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的最大收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今天是二零一九年的第一天,我的心裏思緒萬千,下午靜下心來,心裏一直想將二零一八年自己修煉中最大的收穫寫出來,向慈悲的師父說說,與同修們交流。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二十年來,風風雨雨、磕磕絆絆,在慈悲的師父保護下,走到了今天。回首往事幕幕都展現在眼前,真想將二十多年的心裏話一一向師父說,但因為每年兩次法會我都參加,過去的都跟師父說過了,就不再重複說了。今天,我就將自己在過去一年裏最大的收穫,跟師父說:過去的一年裏,我的最大收穫就是我得到了一把金鑰匙:那就是在修煉中我學會了無條件的向內找。

修煉的二十年裏,過去我只知道做事,不會修自己。對於師父的法我天天學,功也天天煉,也一直做著救人的事。可就是不會修自己,提高的很慢。對於師父說的向內找,找自己,心裏也很明白,可就是不能做好。遇到具體事情,自己就會陷於事情中去,從具體事情中跳不出來,在具體事情中解決具體事情,爭來爭去,你對我錯,我好他壞,一直停留在一個層次修不上去。

可就在我很煩惱的時候,師父看我太執著,自己又不悟,我在學法小組與同修發生了一些過心性關的爭論,通過這些心性關,師父點悟讓我提高,讓我醒悟,讓我徹底放下人心,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

修煉前,我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看不慣別人的高傲自大的人。修煉後,儘管有了一些改觀,但是,修煉過程中,還是經常出現看不上別人的現象。特別與同修交流中,自己會表現,高高在上,自以為是,把自己當成交流的主角。由此,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師父讓我從中悟道。

那是一次小組學法,學完法甲同修說:現政權如何如何,還帶著一點氣憤。聽了後我馬上對同修說:師父說:「對現政權不褒不貶,這是原則。」[1]同修聽了有點不服氣。而後我們不歡而散。

下一次又是這位同修。交流時,讓我給他複印一張師父法像。我沒答應,我說:師父的法像不能隨便亂印,這是對師父的不敬。再說你不是沒有法像,你的師父法像讓你的孩子藏起來了,是不是你做過對不起孩子的事情,咱們學大法的,就虔誠的跟孩子說聲對不起,認個錯,緩和一下關係(同修一直與孩子的關係不很融洽),這樣或許能將法像要回來。同修聽了很不耐煩,當時就有點火了。我一看同修的樣子,趕快對同修說:對不起!對不起!我說多了(當時有點敷衍)。同修回家後對她老伴同修說:某某就想自己怎麼做也讓別人跟她那樣去做(後來她老伴交流時說的)。

此事如果在過去,我會馬上就事論事,先找此事誰對誰錯,當認為自己在理時,就會敷衍一下就過去了。可這次我沒有敷衍,小組學法後回家,我靜下心來,結合著過去與其他同修發生的矛盾,再將這次與同修發生的是是非非,來龍去脈,詳詳細細的過濾了一遍。

第一次,同修說的話即使不怎麼正確,我也不應該用師父的話來壓同修,我這不是標準的不向內修的表現嗎?第二次,想用自己的觀念,強加於同修,有自以為是,高高在上,想改變同修的邪黨文化。遇到矛盾第一念不找自己,首先找別人的對錯。我就像師父講法中講到的那種人:「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2]是啊!別人都修好了,我就這樣不修自己,最後我又能怎麼樣呢?我這顆看不上同修的人心,已經將它養的很大了,這次我不會再放過它了。接下來我又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師父講法中教誨我們:「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3]。「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2]

重溫師父的這幾篇講法,使我感到無地自容,這是我嗎?我修了二十多年了,怎麼能這樣呢?為甚麼幾年來,我感到自己修煉提高得很慢,我這不是整天兩眼盯著別人的執著,修別人了嗎?我這樣不修自己;不向內找;我還像個修煉人嗎?我還算得上師父的弟子嗎?

這次通過自己認真學法,向內找,我找到根了。那就是自己骨子裏存在:爭強好勝不謙卑的心;古語言:「滿招損,謙受益」。

如果自己越謙卑、低調,心裏就會越祥和、平穩、坦然和輕鬆。可過去自己在修煉中的表現,經常表現的是:爭強好勝、甚麼事都想爭個高低。完全不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謙卑是修煉人的智慧和善良的體現,利人利己。可自己沒有做到謙卑待人。

還有證實自我不慈悲的心。與同修交流時,不是以法為大,而是經常以證實自己為上。不能以祥和、平靜的心態交流。心裏翻騰著嫉妒、怨恨、爭鬥,根本就沒有慈悲之心。顯而易見自己成了眾同修的焦點人物。只要有我在交流,其他同修都退避三舍。自己還滔滔不絕的談自己悟的多麼對,自以為自己在幫同修,其實是在證實自我,不慈悲。

我第一次從根子上找到了這些人心,我以一個修煉人的智慧、意志力,要把這些人心,徹底修去它。接下來我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加強了清理自己空間場的力度。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同修與我的關係融洽了。我們再交流起來和諧了,我第一次嘗到了無條件向內找的美妙所在。這是二零一八年我在修煉中最大的收穫。

現在,我真的體會到:師父讓我們向內找的妙處了。可自己真正得到這把金鑰匙真的感到有點太晚了,我失去了太多提高心性的機會。為了讓同修們能有前車之鑑,今天寫出來,希望還沒有真正得到這把金鑰匙的同修,別再像我這樣浪費修煉的時間了,趕快使用這把金鑰匙吧!

感謝恩師的慈悲點化,在新的一年裏,我會奮起直追,使用好這把金鑰匙,真正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做到信師信法、以法為師、不斷的去掉執著、不斷的放下人心、達到法中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與舊勢力搶時間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