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窩裏正念正行反迫害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的一天,因我在外講真相勸三退,被惡人舉報,當天就由派出所的三個警察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十五天後,拘留所的惡人又以我不配合他們,不穿那裏的囚服,還在那裏講真相為由,把我直接轉送到黑窩洗腦班迫害。

到那個洗腦班已經是下午了,那裏的惡人就對我宣讀他們一系列的要求,不准煉功,不准發正念,不准絕食,每天都要聽他們講課,寫心得體會,當時我就在想:你們說了不算,我只聽大法師父說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

當天我就開始絕食,煉功、發正念、背法,一夜沒休息。陪護人員說:「你別看我們今天沒管你,我們這裏有規定的,開始的頭兩天不管你,讓你放鬆,但不會總這樣的,到第三天我們才真正開始管你。 」

我也聽說過洗腦班是最邪惡的黑窩,去那裏的人都得被「轉化」,但我不知道他們現在要邪到甚麼程度,心裏沒底,但是好在我有師父在身邊。

在我進黑窩的第二天,師父就在夢中點化我:放下生死反迫害,否則你就找不到回家的路。醒來後我想到了師父的法:「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看護著我,保護著我,使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也堅定了我的正念。

第三天早晨八點鐘一上班,一群惡人就來到了我的房間,有陪護人員、幫教頭子、邪黨書記,還有醫生及其他幫教人員,都對我說了他們各自要說的話,當時我也不動心,只想著師父的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3]觀察他們對我來甚麼花招。幫教頭子終於對我說話了:今天就在你房間裏上課。說著就叫陪護人員把桌子搬到我的床邊,放上機子,對我放邪惡的錄音講座,我在床上不起來,也不聽她的講課錄音,她就把我的被子一掀,強行的把我拖起來聽課。

這時我就用手指著她並嚴肅的說:你也太邪了吧,我今天就是不聽你那邪惡的破爛東西,你用它「轉化」我沒門,我這把老骨頭雖然被你們關在了這裏,但我的心在大法那裏,你們今天誰也動不了我,誰也別想「轉化」得了我,我修大法二十年了,滿腦子裝的都是宇宙大法,你說的那些話都是從《轉法輪》中斷章取義拿出來騙人的,今天你又拿來騙我,太可笑了,你回去把《轉法輪》從頭到尾都背下來,才有資格與我說話,否則你別來「轉化」我,你趕快把這個破爛機子關掉,不然我就把它推倒在地。

她們都嚇壞了,連忙把機子關掉了,今天的課結束了。到晚上我照常煉功、發正念、背法,陪護人員看我不睡覺,還在煉功,就來阻止我,我也不聽她們的,沒辦法她們就去把兩個保安叫來。我說:不讓煉功?你們保安是幹甚麼來的?你們不是來保護你們的生命財產的嗎?怎麼來保護我這個老太婆煉功呢?你們今天誰動我,我就跟你們拼了。他們不敢動手,也沒說甚麼就走了。

邪惡不罷休,就換個花招。第二天叫我到三樓大廳去聽課,我更加不去,她們就叫來幾個大男子漢,把我從床上連拖帶抬的往三樓整,我不讓他們抬,用我的雙手雙腳抵制,把他們幾個男的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最後把我抬到三樓,放在兩把椅子上躺下就都走了。幫教頭和幾個陪護人員強行叫我聽課,我也不聽,就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想制止我喊,不敢靠近我,就在遠處用飲料瓶子往我臉上身上噴水。這天的「轉化」又沒得逞。

她們還不死心,第三天就又把機子搬到我房間裏來,對著我放邪惡的東西,我就對她們說:你們把它關掉。她不聽。我就動身去關。她們怕我把機子推到地上去,就連忙把機子搬到走道去放,我就命令她們把我房門關上,她們都害怕就把房門關上了,也就聽不到邪惡的聲音了。在師父的加持下又解體了邪惡對我的迫害。

後來幫教頭子對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配合我們?我們辦了這麼多年洗腦班,沒有哪一個敢像你這樣的,你們師父不是叫你們真善忍嗎?對人要慈悲嗎? 」我說是,但大法師父還教我們忍無可忍和慈悲與威嚴同在的法理,前者是我們個人修煉,為了我們提高,後者正法時期不一樣了,我在你們強加的魔難中反迫害,我是站在法上來維護法,證實法,制止邪惡反迫害,不能任由你們迫害擺布呀。她沒吱聲就走了。

第二天,幫教頭子要回家休息了,在走之前到我房間裏來對我說:「大姐我對不起你呀,我不應該那樣對待你,我錯了,向你真誠的道歉,你就是我姐姐。」說完就走了,當時我心裏很可憐她,希望她說的是真心話,改邪歸正再不要在黑窩裏幹那種邪惡的事了,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將來還能得救。

師父說:「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4]

我是一九九八年有緣走入大法修煉的,只有半年的個人修煉時間,邪黨就開始迫害了,我也跟大家一樣轉入到反迫害修煉中來了,一直到現在沒有停止過,在這二十年中三次被邪惡綁架被關進黑窩,每六年一次,很有規律,我覺的是師父將計就計利用邪惡的這種形式讓我提高的,這次在正法的最後時期被抓進黑窩,所以我就更能放下生死,堅信師父堅信法,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在五天的絕食中,在高壓二百二十,低壓一百一十的狀態下,在師父和正神的保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幫助下,我順利的回到了家中,又溶入到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中去了。

謝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謝謝所有幫助過我的有正義感的世人。

在此叩謝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