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轉法輪》多病痊癒 堅定走好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二十一年的修煉路上,師父一直引領著我、看護著我,才能走到今天。感謝師父慈悲,一直沒有放棄我。下面我把自己修煉過程中的部份經歷向師父做個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苦不堪言的前半生

得法前,我生活在一個人多、生活水平低的大家庭裏。當年的我百病纏身,生活不能自理,搞得家人終日不能安寧,我整天痛苦萬分,生活的毫無意義,在這世上真的是混日子。再加上老伴從來不關心我,我曾經萌發過多次輕生的念頭:我買過很多安眠藥,想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可不知為甚麼,這世上還有我留戀的東西存在;在我的心底裏,還有割捨不去的東西存在;到底是甚麼?不得而知!冥冥中好像讓我為了甚麼而繼續生存下去。就這樣我在生不如死的日子裏,艱難的度過了一個一個難以讓人度過的歲月!

一本《轉法輪》救了我的命

記得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在我生病的日子裏,親家母來看我。她對我說:有一種功很好,你可以煉煉看,可能使你的病好了。我不信氣功,說:我不煉。親家母說:你不愛煉功,有一本書也挺好,你可以看看,可能讓你病好了呢!礙於親家母的面子,我想還是讓家裏人到她家將她說的那本書請了回來。

家裏人拿回書後,我一看,是一本《轉法輪》,我翻開書第一眼看到了師父的像。那一刻,不知為甚麼,我的淚水跟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淌。心想:為甚麼才讓我見到您啊?為甚麼?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我一口氣將《轉法輪》看了一遍。奇蹟出現了,多年折磨我的疾病,不翼而飛了。我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我和藥罐子斷了關係。我高興、我興奮,我發誓:我這一生就學大法了。

在我得法的二十一年裏,我再沒吃過一次藥,我從一個被家人伺候的人,成了家裏幹活的主力,家中的活裏裏外外我全包了。我的身體,誰見誰都說我的變化太大了,都說我比過去年輕多了。這都是大法的恩賜,都是大法師父給予的。

修大法後,道德提升

修大法後,我身體健康了,我的道德也提升了。記得在我學法的第二年,所在公司不太景氣,公司連工人的工資都很難開了。打掃衛生的人也調走了。這樣院裏的廁所就無人打掃了,廁所的大小便到處都是,公司的人上個廁所都上不好,滿廁所的紅頭蒼蠅嗡嗡亂叫,誰上廁所都感到噁心,廁所的衛生成了全院的大難題。看到這些,我跟老伴商量:現在公司困難,沒有打掃廁所的,院裏的人都上班,咱倆來打掃吧?再說,我們是學大法的,修的就是真、善、忍,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們學大法後,身體好了,能為院裏的人做點好事也是應該的。老伴也很同意,這樣,我們就義務承擔起打掃院裏廁所的事情。我們從公司的大水管提水,把廁所沖洗得乾乾淨淨,公司裏的員工見到我們,都會讚美我們幾句:人家學大法的就是不一樣,幹不掙錢的活。

到了夏天,下雨的時候,人們來回進出的路兩側淌水的出口經常堵住。使水不能流淌。人們進出會很不方便。遇到這種情況:老伴會自己脫掉鞋子,將出水口扒開,使水暢通無阻。人們看到會高興的說:學法輪功的人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樣,真是好人哪!

記得一年秋天下了一場大雨,因為雨大排水管道不暢通,公司的路有二十多米的路下水道的出口被垃圾堵住了,積下來的水快要過膝蓋了。員工上班都得脫掉鞋子,還得捲起褲子才能走過去。我和老伴看到後決定將堵口開通。老伴脫下鞋子和衣服讓我抱著,他不嫌水涼(當時已經是深秋了),用手掏開了下水道出口,大水很快流下去了,人們又可以順利通過了。這些都是我們學大法後才能做到的。感謝師父給我淨化了靈魂,讓我成了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後來我們又搬到了一個新的大院。在新的大院裏,公共部份的衛生,都是我和老伴打掃,也贏得人們的好評,我們想:學大法的人在哪裏都應該是個好人;在哪裏都應該為別人著想;在哪裏都應該讓世人看到:學大法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人。

在迫害的日子裏走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和同修們一樣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當地警察不讓我們煉功、學法,挨家挨戶找我們寫甚麼不煉功的保證書,還叫單位派人看著我們,不讓我們隨便出門,剝奪了我們的人身自由。

面對這邪惡的迫害,我沒有被嚇倒,我從心裏感到不怕,因為我們是在做好人。人們常說:心裏亮堂堂,不怕鬼上炕,邪不壓正。

為了證實大法,為了還師父的清白。一九九九年的年末,我和老伴還有另一個同修乘汽車,到了北京證實大法。我們先到了信訪辦,正好遇到幾個在大門口、看起來氣勢洶洶的人,他們說:我們是專門抓來這裏信訪的人。我們三人沒有害怕,堂堂正正的進了他們的辦公室。我們碰到了青島駐京辦的人,我將在家裏寫好的真相信遞給他們看,並闡明我們來京的目地:我們不是來鬧事的;我們是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為我們師父說句公道話的。我們師父是清白的,法輪功是正法。學大法的人都是些好人,是一些道德高尚的人。青島駐京辦的人也不聽,將我們帶到了一個地下室,給了我們每人一碗方便麵,並向我們每人索要一百元錢。他們將我們送回當地。當地政府和警察對我們口出狂言,說要活埋了我們。我們沒有害怕,最後,他們將我們無條件釋放了。

回家後,我們想出了很多救人的法子。當時還沒有真相材料。我們就開始往電線桿上手寫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後來,我們到市區同修那裏帶回很多救人的真相資料。晚上,我和老伴騎著車子,到各村挨門挨戶的發放。近的村莊發完了,我們又到很遠的地方發放。有一次,我們到離家五十多里地的村莊發放。這個村莊為了防小偷,家家戶戶都養了狗,到了這村後,我們開始發資料,不長時間被這村裏的狗圍住了,我們帶的兩兜子《九評》書,發得只剩下三本了。老伴騎著車帶著我,我們順利回家了。

在發放真相資料的日子裏,也遇到了很多次不測,但都在慈悲師父的保護下,我們有驚無險的回到了家。

結語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無論還有多遠,我都會繼續放下人心去面對,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遺憾,盡力達到師父要的。我會更好的聽師父的話,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學好法,更好的做好救人的事,圓滿隨師還。

謝謝慈悲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