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母親的神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來說說我母親的神奇故事,與大家分享。

苦命的母親

我母親從小體弱。聽她說她五、六歲才會說話。母親的老叔早亡,撇下年輕的老嬸守寡,她無兒無女,就收養了母親。年輕守寡的老嬸脾氣古怪,所以母親吃了不少苦,直到三十歲才出嫁。我父親兄弟姐妹多,都很強勢。母親嘴笨,自然成了受氣包。可是母親有很多中華傳統美德:守婦道、孝敬、賢惠、不記他人過,這樣在大家庭中也給父親省了很多心。

中共篡權後,運動連番。父親正直,愛管不平事,也有些文化,因此每次運動都是被打擊的對像。母親真是跟著擔驚受怕。一九五八年中共製造三年大飢荒,父親在勞改隊勞累成疾,得了肝潰瘍,手術後四天四夜才醒過來。沒有一個親人照料父親。母親是半裹足的小腳,每次去看父親都是步行一百二十里到天津第二中心醫院。身上還要帶一些自己的嫁妝,在路上變賣後給父親治病和供全家大小九口人吃飯。一路上還要躲過中共的關卡、搜身,一旦搜出東西不但沒收,還要惹麻煩。幸運的是母親一次也沒被搜到。當時一個胡同一天就有四、五家有餓死人的。那真是滿目蒼涼鬼唱歌呀!人們窮的連卷死人的席子都買不起。

我們兄弟姐妹六個,當時最大的大哥十二歲,我最小一週歲,母親的老嬸是小腳老太太,一家九口只有父親掙錢,還病成了廢人。就在這種極度窘睏的情況下,母親想盡一切辦法,我們一個都沒餓死。文革時,父親又成了富農分子,經常被批鬥。那種恐懼、貧困、無望,不堪回首。在最困難或恐懼的時候,我常聽見母親低聲的喊:「老佛!老佛!」她總期待著會好起來的!

幸在老年得法

從我記事起,母親就是滿頭白髮,體弱多病,時常昏厥過去。大哥見母親一身頑疾,醫生都無能為力,自己暗下決心學氣功給母親治病,也請過氣功師給母親治病,但都無濟於事。

一九九七年,大哥找到了法輪功。那時我已經病的臥床不起了,最明顯的是心絞痛、慢性腎炎、神經衰弱、神經官能症、子宮肌瘤,頭痛,眼睛幾近失明,從我記事起就疼的腿,疼起來不能走路。我這麼多病,每種都很嚴重。大哥先把寶書《轉法輪》給我請來。我礙著面子不好意思拒絕,就把書接過來了。然而看書談何容易呀,我眼睛不能看字,一看字頭疼的就像裂開了,痛苦不堪。也許是緣份吧,我就在這樣極度痛苦中,堅持一點一點的看,不知不覺中,能看一小段了,我越看越高興,整天抱著《轉法輪》如獲至寶。兩個月後,我全身的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這太神奇了!我還沒煉功,光看書病就都好了。我整天就是高興、笑,走路都想蹦跳。

看到我神奇般的變化,當時已經八十多歲的父母都走入大法修煉了。從此母親無病一身輕,她再沒有吃過一片藥,直到現在一百零二歲了。而父親在一九九九年因邪黨瘋狂迫害大法時不敢煉了,於二零零零年離世。

修煉中的奇蹟

母親沒上過學,不識字,兩個耳朵還聾,也沒悟到高深法理,她的秘訣就是一個字「信」。她就相信大法是真實的,沒有任何似是而非的觀念,所以闖過很多生死關。那是現代科學根本就無法解釋的。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八十二歲的母親被一輛小三輪車碰倒,當時母親坐在地上,自己雙手用力一掰,把腳扭過來了。騎小三輪車的人嚇壞了,急忙說:我送你去醫院吧?母親說:沒事,你送我回家就行了。母親回家後正常學法煉功,兩三天就恢復正常了。

父親被邪黨整怕了,中共一開始迫害法輪功,就不敢煉了,也不叫母親煉了。但是母親把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都保存起來了。她心裏沒放棄大法。而父親的身體也就垮下來了,不能自理了。母親為了不拖累兒女們,就自己伺候父親。夏季的一天,母親提著暖瓶到茶鋪去買開水,回來給父親沏藕粉。回來時一進大門口,暖瓶的底就掉了,整壺開水都倒在母親的小腳面上。母親連看都沒看,急忙另拿一個暖瓶再去買水。回來伺候父親吃早點,忙忙活活一整天,到晚上洗腳時,把襪子脫下來看,腳面上只有一點點紅。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母親在我姐姐家如廁後,發現來了例假。姐姐嚇壞了,八十多歲的老人來例假,那叫「鐵樹開花」,一般認為是有生命危險的。姐姐要帶母親去醫院檢查。母親說:沒事,我一點都不難受。就回家了。

那時候我還在被非法勞教。我從勞教所出來後,母親和我說起此事。我說:「師父太慈悲啦!您都一年多沒修煉了,師父還管著您哪!」師父說:「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但不會多,在現階段那麼一點,夠用就可以了,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不然的話,你缺少它怎麼去修命?」[1]師父講的法句句兌現。

母親八十五歲那年,一次晚上睡覺從床上掉下來,胯骨摔壞了。母親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腿不治而癒,很快就能走路了。

母親快九十歲時,她在我四嫂家住了些日子,出現咳嗽、喘的上不來氣的症狀。我接到通知後趕過去,看到母親喘的瞪著眼睛,身體縮成一團,只有上氣,沒有下氣,隨時會有危險。我跟二哥說:母親這樣,今天夜裏就不知要發生甚麼事。如果到我家,我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她能好。二哥也是束手無策,他知道大法的神奇,就說:那就送你家去吧。我就說:媽,上我家去呀?她一聽,一下就坐起來,嚇大家一跳。母親知道到我家就能學法,她就能好。

二哥說:我來背您。母親說:不用,我自己走。我們攙扶著她走出了大四合院,上了汽車,一路上我扶著媽媽,發正念,求師父救媽媽。到我家後給媽媽聽法。我一直守在她身邊,不停的發正念,清除迫害母親的一切壞東西。

二哥是孝子,第二天一早就來看母親,一進屋他就愣住了:這,這怎麼就好啦!?只見母親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嗑著瓜子兒。二哥笑的合不上嘴。

科學無法解釋的奇蹟

母親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不舒服的狀態,但是她生命是大法延續的,她不懂法理,不煉功,隨時都有來取命的考驗。這樣的考驗從她九十二歲之後就有六次之多,這裏只說其中的一次。

母親在我家住著。一天她突然不認識人了,也不吃東西,有時就強餵她一點營養餐,這樣持續二十多天了。二哥不甘心,就請來大夫給看看,大夫切脈後說:甚麼毛病都沒有,哪兒都正常。又說是不是便秘造成的,要不就洗洗腸。我兒媳是醫院的護士,馬上拿來洗腸的工具,從肛門插進膠皮管,母親急了,她意識到這是給她治病了,就使勁的喊:我沒有病啊!你們這是毀我呀!

哥哥嫂子們怕母親在我家歸天。第二天就把母親接到二哥家。哥哥、姐姐、嫂子,我們四個大法弟子一起交流,我們分成兩班,他們三個白天照看母親,給她發正念;我晚上值班,不給邪惡的東西奪走母親性命的機會。

當天晚上我和女兒、兒媳一起去看母親。一進屋看見母親迷離的眼睛,嘴裏在和甚麼人說話:「來了,來了,都來了,它們有穿花衣服的,它們來了好幾天了,都是為我,走吧,走吧,我該走了。」她一抬頭看著我說:「要不你跟我一塊兒走吧。」我沒搭理她。坐在她旁邊盤腿發正念。她又轉過臉衝我女兒說:「要不你跟我走吧。」我告訴女兒別和她搭話。我發了一會兒正念,她還不停的說胡話。

我在想:我修的是宇宙大法,這麼低的低靈鬼魂還敢在這裏胡鬧,這不對勁呀,哪裏不對呢?噢,我突然明白了,這些鬼魂都是和母親有因緣關係的,都是我死去的大娘和姑姑們,它們來討說道來了。我立刻調整了一下,對著它們發出一念:你們這些低靈鬼魂聽著,你們哪來的回哪去,等大法弟子圓滿後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如果還在這裏迫害大法弟子,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干擾救度眾生,就立即銷毀,永不得轉生。我此念一出,就見母親眼睛到處看:「欸,不是說叫我一塊兒走嗎?怎麼都偷著跑了呢?」她又一愣神說:「噢,它們都上外邊去了,叫我自己出去。」我對她說:「不出去,滅它們。」母親瞪著眼睛對我說:「滅?那是人哪!」我說:「它們不是人,是鬼,害你來了。」這時,我兒媳拉著母親的手,讓她把手立起來說:「姥姥,你也發正念。」母親說:「哦,害我來啦?害我不行。」她把右手立起來大聲的說:「死,滅!死,滅!」我見她有些清醒了,就背了一句母親會背的師父的詩,母親就跟著背起來:「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母親背完這首詩,一抬頭看到我:「哎,你甚麼時候來的?」 一回頭看到我女兒和兒媳:「你們怎麼都來了?」母親好了!二哥(未修煉)就在現場,激動的不得了!緊接著母親就要吃東西。

第二天二嫂給我打電話說:「咱媽一個勁兒的吃,還嫌我不給她吃,她這麼長時間沒吃東西了,又這麼大歲數了,我怕她吃壞了。」我說:「她要吃你就給她吃,沒事,她吃不壞,這和常人不一樣,她是補充能量了。」兩天後,老人家滿面紅光。

這種現象用現代科學根本無法解釋。可是它卻是真實發生的。母親的神奇故事還很多。願那些無神論者和受中共謊言欺騙的朋友們,開闊您的眼界,打破思想框框,用您的理智和智慧去了解真相,辨別是非善惡,為自己選擇一條正確光明之路!

敬叩師尊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