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大夫驚奇:畸形的子宮孕一對男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名生活在農村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歲。我和老伴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我從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至今,已有二十三年了。師父說:「我不是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嗎?最起碼你所帶的能量場是對你全家人都是有益的,因為你是在正法修煉,所帶的那種慈悲祥和的力量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1] 師父 這段法在我家很多事上都能體現出來。

一、「你這倆外孫是大法給的」

女兒今年三十七歲。出生時,女兒嚴重的唇顎裂,上顎一直裂到嗓子,用小勺餵羊奶,好不容易才養活。女兒又瘦又小,親戚鄰居都以為這孩子活不長。

七歲,女兒才會說話,說的話一般人聽不懂,只能連猜帶蒙,才能明白她要表達的意思。九歲時,在大城市醫院,才把上唇顎縫上。女兒的右小腿比左小腿細一圈,右腳殘疾,腳歪歪的,五歲才會走路,走路時,右腳幫著地,腳跟蹺老高,只能穿鞋幫高的棉膠鞋,才能把腳跟蓋上。因著力點在腳幫,新膠鞋穿一個月,鞋底就磨出一個比蛋黃還要大的圓圓的洞。走路時間長了,女兒就疼的抱著腳大哭。我想,她這一輩子完了,也就活個命吧,更別提找婆家了。

九五年,我高興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女兒也天天跟我到煉功點學法煉功。我學法,她也學法,我煉功,她也煉功,我也沒當回事兒。就這樣,到了九六年的一天,丈夫突然發現:「哎呀!女兒的腳不知啥時正過來了,腳後跟能著地了,和正常人一樣了!」她也高興的不得了,說:「這回我啥鞋都能穿了!」

原以為她找不著對像了,可她在二十三歲那一年,找著對像了,對像五官端正,四肢健全,全家人都很高興。可是女兒在家時從來沒有例假,結婚半年,女兒還沒有懷孕的跡象。女婿來我家大吵大鬧,說我女兒有病。無奈之下,第二天到縣醫院檢查,大夫卻說女兒懷孕了,女婿不信。過了二十多天,又複查,大夫說,是真的,懷孕了,女婿才相信。

在女兒懷孕五個月的時候,檢查結果竟然是一對男孩!這下,女婿更沒話說了。第二年夏天,女兒生下一對健康的男孩。

更奇的是,生完孩子後一段時間,女兒去戴節育環,婦科大夫說我女兒的子宮竟然是畸形的,根本不可能懷孕的!

這件事在我親戚、鄰居中引起很大震動,不修煉的大姑姐說:「你這兩個外孫是大法給的!」

二、孫子的胳膊伸直了

九八年的一天,四歲的孫子從自行車上摔下來了,雖然沒有大礙,可胳膊摔著了,過了幾天,他的胳膊不疼不癢的,也能拿東西,可就是伸不直了。

兒媳急了:「這不殘廢了麼?以後咋辦哪?小姑(註﹕指我女兒)的腳都好了,我為我兒子煉功!」她說的非常堅決,我說:「那就試試吧!」

從此,她天天和大夥一起煉功,動作都不用教,看大夥兒煉,她就學會了。半個月後,孩子的胳膊伸直了,也沒打針,也沒吃藥。

「三退」大潮開始後,兒媳主動找到我給她全家三退保平安。當然,兒媳現在仍未修煉,但是得到了大法的福報。

三、再也不招鬼了!

以前我沒修煉時,家裏總愛「招鬼」,表現形式是人像有病的樣子,可打針吃藥就是不好使,只得找「跳神」的巫婆看,看招著哪個鬼了,燒紙才能好。可不是真好了,過一段時間還是這個事兒,折騰的正常生活都受到嚴重干擾,想擺脫都擺脫不了。

有一年都臘月二十八了,家中的八口人躺下六個,啥也幹不了,這也沒法過年呀,只好又燒紙才好。特別是大孫女小時候,總是哭鬧不停,打針吃藥不好使,一看,說:招著鬼了。三天不找巫婆看,五天得起大早,這可不是玄話啊!全家都不得安寧。「替身」都燒三個了,還說有「替身」,她媽媽被折騰的來我家氣哼哼的說:「你們家咋回事呀?咋沒完呢?!」我也沒招兒呀,這啥時是個頭呀?

九五年,我二妹妹先開始修煉大法,讓我到她家串門,我看到一本《轉法輪》。我隨手一翻,一眼就看到「附體」一節,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看完以後,我的心裏就像開了一扇窗一樣,亮堂了,一下子就明白了,心想這下子可遇見名師了!這回可有救了!

我回到家,認真的告訴兒子、兒媳婦:我修大法了,咱家有師父管了,再也不招鬼了,師父說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可是有一天,三兒子(未修煉法輪功)肚子突然疼的不得了,一個大小伙子疼的在炕上亂翻亂滾,嗷嗷直叫,就和以前「招鬼了」一模一樣。

師父說:「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考驗你這顆心,看你從根本上對法認不認識、穩不穩定的問題。」[2]我明白這是考驗我來了。我牢記師父講的:「我講附體的問題時,我已經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體所帶的附體,不管是甚麼東西,身體上從裏到外帶的所有不好的這種東西,全部都拿下來了。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時,也會給你清理身體,而且你家裏的環境,也得清理出來。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3]

可丈夫罵罵吵吵的非讓看巫婆,說看出啥應啥,我心想沒有那個事兒。結果巫婆啥也沒看出來,只說是寒火相攻。這在以前是絕不可能的。從此以後,我家再也不招鬼了。

四、摔折的鼻樑長平了

二零零零年冬天,丈夫去山裏拉木頭掙錢,我們這裏叫「上套子」。一天晚上,工棚裏爐子冒煙,嗆的受不了,丈夫到外面透透氣,出門沒走幾步,就臉朝下,直挺挺的摔在搭鍋灶剩下的磚塊堆上,昏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工友把丈夫送回家時,我看到他鼻樑骨摔折了,臉上好幾處傷,臉都腫變形了,都認不出模樣了。

兒子、兒媳婦來了,大姑、小姑都來了,看摔的嚴重,都讓去醫院去治。摔的那樣,可丈夫竟然說不疼,不用上醫院。你說神不神?!就貼了兩貼膏藥,只三、四天的功夫,臉上的腫就消了,可是鼻樑骨摔著的地方有一個坑。

直到二零一四年,我無意中發現,丈夫的鼻樑不知啥時長平了,只有一道傷疤作為當時摔斷的見證。

五、常念「法輪大法好」 二兒子車禍有驚無險

二零一零年春耕大忙,晚上八點多鐘,二兒子騎摩托車從地裏回家。當行駛在馬路上的時候,被前方左側一輛車的大燈晃的睜不開眼,沒看清前方右側面還有一輛慢慢行駛的寧波拖拉機。一下子就猛的撞在拖拉機的拉板上了。前胸撞在橫放著的拉板上,他當時就感覺像被攔腰切斷一樣。

他躺在路邊,心裏明白,卻全身都不能動了,說不出話了。就聽見有人說:「這人完了。」被車主送到縣醫院做檢查,渾身卻沒有一處傷,只是發現肝部有積液,準備隨時如有異常就做手術。

到了後半夜,他能說話了。第二天,透視檢查,醫生說積液被吸收,不用做手術了!

同病房的都是騎摩托車摔傷住的院,有摔斷鎖骨的,有摔斷胳膊、腿的,只有二兒子身上沒有一處傷,可上衣兜裏疊放的四百元錢卻像被刀切斷了一樣,齊刷刷的斷了。

同病房的人開玩笑的說:「你摔的可真囫圇呀!」兒子心裏明白,當時撞車的時候,他心裏喊了「法輪大法好!」緊急關頭師父保護了他呀!

這裏僅舉幾例我修大法後我家的神奇事,再次謝謝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