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老年痴呆症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二零一七年四月初,我們把爸爸、媽媽接到市裏一起住。爸爸患有老年痴呆症,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治療沒效果,病情發展有些嚴重,接來住時就已經大部份不清醒,不認得我們,偶爾還記得家裏熟悉的人。剛開始住了幾天,還算安靜,沒有鬧,幾天之後便開始像之前在家一樣無理智的鬧,我也被爸爸這種無理智的鬧搞得很疲憊。

期間爸爸幾次晚上不睡覺,在家裏亂搬東西。起初我們怕爸爸休息不好,就好好勸說,爸爸不聽,我們就不能忍耐,心不善,也怕把房東的東西搞壞了要賠償,就急著勸說,他就更是煩躁不聽了。沒辦法,就不想管爸爸了。我心想,大不了賠錢吧,自己就去睡覺去了。

爸爸吃飯有時要吃好久。有一次不吃飯,就餵他吃,他不想吃,我著急了,沒有慈悲的對待,只想著完成任務式的勸說爸爸吃飯,再不吃,我就把飯放爸爸面前不管了,心裏煩的不想管他了。他就氣的把飯一勺一勺的倒在桌子上,我一看就強忍著趕快把碗端走。他看我端走就說飯不好吃。我才意識到我沒有向內找,原來是我們做的不好吃,還非要他吃,還態度不好,所以他才這樣的。

爸爸還把我的東西當著我的面用剪刀剪破或拆散。我氣得忍著,準備去拿過來,爸爸不依,還衝我發火,我就想算了,就當沒有這東西。可是心裏沒做到忍,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每次都帶著強烈的執著心在忍和勸說,沒有做到完全為爸爸好,所以爸爸就會表現的很生氣,就非要做自己想做的。

其實我如果對爸爸好時,他還是知道的。有一次我和姐姐陪他看牙齒回來,回來路上轉車時去學校食堂吃飯。我和姐姐都夾菜給爸爸吃,是真心在對他好,怕他沒吃好。這時他也夾菜給我們吃,出食堂門時還對我和姐姐特別好,我們三人又去趕車,路上一起有說有笑,還互相關心。

想來爸爸平時的不正常表現,多數還是沒有好好修自己,沒有想到爸爸現在是病人,頭腦不清醒,是很可憐的,我們應該好好照顧他。心裏還有隱藏著求結果的心,覺的我如此善待爸爸,他卻沒有變好,就感覺怎麼善待都沒用,沒有結果,就沒耐心了。

幾個月過去了,我並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實修自己,帶著各種人心,還有求給爸爸治病的心,沒有好好學法、發正念,沒給爸爸營造一個好的環境,他就不能堅持聽法,不能堅持念「法輪大法好」。其實他外在的表現也是我的修煉狀況的反映。每天在伙食上很用心,買營養品,還帶爸爸出去走走,陪他說說話,怕智力下降,偶爾還簡單的算算數,每天還堅持給他吃藥。但後來爸爸卻不能走路了,腿腳腫的很粗,晚上睡覺腿要抬高,早上消了,上午又開始腫。人也越來越消瘦,大小便自己也不知道了,智力和記憶力都在急速的變差。

八月份的一天,爸爸坐在椅子上,突然說他要回家,還說:「人總不能這樣坐在椅子上就走了吧?」我們聽了很擔心。九月份,就又送他回家了。我和大姐說,回去找同修幫忙吧。

回到家,親戚來看望爸爸。二爹看到爸爸後,心裏很難過,眼淚含在眼圈裏。大表姐來傷心的哭著說我們沒有照顧好。看到當時傷心的場景,我也哭了,還抱怨說,該買的買了,該照顧的都儘量照顧了。後來想想,還真是沒有好好照顧,用的都是人心照顧,就造成這種結果。

之後姐姐說又住了兩家醫院,但都被醫生趕出來了。聯繫到了同修,在同修的幫助下,姐姐和媽媽在學法上下功夫,實修自己。姐姐後來告訴我,爸爸在家已經能自己走路了,也能自己吃飯了。而這段時間我也在下功夫學法,修去人心。

二零一八年二月初,我辭職回來替換姐姐照顧爸爸。當看到爸爸的變化我真是又驚又喜。回來的頭三天一大早,爸爸也還是說要回家。媽媽此時平靜的打開門帶爸爸出門,溫和的對爸爸說:「您在門前種了很多菜,您每天還自己澆水,澆糞呢,您還記得嗎?」爸爸看了看說:「記得,哦,這就是自己的家。」就轉回來了。此時的我也不煩不躁了,心裏變的很平靜。

之前姐姐在家,晚上爸爸要早休息,她也跟著很早休息了。為了不影響爸爸休息,第二天我就對媽媽說,「這樣不行,我們還要更多的學法。」晚上我倆就在客廳學。天很冷,媽媽就找塊板子鋪在地上,又從樓上找床棉絮墊上,弄些衣服蓋身上,就這樣堅持多學法。第三天爸爸讓我們到臥室看書,還讓我們開亮一點的燈。第四天他就清醒的知道這是自己的家了,再沒說過要回家。

爸爸偶爾會不認識我和媽媽,第五天說我們在他家吃住,花了他很多錢,我當時沒有修心,說水電是我交的,東西是我買的,心裏埋怨他不讓我們吃住了?爸爸一聽就火了,把我和媽媽趕出去了。這時我就意識到錯了,我卻不生氣不煩了。躲起來看著爸爸,擔心爸爸出門,我躲了半天,感覺心裏已經沒有以前那種不善的心了,很平靜。過了一會兒,媽媽說去拉點樹枝回來燒,走到門口,爸爸看到媽媽很高興,還對媽媽挺好,就像沒發生甚麼一樣。

我和媽媽在家學法更多了,晚上不到十二點後不睡,堅持做好四個整點發正念。媽媽也說同修說了,要多發正念,多學法。又過了兩天,爸爸就認得我們了,之後他的情況越來越好,村裏人也說爸爸狀況越來越好。之後見到同修,他說他們那個學法小組也天天幫著發正念,我聽了很感動,感謝同修們的無私付出。

爸爸的小腿每天晚上都起紅包,很癢。媽媽就每天晚上給爸爸用熱水敷。我們和爸爸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爸爸每天自己主動早晚都要念十遍。我看著爸爸,覺的爸爸是個很善良的人。爸爸開始關心起我和媽媽了,後來就說自己敷,自己倒熱水。每天念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過會兒腿就不癢了。我微笑著鼓勵爸爸說癢了就趕快念,師父會幫您的。

爸爸也說「念『法輪大法好』很靈驗。」他很喜歡念。每天都是白天好,晚上就開始癢,念了就不癢,反反復復堅持了十來天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爸爸清理身體。

我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爸爸身體恢復很快,現在在家甚麼都可以做,還能種地了,智力和記憶力也恢復的很好,很會出主意,好像又成了家裏的頂樑柱。爸爸還總說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我們都互相提醒,互相關心。

通過爸爸這次從病危到康復,我再次體悟到修煉人只要學好法,向內找,真正的實修自己,奇蹟就會發生。在此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