術台檢查的時候大夫給我測量血壓正常了,大夫還說「這藥挺管用」。其實我根本就沒吃。

孩子出生後,我被大夫直接推到了ICU病房,當時我不知道啥情況,我說:我不去。大夫說:不行,你必須得去。後來才知道我的症狀是「子癇綜合症」,「病危通知書」都讓丈夫簽字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我根本就不會得病,大夫雖然說的很嚴重,但是我心裏也一點也沒有害怕。我身體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堅信修煉人沒病。

在重症監護室裏旁邊病床的產婦也是子癇綜合症,孩子二十八週就剖腹了,生完孩子就被弄到這裏,頭腦不清醒,說話也沒勁,吃飯都得讓這裏的護士幫助。可我做完手術第二天就起來了,都能下地了,傷口也不疼了。吃飯喝水啥的都是我自己來,從不用別人幫忙。那裏的醫護人員都對我說:你真行。她們都佩服我,說我心態好。其實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

在監護室,我背師父的講法、背《洪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夫還說我血色素下降,很危險,準備讓丈夫簽字,他們要給我輸血。丈夫就發正念清除邪惡對我身體的迫害。結果在檢查時血色素一下就上來了,不用輸血了。三天我就從重症監護室出來了。非常危險的「子癇綜合症」三天就康復了。

在產房又呆了兩天,我想在醫院學法煉功都不方便,我們得回家,我和丈夫就找大夫要求出院,可是大夫和主任都不同意我們走,說剛恢復得繼續再待幾天。可我一天都不想在這裏待了,我就強行出院了。大夫給我拿了好多的藥,到家我就都扔了。我到家後學法煉功,很快的我的身體就完全恢復了。現在孩子一週歲了,我和孩子都非常的健康。

在此,我想跟所有的父老鄉親們說一句「法輪大法是正法」,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