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老太修大法後家中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週歲,小時候正趕上文化大革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上了一年學就不念了。我小時候很老實,但結婚後受婆婆和二大伯子的氣。有一次黑天大伯子在我們屋灶坑蹲著聽聲,聽聽的到屋就打了我兩個嘴巴子。後來娘家和外人都讓我罵婆婆和大伯子,從這後我開罵。在屋裏罵怕他們聽不著,就到外面騎牆頭罵,罵夠了拉倒。我和大伯子在一個農場幹活,大伯子欺負我,給別人分五根壟,給我分六根或七根壟,我就天天罵他,見著就罵。

我老頭兒在一九九八年年底得病去世了,那時家裏種了一百來畝地,拉扯著四個孩子,還收拾著百十來畝地,雙腳腳跟又長了骨刺。因為天天跟婆婆和大伯子生氣,氣出了個粗脖,脖子上長了一個疽,像雞蛋那麼大,腰也疼、腿也疼、來例假又不正常。過年了,家裏窮的連買下年種子的錢都沒有,更別說給孩子們買菜買肉買穿的了。

一九九九年正月,親戚跟我說,你學學煉煉法輪功,你的骨刺說不上還能好哪。我說,醫院都治不好,煉功還煉好了?我表妹教了我兩天動作後,讓我去一個煉功點去煉,我連著煉了一個星期,煉功時領了幾個鄰居家孩子來的,回去時再領他們回去。一天煉完功回去時,一個孩子說:四奶奶咱們跑,拽著我就跑,我跟著他就跑。回家吃完飯說上後地看看吧,那時才想起來腳跟沒疼,摸摸骨刺,沒有了。

後來表妹讓我看看法輪功書,我說我買不來,不知道哪賣。姪子知道了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但我認識的字也沒有幾個。我三妹子說要不你聽(師父講法)錄音。後來上我老姨家找表妹念書我聽,看看書就跟著能順下來了,再就是問孩子,還是認不全。到大組學法,念的磕磕巴巴的,我就發狠背法。那年我給姑娘帶孩子,有功夫就背,看著孩子也背,有時背背的看著大法書的字就是梅花,可好看了。背了一年才背一遍,打那以後字全認下來了,也讀熟了。現在集體學法讀的也流利了。四十多本大法經書全都能通讀,每隔一段時間通讀一遍。

我學法煉功前長的粗脖,家人讓我去醫院割掉,我害怕沒去割,煉功之後不知不覺好了,其它的病都好了。二十年一點病都沒有,一粒藥都沒吃過,身體特別好。

學法煉功後我按照大法要求去做,開始按「真、善、忍」做好人,從打那時再見著我大伯子也不罵了,主動跟大伯子說話。後來我和婆家人都和好了,主動去看老婆婆,娘家給我拿點稀罕物也都給老婆婆拿點去。婆家向我借錢也借給了,該辦的事也幫了,也打發孩子去看他們了。

我小姑子看我真變了,發自內心的說:我四嫂子就是學大法了!我說:要不學大法,我恨他(大伯子)一直到鎩釘入殮。

我的孩子都相信大法好,都支持我學大法,因此都得到了大法師父的保護。

在我學法後的一年,我兒子坐的車在收費站的道邊上停著,對面來一輛車,朝著我兒子坐的車直衝過去,直接撞上了,和我兒子一起坐車的那兩個人當場被撞死,我大兒子就是鎖骨被撞斷一塊兒,幾天就好了。

我姑爺在炸藥廠上班。有一天他值班,炒炸藥的人把炸藥炒著了,幾個人嚇得跑到小山後邊哭去了。正好從山上下來一個人,聽他們哭呢,這個人上跟前去看,一看是他們廠子的人,問他們哭啥?他們說炒炸藥炒著了。那人問:你們咋不找值班的人去?他們說不知道上哪去了。後來這個人趕緊往回跑,跑到辦公室找到了我姑爺,說你還不去看看呢,炒炸藥都炒著了。等我姑爺到屋門口一看,火苗子都躥起來了。我姑爺想:進去也得死,不進去也得死,我姑爺就進去了,打開水龍頭,拿起水管子就放水,最後把火澆滅了。

我姑爺回來跟我說:媽,這也是你們大法師父保護我了吧!要不炸藥廠都著了,把這個縣城都得炸沒了!我說:大法師父保護你了!

我兒子結婚一年就離婚了。後來又娶了一個媳婦,也是離婚的。婚後才知道,她在別人家不生育,那家因為她不生育不要她了。跟我兒子結婚後生了一對龍鳳胎,兩個孩子都相信法輪大法,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師父磕頭,非常活潑可愛,現在都上一年級了。

回頭說我剛得法那年。小叔子要給我老頭買燒紙留了一千元錢,用這錢我讓孩子去買棒子(玉米)籽,孩子說沒種子了,就有儲青(不結棒子,秋天割倒餵牲口的)了。我說那就買儲青。回來後種上儲青,我和種的好種子一樣種、蒿、間、銙、耪、耥。到了秋收,我家的棒子一個個長的一尺三長,別人家的好種子長的棒子六、七寸長。別人說,就地頭這幾個長的好。我從地這頭一直走到地那頭,一看整塊地都這樣好。他們說,你家的咋長的這麼好,還是種的儲青?我說,這可是你們幫我種的,你們都看著來。

二十畝地棒子賣了七千多元,把借的債全還清了。從此日子一天天越過越好,孩子們也都安排了,安排的工作都非常好,個個還都孝順。家由農村搬到了城裏,住上了樓房。

二十年修大法得福報的例子太多了,就不一個個說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