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神奇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法輪大法(法輪功)神奇的故事發生在我們家中有很多,寫出幾例與大家分享,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記錄下這段神奇的歷史。

一、讀《轉法輪》,每個字都顯現出佛的形像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弟妹在路上見到我和丈夫,說晚上在她家放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讓我們也去看看。當時出於面子,我們就答應了她。吃完晚飯,我們兩個覺的弟妹都和我們說了好幾次,還是去看看吧。

一進弟妹家的門,屋裏已坐滿了人,我便靠在沙發的邊上擠著坐了下來。我抬頭看四面的牆壁怎麼是黃色的,還有五顏六色的法輪在轉。我以為是我剛進屋眼睛看花了,我使勁眨了眨眼睛,再看牆壁還是呈黃色。看到牆上、地上好多五顏六色的法輪在轉。那時也不知道是法輪在轉,我問我身邊的人:「你們看看這屋裏牆上地上甚麼東西在轉?」他們說:「在哪呢?我們怎麼沒看見?」其中有個人說:「哎呀,你根基真好,是你天目開了,看到法輪了。」這時弟弟把電視打開了,開始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一看電視又說:「你們快看看,電視裏有個大的法輪在轉。」這次看到的法輪非常清楚。他們都說我根基真好,第一天就看到這麼多法輪。那時我也不知道根基好是甚麼意思,也沒多想,就跟著聽師父講法。聽著聽著,沒一會兒我便睡著了,師父講完了,我也睡醒了。回家的路上還埋怨自己,怎麼跑這兒睡覺來了。

那時的我對甚麼修煉呀、佛法呀等,這些在我腦子裏沒有甚麼概念。看了《轉法輪》才明白,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只要你修,師父就管你。原來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1]

在弟妹家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後,我們就請了《轉法輪》。那時候只要我一看書,師父就給我展現神跡。有時候看到書上的每行字呈黃色的;有時候看到每個字都是佛的形像,還能走動;有時候看到書上的字起空,呈立體感;有時候看到書上的字特別大。大法展現出的是那麼的美妙、神聖、慈悲、威嚴。

二、學大法幾個月,各種疾病不翼而飛

我得法前,身體很不好,每天三頓飯吃的東西都不如現在一頓飯吃的多。十二指腸潰瘍、胃炎、頭痛、美尼爾氏綜合症、婦科病、乳腺小葉增生、低血糖、神經官能症等疾病。因治我的十二指腸潰瘍,得吃德國進口的「胃必治」,那時候這藥很不好買,需要上省城醫院才能買到,價格還很昂貴。美尼爾氏綜合症這病也是很討厭的,一犯病人躺在床上不能動,旋天旋地的,說話的聲音都聽不了,吐出的東西都是綠色的。嚴重時,還住進了醫院。因為我的身體,縣委派丈夫去鄉鎮做領導工作都沒去。那時候真是覺的人活的太苦了,太不容易了。迷茫,無奈,彷徨。

只要我一看大法書,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有一次我拉肚子,一開始拉出來的像痢疾一樣的東西,後來就拉水,用不了五分鐘,就得去衛生間。人雖瘦了一圈,但精神狀態特別好。這要在沒學法之前,沒完沒了的這麼拉,人都得脫水,需要住院打點滴。而我這次沒吃一片藥,沒打一針,兩天就好了。過去我吃東西,涼了不行,硬了不行。從這以後,我涼的、硬的甚麼都能吃,胃病就這麼好了。

還有一次,我躺在床上,意識非常清醒,但是動不了。就看到從我的左耳朵裏一縷一縷的往出冒東西,呈暗白色條狀。還看到從我的頭頂上冒出一團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冒出來很多。

我原本是一個記性比較差的人,做甚麼事情自己沒有主見。得法之後,不但身體無病一身輕,大法還給我開智開慧。在退休前全區教師培訓大會上,局長臨時讓我發言,我沒有發言稿,也沒有條條框框的提綱。我想這是師父給我的一次機會,我就從「真善忍」法理上所認識到的展開來講,越講思路越寬,講了大約四十分鐘,把坐在台上的局長都感動了,摘下眼鏡擦拭眼睛。台下的老師們有的哭了,有的發短信給我,發表感言。

三、遭嚴重車禍,一週後恢復正常

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一天早晨六點多,我丈夫(也修煉法輪功)騎電動車馱著我去女兒家,因女兒出差去外縣有業務要辦,要我們幫著帶一天孩子。我們沿著寬闊的馬路從西向東行駛,馬路上行人和機動車都很少,因這是一條新開通的路,還沒有紅綠燈。我們正往前騎著,突然一輛紅色的汽車從我們的後面衝上來,急速的向右轉彎,結果把我們連車帶人撞出去十來米遠,車子又跑出挺遠才停下。

我從電動車上摔下來,頭撞在了汽車的後門上,撞的時候就覺的有甚麼東西糊在頭頂上,我趴在地上覺的腦袋沉沉的,抬不起頭來。這時我就使勁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就覺的頭頂上糊的東西漸漸沒了,腦袋也清醒了,我便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時汽車司機跑過來,嚇得他腿都直哆嗦,站在我的面前不知道說甚麼好。我看到他的樣子對他說:「你不要怕,我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會有事的,也不會訛你的。」我還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改變這個場。他很聽話的就跟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越念我的頭腦越清醒,這時才想起丈夫,一看他被汽車推到了路邊工人施工的土堆裏,被壓在電動車底下,司機過去把電動車從他身上抬下來,我雙手扯著丈夫的後衣領把他腦袋拽起來,就看到他的嘴角、額頭右側、眼角、鼻子都流血了。我抓住他的衣領使勁喊著他的名字,並求師父救他,就聽到他「哼」了一聲,慢慢睜開眼睛,漸漸清醒過來。他掙扎著想站起來,我和司機把他扶起來。司機看到他這個樣子就說:趕緊上醫院吧。丈夫說:「我們不會有事的,我們有師父管。」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就告訴他們:你們也快念「法輪大法好」。周圍不少人也跟著念起來。

原來車禍地點是燃氣公司鋪設管道的施工場地,撞我們的車是燃氣公司的。司機說:還是上醫院看一看吧。丈夫說不用,並催他:趕緊上班去吧,我們不會有事的。司機幫我們把車子扶起來,他從上衣口袋掏出兩百元錢說:「不上醫院,車子都撞變形了,修修車吧。」我們說:「不用,我們是法輪大法弟子,不會要你一分錢的。」我把丈夫扶到電動車旁,司機問我丈夫:「行嗎?」他說:「沒事。」丈夫打開電動車開關,司機又關切地問:「能行嗎?」他說:「沒事,你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在這過程中我給司機講真相,幫他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丈夫騎車馱著我一路想著正法口訣,求師父加持他。到了女兒家,把他們嚇壞了,我說:你們不用害怕,有師父管。女婿說:被撞的這麼嚴重,這是內傷,必須去醫院。這時我看到丈夫的臉色特別難看,我知道只有師父能救他。我們堅持要回家。女婿沒辦法,只好開車把我們送回家。女婿要扶他上樓,他堅持要自己上樓,看到他步步艱難,每邁一步感覺五臟六腑疼痛難忍,艱難的爬上樓。

知道消息的同修趕到我家,我們看師父廣州講法錄像,發正念,煉功,丈夫煉功無法站立,只好坐在凳子上靠著牆煉,不管身上多麼痛,他都是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到第五天的時候,他就能夠站立完整的煉完五套功法,一切不正的狀態全部消失。

四、喊法輪大法好 外孫滿身大包全消

一天早晨起床,發現外孫大元身上、臉上長滿了大包,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他爸爸起床後就跑到市醫院問大夫究竟,大夫也說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引起的。女婿很為孩子擔心,於是便同在北京市兒童醫院工作的同學聯繫,說要去他那裏看看。

女婿、女兒開車帶著孩子就去了北京,當車開到天安門廣場時,大元從車窗往外看,高興地跟媽媽說:「媽媽,天安門。」他突然衝著車窗外就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爸爸嚇得趕緊把車窗玻璃搖起來,說:「兒子,別喊了,那有警察。」大元笑著說:「他們聽不見。」女婿趕緊把車開出天安門廣場。

這時女兒要他把車快停下來,女婿不知所以,趕緊把車停了下來。女兒說:「你快看兒子!」女婿回頭一看,驚訝的說:「啊!好了,全好了!真神了!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原來大元喊完「法輪大法好」後,立刻就恢復正常了,他們也不用去醫院了,開車回家了。

車子開進小區,女婿從車裏出來,一邊搖著頭一邊重複著:「真是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神了!神了!」我過去問他們醫院診斷的結果,女婿說:「你問他們吧。」女兒給我講了整個過程。我問大元:「車外面有警察,你不害怕嗎?」他說:「他們聽不見。」

在我們幫女兒帶大元的時候,我們總是給他講法輪大法的神奇故事,教他念「法輪大法好」,背《洪吟》詩句,看神韻光盤、法輪功真相光盤,有時候還讓他看師父講法錄像。大法在他幼小的心靈深處深深地紮下了根。那時候大元一有感冒發燒的症狀,他就看師父大連講法錄像,不用吃藥,不用打針,兩天就好。有一次,大元發燒四十度了,他躺在沙發上看師父講法,他說:「師父說,大元,你身上都著火了。」他說師父往他身上澆了一盆水。結果第二天他就好了。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