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現大法弟子的威嚴 震懾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七十五歲,九六年初得法的,我一直按照師父的教導做好三件事。下面我把我正念正行威懾邪惡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黑天戴墨鏡的人

一天傍晚,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我往馬路邊的電線桿上貼真相粘貼,剛要貼第二張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伸手要搶我手中將要貼出的粘貼。

別看我年齡大,我的反應比他更快,迅速將手中的粘貼裝到衣袋中,我的動作威嚴鎮住了他,他沒有繼續動作,說了聲「別再貼了」,無趣的轉身向前走了。

我也跟他向前走,走了十幾步,他見我在跟著他,他大概怕上惡人榜吧,他邊走邊掏出墨鏡戴上了(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又走幾步,他見我還在跟著他,索性就在前邊的藥店門前的台階上坐了下來。就像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1]。念一正,變被動為主動,邪惡因素就退縮了。

二、倒掛警察

幾年前,我與十幾名同修去盤錦監獄看望生命垂危的同修,在監獄大廳接待室等接見時,我與接待的警察講真相。我說:「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你們為甚麼把大法弟子倒掛起來,一掛就是十幾天,頭腫的像臉盆那麼大,太殘忍了。」這個警察說:「讓他幹活,他不幹,其實幹點活有啥不好。」我說:「不是那麼回事,因他不『轉化』,你們才對他下的毒手。你們的良心哪去了?把你們警察抻出一個來,不用多了,倒掛一天就行,讓你們嘗嘗倒掛的滋味!」

我把對面警察說的低頭不語,從二樓下來兩個警察吃驚的邊走邊望著我(大概在想,這老太太膽子也太大了!在執法部門向執法人員大吼),這時大廳靜悄悄的,我高亢的聲音「倒掛警察」在大廳中迴盪……

三、綁架進屋,笑臉送出

一天,我去客運站講真相,就在警察辦公室的窗戶下,我把一本小冊子送給了一個人,並講真相,正講著呢,這時出現一胖一瘦兩個警察,胖警察搶過那人的小冊子說:「跟我們到辦公室去一趟。」我轉過身的同時,發現胖警察的兩手在我身後,要握住我兩隻胳膊的架勢(大概怕我跑了)。

我隨他們進了屋,他們讓我把小兜子裏的東西倒出來,有三、五本小冊子,幾個真相護身符,幾個真相鑰匙鏈,還有我勸三退用的筆和本。我一看這三退名單不能丟了,馬上把名單和筆裝起來了。我說:「這小冊子上的事寫得太好了,你們都看看吧。」說完就從容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了。

瘦警察兇巴巴的說我反對共產黨。我接過話題說:「我們不是反對誰,而是天要滅中共。」我指著桌子上的電腦說:「你們把它打開,查藏字石三個字就可查到,它是五百年前斷裂的巨石,上面有一尺見方的凸出石面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又講,「你們都是警察知道河南登封公安局局長任長霞吧,車上坐著四個人,她坐在車後面最安全的位置上,當他們的車與前面的大貨車相撞時,正副駕駛和她旁邊的三個人都沒事,唯獨她被撞死了,就因為她跟隨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遭到了上天的懲罰。善惡有報是天理,所以她遭到了惡報。」

他們看我像作報告一樣,哪有被綁架的樣子?對我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一口一個大姐叫上了,並說你是市政府的家屬吧,我說不是,他們說不可能。大法弟子的凜然正氣,使警察的邪惡氣燄瞬間消退。

他們對我說:「你可以走了。」我說:「我還沒說完呢,你們穿著這身衣服,是幹這個的,不要認死理,千萬記住,不該說的話不說,不該做的事不做。」我手指著桌子上的真相資料說:「你們好好看看吧,就明白真相了」。他們微笑著把我送到門外。

同修們正奔走相告我遭到綁架的消息時,我已經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客運站派出所,又溶入了人群之中;剛才講退兩個人,就在原地,我又勸退了十一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