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中 大法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本地「六一零」(一九九九年六月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人員、公安警察多次非法關押,最後被單位扣發工資。因生活無著落,被迫外出謀生。但身份證被警察收走,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只好到建築工地打苦工。由於工地安全條件差,多次發生生命危險,但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

一、塔吊從上方下落時

有一次,我在鋼筋加工房修理機器,正蹲在機器邊埋頭做事,突然感覺到一大塊帶稜帶角的重物從我的背上壓來了,我沒有動,也根本動不了。接著就聽見有人大喊:塔吊,塔吊,塔吊壓到人了!在遠處,塔吊指揮拿著對講機高喊:「起鉤!起鉤!快起鉤!」

下面壓到人了!儘管下面的人在喊,可吊繩下端連鉤帶鐵的這一大坨還是繼續下滑,我感覺了一下,發覺它是擦著我的背往下滑,那可是好幾百斤啊。等塔吊司機反應過來把鉤起上去後,我摸了摸背,感覺甚麼事也沒有。

旁邊的人嚇慘了!看那塔吊指揮的臉都變青了,他趕緊跑過來說:「走,去醫院!」我說不用,以後小心點就行了。其他人說那就休息兩天吧,我還是說不用。要是一般的人,乘機休息幾天,敲他幾百塊錢是很容易的。我當然不會這樣做,因為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師父教我們修煉真、善、忍,要為他人著想,所以不做這種不義之事。

那天要不是師父保護的話,我肯定是會腰斷骨折的。

在另一個工地上,有一天我正蹲著給鋼筋切斷機換刀片,突然聽見有人急切的高喊:塔吊,塔吊,塔吊!我扭頭看時,見人們的眼睛都盯在我的頭頂上方,我仰臉看時,只見塔吊吊著的一大捆鋼筋黑壓壓的對著我的頭直奔下來了,我只是本能的縮緊脖子,反應不過來該咋辦,那些人緊張的好像連氣都出不來了,等到塔吊停下來後,我慢慢扭臉向上看時,才發現這捆鋼筋離我的頭頂不足十公分,要是再下來,我的頭就得壓進肚子裏去,命必休矣。

後來知道那捆鋼筋至少有五千斤左右,屬嚴重超重,塔吊提不上去才墜下來的。

還有一次我吊原材料時,被鋼絲繩絞著高速甩了幾轉,差點甩出去砸在牆上。若真如此,不死也必重傷,但我卻平安著地,毫髮未損。

就在我打工的工地上,有三個人因塔吊事故受了重傷,成了重殘,公司至少得花幾十萬元,傷者及家人後半生也無幸福可談。

我為甚麼多次有驚無險、逢凶化吉?有人羨慕我,說我的「運氣真好!」那麼請問,我這麼好的運氣哪裏來的呢?

二、夜晚,一隻大手在窗子上拍了三下

流離失所後,有一年我回家看望父母,夜晚,三人正坐在火爐邊說話,突然看見一隻大手在窗子的玻璃上「砰!」「砰!」「砰!」拍了三下,我父母都看見了,但我們沒有在意,以為是寨子裏的人在開玩笑,等了一會沒人進屋。我有些警覺,起來輕輕穿過堂屋去打開另一間房的門對著這邊窗外察看,沒見任何人影,也沒聽見一點聲音,我順著過來仔細查看周圍,也一無所獲。雖覺奇怪,也沒深究,次日一早我就走了。第三天,地區國安局、公安局、派出所出動了大隊人馬,由村治保委員帶著去我家抓我。此時我早已到了異地他鄉。

後來我常想,到底是誰拍的窗戶?為甚麼只見手掌不見身影?為甚麼沒有一點點腳步聲?為甚麼只拍三下?為甚麼這些人是第三天去抓我?怎麼這樣稀奇,怎麼這麼巧合呢?!

今年本家一叔叔問我這事,我給他說了一遍。他聽完說:「看來你們師父是個很特殊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