棗核險些要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二零一七年的最後一天,我早飯後吃了兩顆泡軟了的新疆大棗,剛吐出了一個棗核後,另一個大棗還沒來得及嚼,不知怎麼就到嗓子眼兒了,憋得我本能的往下咽,卡在鎖骨間的食道口中。

「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是又蹦又跳,想把大棗震下去,沒見效。又用吞饅頭的招兒,不好使。我急了,用軟鋼絲順嗓子往下捅,唉,沒用。

腦中閃現出一念:是我和棗核有冤怨關係吧?來討債的?是打坐發正念,還是去醫院?就問一位同修,她說:「這也不是病,到醫院讓大夫夾出來,不就完事了嗎?」我想也真不是病啊!想多了吧?我即刻打車去了離家近的醫院。

專家門診的醫生看了後,著急的說:「棗核卡的位置是在食管裏,做食管鏡的大夫放假了。你趕快去市醫院,如果不行,你要儘快去省城醫院。不能耽誤的,棗核的尖容易刺破血管,會大出血的,有生命危險的……」我腦中閃現一年前離世的同修,讓我有所警醒:「是過關?決不能走同修的路。不能給大法抹黑……」

在市醫院,見到了兩位特意趕到醫院的同修,一個問我:「你怎麼會來醫院呢?求師父拿出來啊?」另一個說:「這也不是病,就讓醫生夾出來不就完事兒了嗎?」我心裏想:是師父在用同修的話點我嗎?但轉念一想:這真不是病啊!我掛了專家門診,按急診拍片,大夫看了片子後,說:「你的情況只能入院手術取異物,食道鏡取不出來。」

我們即刻否定了住院之說,大夫建議先試一下食道鏡取異物,不行再說。倆同修說法不一,「回家讓師父幫你取出來。」「沒事,讓大夫拿出來就完事了。」面對選擇,我糾結起來了,想到不論自己選擇甚麼方式,都要有強大的正念。據說食管鏡取物時,相當遭罪,怎麼辦啊,師父?腦中閃現四個大字:涅槃重生!我這才意識到是師父點化弟子要過生死關了?但是因為怕吃苦,還存有僥倖心理,也許不是這樣的,醫生拿出來就沒事了,可能是我想的太複雜了吧。

交費時,由於身份證和醫保卡的名字不符,折騰了近兩個小時。我意識到這不是偶然的,當我把交費單放到醫生手裏時,心往下一沉,有了不安害怕的感覺,這人給我的感覺怎麼這麼陰啊,落到她手裏沒好!

那大夫說,你們交費怎麼這麼慢啊,我都要下班了……做食管鏡取異物是有風險的,不能保證不出意外,大出血……有生命危險的,你要簽字的,還要替你的家屬簽字,還叫我把麻藥喝了。恍惚中,我彷彿看到自己在她手下掙扎……我的生命由我自己主控,決不交給任何人……

兩個同修看著我說:「你求師父吧!」我雙手合十:「師父加持我……」我對大夫說:「我不簽字,不做了。」大夫很生氣的一個勁兒的說我,還說她特地打車來的,我馬上把錢給她,她說:「你就這麼把我打發了?」我誠心給她鞠躬道歉時,她又變臉了,和善軟語的勸我,你不要害怕,不會有問題的,你躺到床上,馬上就取出來了,放心吧……我堅定的告訴她,我不想做了。她又變成更嚴厲的臉:你半夜來我可不管你。我說,我絕不會來的。

我和兩位同修走出醫院。歷經近四個小時糾結、搖擺、選擇,師父多次以各種方式點化我,而我悟不到啊!

在同修的建議下,決定去她家,在請她們吃飯時,我吃不了食物了,堵著嚥不下去,喝豆漿都嗆,疼痛加重了,心裏還嘀咕著:師父,我都做出選擇了,你怎麼還不給拿下去啊?一個同修提醒我:先把片子銷毀了,不承認它。我卻不以為然……同修讓我插耳機聽了一夜的法。

第二天一早,那同修又來提醒我,讓我把片子燒了,我這才意識到,師父在點化弟子否定實證醫學下的結論,立即就把片子毀了。

第三天,我感覺嗓子舒服多了,好像那個棗核順過來了,還喝了一點兒米湯。後來同修建議我洗洗頭,乾淨乾淨,精精神神的去救眾生。洗完頭後,就感覺嗓子又疼了,而且感到疼痛感越來越重。同修提醒我不要把它當回事兒,救眾生誰也擋不住。

我們一起聽法、煉功,走出去救眾生。但疼痛更猛烈的向我襲來,輻射到後背,喝水都疼痛難忍,全身發冷,昏沉,坐車時,處在昏睡狀態,大腦開始閃現自己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的情景及自己死亡的樣子,還夢到自己興高采烈往棺材裏跳,躺在裏面了。

我不斷的和同修分享看到的想到的,同修堅定的說:「出甚麼畫面都是假的,都把它炸了。」我即刻炸!到最後,才發現是一個亂神在往我空間場放我要死的畫面,我請師父加持將他清除了。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深挖自己隱藏的各種執著心時,師父就在我煉功或發正念時點化我:我和離世的同修和舊勢力簽下了「一同下走,一同離世」的魔約。我還被下了封印和盤,充當干擾師父正法起負面作用的生命。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正念否定並清除了。

在清理舊勢力利用我和棗核裏的眾生相互間在歷史上的冤怨關係而簽的魔約和下的盤後,師父讓我看到了:我在某一世將棗核眾生全部吊死了,他們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我念《論語》時,看到他們跪在地上,同化大法後,都相繼的飛走了。而師父的喉部卻被舊神用紅纓槍刺著。我深切的感受到師尊為眾生承受無量的罪業,佛恩浩蕩!

第四、五天,我的脖子腫得和臉一樣寬,疼痛加重,晚上不能入睡,食道有腐臭味兒,還不間斷的吐帶有腐臭味的痰液,喝水就嗆。雖然不吃不喝,不覺的渴餓。……我每天都正常的學法、煉功、發正念,用各種方式救眾生。徹底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

第六天,我的脖子左邊消腫了,疼痛減輕了。同修說讓我和她去洗澡,我腦中閃現出我躺在浴池的地上,念頭即起:洗澡脫水,體力行嗎?就和同修說不想去了,同修堅定的說:「有師在,啥事沒有。你的負面思維不在法上啊!」我恍然大悟:舊勢力給我下了負面思維的機制和盤,否定它,清除它。洗完澡,就能喝點水了,精神了,五天體重掉了十一斤。

第七天,脖子右側消腫了,疼痛輕了好多,我精神起來,和同修來回走了三個小時,做救人的事兒,也沒感覺累。回到同修家單元門口時,想吐,一使勁就把棗核咳出來了,我歡喜的喊:「棗核!我把棗核吐出來了!」激動的我連忙雙手合十: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師父!

大家過來一看,棗核連尖兒算上竟達三釐米。都沒想到會這麼長,真要用食管鏡取出來,也很費勁,很可能會劃破食管,引起大出血。我們無法用語言形容當時的心情,親自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偉大!

事後,我上網搜了有關棗核卡嗓的案例,兩個小時內被棗核尖兒刺破食管而大出血的死亡率很高,而卡我的棗核又長又尖,在食管裏存了六整天,並讓我經歷了不吃不喝,難忍的疼痛,腫脹發冷發燒,但還正常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走出去兩到三小時救度眾生。對現代科學來說,是個無解的命題。這是大法在人間的神跡。對我這個親身經歷者來說,我真切的體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