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矛盾找自己 才有力量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原來的我:冷漠、自大、自私,從不考慮他人的感受,總之,我的心裏只有我自己。從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得大法修煉至今,現在的我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查找自己的內心,歸正自己。我把經歷過的一些修煉過程寫出來,把師父對我的看護、大法法理對我的指導寫出來,分享給同修。

一、不實修心性,學法不得法,救人沒有力量

二零一零年年初,我被調到派出所,也開啟了我講真相的新的一頁。在派出所我做管片警察工作,在下片的時候我給能接觸到的老百姓講真相,幫轄區裏的一些百姓做了三退。

但那時我把講真相當作唯一要做好的事,別的事都是干擾。在單位裏,我表面做的好,內心裏藏著對別人各種不好的看法。在家裏,我幾乎不修心性,不向內找,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修煉體會,不是對照自己、修好自己,而是模仿同修講真相的方法去做,學人不學法。讀法時大腦裏翻江倒海,書上的字進不到大腦裏,幾乎看不到法理,看不下書。在給同事講真相時,也不考慮他們的接受能力,一上來就直接講三退。

那時我雖然做了許多講真相的事,但我學法不得法,幾乎不修心性,都是用人心、用人的蠻力做事,哪有力量做好救人這樣神聖的事呢?

我在派出所工作一年後,我接到局裏某部門同事的電話,問我要不要回這個部門工作,我同意回去。後來聽這個部門領導告訴我,說他有一次去局長辦公室時,正碰上我們派出所所長和局長聊天,所長懷疑我學法輪功,要把我當年的優秀公務員拿下來,局長沒有同意。還有一次我們部門聚餐時,有一個原派出所同事告訴我:派出所很多人懷疑我煉法輪功。我才知道,原來我當時在派出所出現了危險,是師父幫我轉到了另一個部門工作。

二零一三年年初一晚,我和丈夫出去粘貼真相不乾膠,還在我們小區高層的非常乾淨的電梯裏貼了幾張,當時我並不知道電梯裏有監控。結果事後某天早上,我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說他們派出所的副所長找我有事。那個副所長我也認識,到了他的辦公室,我一坐下他就告訴我,小區物業把我和我丈夫貼資料的監控截圖交給了派出所,正好是他負責處理這個事,他一眼就認出來那視頻截圖裏的人是我,所以他把事情壓了下來。我把自己學大法的親身經歷簡單向他做了介紹。他說要不是他壓下來這件事,就得報告給國保大隊,警察直接就到我家抄家了,希望我以後不要給他再惹麻煩。臨走我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我不會給他再惹麻煩。

從派出所到家後,我心情很沉重,大腦裏不停的反覆想這一切,內心裏充滿了害怕,雖然我一直在做大法弟子的事,可我始終不敢面對一個問題:我有家庭、有工作,可大法在蒙冤、我有救人的責任,我不能坐視不管,因為我是個大法弟子,可常人中的名利情讓我難以割捨,面對這個矛盾的現實,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我擔心若是我這次被迫害,家人、朋友、周圍的人會怎樣看我,擔心自己會因為學大法而失去一切,擔心孩子和老人怎麼辦,大腦裏被各種各樣的念頭填充的滿滿的,這些念頭阻擋我理清思路,我沒有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這一點讓我失去了前行的力氣,越來越懈怠、越來越常人化。

三年後的某天,看到身邊家人同修各種常人化的狀態讓我很著急,遠離了大法的我心裏很苦,我感到內心被厚厚的不好的物質所包圍,甚麼高興事都不能使我真正高興起來,我能感到我內心裏埋藏著痛苦,我在心底呼喊師父:師父不要放棄我們幾個大法弟子,求師父幫幫我們,希望我和家人同修們都精進起來。

我開始規劃時間組織家人集體學法,慢慢的,家人同修們開始恢復了修煉人的狀態。

二、背法帶動我真正實修

集體學法不久後,我又遇到了幾年前學法不入心的情況,無論眼睛怎麼看法,大腦就是翻江倒海的胡思亂想,法一個字也進不到大腦裏。我和家人同修決定開始集體背《轉法輪》,每個人背法進度不一樣、每天的空閒時間也不一樣,我們就每天各自利用自己的空閒時間背法,有時互相考,有時自己考自己。

從開始修煉至今,這是我第三次拿起書開始背法,這一次我是嚴肅的背法,用心背法後,我出現了各種不同修煉狀態。我一段一段背法,隨著不斷實修,我開始不斷的看到了法的一些內涵,在背書到第二遍七十頁的時候有一個自然段,我實修了一個月才背下來。背到第二遍的某一段,我實修了一週才背下來。越背不下來我越要堅持,越難背的地方我就知道自己又需要提高心性了。

剛開始背法時,我只是排斥大腦裏出現的各種念頭,然後把法強制性的背下來;現在背法,我以在背法時出現的各種念頭為線索,向內找自己的心,並去掉那些念頭背後的觀念,這段法自然而然就背下來了。我悟到:有失才有得,我要先失去頭腦中不好的觀念,才能得到法。

我白天要工作,有時候還有朋友之間的應酬,家裏也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所以有時很忙,我把每天發生的事情都當作是我實修的一個過程。有時沒有大段時間背法,我就利用零散時間背法,我把明慧網上《轉法輪》打印版本文件複製到手機上,實在忙我就抽空看一句法,然後把這一句法在心裏反覆背,一段裏的所有句子都背完後,等有大段時間了我就背這一整段,背下來後再繼續背下一段,若是背法得不到新法理,我就找自己當天或最近幾天實修中自己沒有修好、沒有注意到的問題,等修過去之後,馬上我就能看到新的法理了。平時我在遇到某件事情時,大腦也會反映出來不同的念頭,我立即抓住這些念頭,這就是我向內找的線索。我還利用在家裏打掃衛生、等車等時間聽明慧廣播,借鑑同修的修煉心得,對照著找自己的不足。

三、在生活中提高心性

二零一八年開春,我弟弟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單位房子收回去了,父母沒地方住了,父母想來我這個城市買個小房子住,他那個城市都是大房子,大房子我父母買不起,租金也太貴。

這一個電話勾起了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記憶:小時家裏窮,我總是遭到親友、同學的嘲笑,虛榮心讓我感到自卑;童年的我一淘氣或是做錯了事情,父親對我抬手就打,有時候還當我同學面打我,那時我感覺心底所剩的唯一的尊嚴都被打沒了;在我少年時,父親還經常用譏諷的語言訓我,說我一看就像個受氣的樣兒。父親不知道他給我年少的心靈上撒下了許多怨恨的種子;家裏很窮,城裏的親屬讓父親去他們公司跟著打工掙錢,父親嫌棄給親屬打工心太累,所以寧願在家幹呆著也不去,一天混一天的過日子,他一直在各種逃避中生活。後來因為家裏拿不出錢,弟弟被迫去了所能免學費的大學,而我經常在學校開學的時候拿不出來學費和生活費。

母親是個鄉鎮教師,但是情商很低,年輕時候因為性格暴烈,在工作崗位與同事經常吵架,本就偏執的性格變成了精神分裂,四十來歲就被單位強行退休回家,母親因此精神狀況變的更糟糕,父親帶著母親回農村種地,在我上大學放假回家時,看到母親半夜突然犯病,離開家滿村子亂跑,我和父親常常呆坐在炕上聽著她在寂靜的夜裏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

等我參加工作後,父母就賣了農村的房子,之後在農村租房子住,他們五十來歲就開始不幹活,幸運的是還有點退休金。我心裏一直生氣他倆年輕時就知道和別人吵架,不會過日子,沒正事兒,我覺的我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很倒楣。

因為親友都不喜歡我父母,都不愛和他倆交往,母親長期在家封閉的生活十多年,思維連基本的人際交往都不懂,更別談體諒兒女了,越是遠離人群的生活,父母越是變的自私,看到父母各種自私的言行我就氣的一直遠離他倆。在這樣的家裏長大的我,在外出求學時,到放假的時候也不願意回家,我沒有勇氣面對那個充滿痛苦回憶的家。

弟弟倒插門,父母在弟弟的城市沒法養老,現在父母老了,要來我這個城市生活,明擺著弟弟想把贍養父母的責任推給我,可弟弟嘴上偏偏說只是讓父母來我這個城市住幾年,想到這裏我更是憤憤不平,覺的我自打上班都沒要過父母的錢,這些年父母倒是給了弟弟十多萬元,還借給弟弟五萬,看爸媽老了弟弟想推給我也罷,還把好聽的話留給他自己。

以前的那些記憶像決堤了的大水一樣一下子全都湧上心頭。那幾天我整天都被憤怒、怨恨等情緒包圍,我憤憤不平的找孩子奶奶訴苦、找要好的朋友訴苦、找同事訴苦,可無論聽誰的勸解都不能讓我冷靜起來,我感到心很累。

情緒不好的我又想起來繼續背師父的法,大法又一次讓我冷靜下來。師父要求我們弟子要做好人、遇到事情要向內找自己,不能找別人,我觀察自己思維中的每一個細節,看到了我對父母的怨恨心很重,覺的父親懶惰、母親精神偏執,覺的弟弟推卸贍養父母的責任,妒嫉父母總是給弟弟錢花、偏向弟弟,還有自己的虛榮心、看不上父母又窮又老等各種不好的心。

但是師父讓我們做事要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我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為父母、弟弟著想。

轉變觀念之後,我看問題的角度發生了變化:家裏再窮父母也堅持送我去讀書;父親一歲時親生母親就病逝了,他面對多災多難的人生能撐到今天已經不容易;母親的親生父親脾氣暴躁,甚至沒有人好好和母親說過話,她在這個社會上學會的都是以暴躁的脾氣來保護自己;弟弟的家庭還依靠他岳父母的幫助,我的父母在弟弟的城市沒房子、沒醫療保險,養老只能是給弟弟、給他岳父母增加負擔;在我忙著成家立業、沒有精力照顧父母這幾年,弟弟已經接父母去他的城市生活了好幾年,我應該理解弟弟,應該為他分擔些責任。想到這裏,我的心豁然開朗,感謝師父幫我改變心態,讓我和家人能夠和睦相處。

調整好心態後,沒多久我協助父母買到了一個他倆滿意的房子,現在他倆已經到我這個城市生活了,前幾天我去看望他們,看到他們開心的樣子,我偷偷的哭了,我心裏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之心,沒有大法改變我的心,我還會繼續傷害父母、傷害弟弟。

通過這件事情,我體會到:善不是做的表面如何,也不是強為,是在矛盾面前向內找自己的心、在內心去掉對他人不好的看法之後,自然而然的流露。

四、在工作中提高心性、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夏天的一個早上,我正在電腦前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突然有一個同事在我辦公室門口嘮叨:「有一個來辦事的老百姓要自殺。」我一聽她的話,突然想起師父的法:「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1]。我趕緊放下手裏的工作,隨同事去了前樓的值班大廳,看到有個中年女人在哭,我過去坐在她旁邊,她邊哭邊向我訴說她的不幸,等她說完了,我和她討論她的案件,在周圍沒有別人在場的時候,我向她講了大法真相,講了三退保平安,她痛快的表示同意三退,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我更渴望能救我身邊的警察同事,我和周圍的部份警察同事講真相,有人對我講的大法真相表示懷疑,比如我和同事談起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活體強摘器官販賣的事情,有些人認為現在生活多好啊,我講的不可能是真的。

我該怎麼才能救下他們呢?我做了認真的思考。師父讓我們救眾生,那麼在我向他們講述真相的時候,他們不接受我的話,一定是因為我的心不夠純淨,我的心和眾生的心之間有著間隔,那間隔的根就是我那些不好的心,間隔不除盡,我哪有把濁世的眾生救起的力量呢?

我向內找自己的心,發現自己在同事這裏有太多地方沒做好。比如:同事老趙平時說話聲音就大,生氣時說話聲音更大,每當他喋喋不休的大聲抱怨時,我都感覺耳朵被震得嗡嗡響。尤其他負面思維很重,遇到一點小事就在別人的辦公室裏震耳欲聾的抱怨個沒完,同事看到他抱怨時候經常躲著他,但他很喜歡他講話的時候有聽眾,我的工作基本就是坐在電腦前,所以我根本沒辦法躲開,對此我一直非常討厭他抱怨。前幾天,我下定決心要忍受住他震耳欲聾的抱怨,因為我要救他們,首先我要針對遇到的事情提高我的心性,我認為這就是救他們的第一步,在我做出決定之後第二天,他因為對一件事情很生氣,就坐在我辦公室對著我聲嘶力竭的抱怨了一整天,那一天我忍受住了他的各種抱怨,我的大腦隨著他講話產生各種不好的看法時,我知道我的各種觀念出現了,這就是我去掉這些觀念的時機,那一天他痛快的抱怨完後,我在心底真心的感謝他跟我抱怨。

現在只要我情緒上有波動,那我就立即查找自己因為甚麼對這件事產生了看法。我講真相也只是在陳述事實,任何時候心態都是平和的、平靜的。目前,每當我遇到解不開的事情,我就翻看當天背法的內容,哪怕只有時間看一句話我也要看,法中都在告訴我解決問題的辦法和我應該持有的正確態度。

而周圍人的表現就是我修煉狀態的表現,全世界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悟到我範圍內眾生得救的前提條件就是我的心能夠越來越純淨,那麼我有責任認真修心性。師父說:「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1]如果我實修的好,那麼周圍的場就好,我周圍的同事就會從根本上改變,那麼不管是哪個同修和他們講真相,他們都會認真聽真相、做三退。

希望同修們在救人的路上學法能得法、多學法,學法的同時不要脫離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