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浩蕩 苦命人得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山東的一個貧窮的小山村,今年七十歲,嘗盡了人間的苦辣辛酸,一九九九年一月喜得大法,才半個月,曾經折磨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頑疾:高血壓、神經官能症、功能性子宮出血、胃寒、坐骨神經痛、風濕等不翼而飛,真的是無病一身輕,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無以言表。

(一)生死掙扎、苦海沉浮

我家姐妹五個,我最小,從小家裏窮的吃不上飯,奶奶因為沒有孫子,整天怪媽媽,甚麼難聽罵甚麼,媽媽實在經受不住,一氣之下狠心把我扔到大石牆外的墳崗。我當時僅十一個月大,那裏的野草有一人多高,就聽我哭了幾聲就沒了動靜,媽以為我是摔死了。晚上二姐討飯回家找我,媽說扔墳崗一天了,早死了。二姐不信,哭著去找我。

當時正是十五的月光照的草叢通亮,一眼看到我躺在那,像裹在棉被裏睡著了,身上臉上爬滿了蚊蟲、螞蟻,二姐高興的不再哭了,把我抱回家,求媽媽說:別再扔小妹了,我來照顧她要飯給她吃。

二姐是我命中的貴人,長我十歲。在二姐的呵護下,我長到四歲,一天跟二姐去挑水,她回身的時候,扁擔一下把跟在後邊的我打到井裏,十多米深哪,當時嗆了好幾口水。就露個頭卻沒沉底,二姐哭喊著救命,鄰居大哥聽見跑來,下到井裏,把我救了上來。我已牙關緊閉、嘴唇青紫身體都抽在一起了,鄰居大媽給了一點硃砂沖水把牙齒撬開給我灌下,三天後才甦醒,媽卻說:她怎麼不死呀?二姐說:媽你對小妹怎麼心那麼狠呢?媽說不是媽心狠,活著多受罪呀!

就這樣不死不活長到六歲,每天和二姐討飯、下地幹活。一天,來了一個要飯的老婆婆,髒兮兮滿頭白髮一瘸一拐拄著拐棍兒,媽趁二姐沒在家,騙我跟婆婆去買糖吃。我從小沒吃過糖,信以為真,媽給我換了一身新衣服,蹦蹦跳跳拉著婆婆的手,一氣走了二、三里路我累了走不動了。她說:你媽把你送給我了,讓我養你!我害怕了,哭叫著掙脫她的手,她狠狠的拽著我。這時二姐追上來了和她拉扯半天,把我的關節拉脫臼了,疼的我慘叫一聲,她才放開手。二姐抱著受傷的我哭個不停,哭的口鼻流血不止,這次媽嚇壞了,發誓再不把我送人了,要死咱就一塊死,娘仨兒抱在一起哭。

後來上了幾年小學,一九五九年大飢荒,村裏餓死好多人,我家隨叔叔逃荒到東北,在吉林的一個小山村落戶,那時到山上挖野菜、扒樹皮充飢,在飢餓中煎熬著。姐姐們長大後,陸續嫁人逃生。只有我與二姐在父母的包辦下,招了上門女婿,後來父母老了又患重病,二姐養媽,我養爸。二姐夫每天打罵二姐,媽媽受不了六十六歲上吊而死,不久老父也相繼去世。我悲痛欲絕,白天忙完家裏地裏的活,晚上哭的枕頭都濕透了,睡著了就做噩夢,夢見沒頭的怪物拉我,嚇醒好多次,漸漸的病魔纏身。

我的丈夫在家是老大,下面七個弟弟一個妹妹,每日裏不務正業,喝大酒搞女人,回家對我非打即罵,在我女兒七歲、兒子五歲時我又受不了了,到山上去上吊,一隻松鼠又救了我,它用尾巴把樹枝打斷,倆孩子追來抱著躺在地上的我大哭,媽媽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們怎麼活……

苦熬著兒女長大,我已心力交瘁百病纏身了。

(二)修大法獲新生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女兒拿來一本書說:您看看這本書,是煉法輪功的書,我婆婆煉這功,身上的病全好了。我拿過來隨手翻了一下,只看到修煉兩個字,心裏一震:唉呀,這是甚麼書呀,看了這兩字就覺的好奇,不知道甚麼是修煉,我得好好看看。於是不吃不喝一口氣把這本《轉法輪》看完,一下子明白了:我這麼多年吃苦受罪,幾經大難不死,等來的是為這個修煉。激動心情難以平靜,從此走上修煉的路。

修煉後身心康健,百病全無,懂得了今生的苦難的根源是生生世世所造的業,知道了師父早就看護我了,不然的話我早就死了,才使我對人生的迷茫、人情的冤怨都得到善解,心裏像開了天窗一樣豁亮。

了悟了人生的真諦,體悟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每天都沐浴在師父洪恩浩蕩中。此時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我只有按大法的修煉標準去做,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父的救度。我就在村裏洪法,逢人就講大法的美好,有十幾個人都走入大法中來,大法的福音傳遍我們這個小山村。

(三)在勞教所救度有緣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後,我們反迫害,在當地講真相,發資料、救度被矇蔽的世人,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在黑嘴子勞教所,遭酷刑折磨,惡警用電棍電敏感部位、用腳狠踢我肚子、揪頭髮往牆上撞。

我堅定修大法,出勞教所時又被送到洗腦班,幾十人都被所謂「轉化」,最後剩我一個,他們使壞招,派我村婦女主任來騙我說:我丈夫病的夠嗆,直倒氣。我一下子陷在情中,違心的寫了悔過書,當時法理不清,沒了正念,背叛了大法與師父的苦心救度,造成了修煉路上污點。回家後多次向師尊懺悔,並且痛哭流涕,在同修的幫助下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過錯。

我努力做好三件事。村裏人已有百分之九十明真相做了三退,其餘也都知大法好。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又遭國保大隊綁架到黑嘴子勞教所,又被非法關押一年三個月,這期間我做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用大法中修出的善與慈悲救度有緣人。

有個叫張某的吸毒犯,誰給她講真相她都不理,有一次她的腿傷了我幫她包紮,並對她講;你長的這麼漂亮,幹嘛幹這呢?(指吸毒)看把你害的啥樣了?她被感動了。我又進一步講真相,講天安門偽案,講大法的美好,講我是怎麼修煉的,在大法中如何受益等,最後她說:大姨你說甚麼我都信,用真名把我入過的黨團隊都退了吧。

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吸毒犯,每天洗澡讓我給她拿這拿那,有同修說我太下賤,大法弟子要有尊嚴不能讓她使喚,我說我甚麼都沒想,只把她當眾生善待她,整一個月我刑滿回家時,我對她說:我該回家了,你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她大哭著說:大姨我捨不得你走啊,你用真名給我三退了吧,我叫董某某。

這次丈夫接我走出黑窩。邪黨惡徒們還沒放過我,每天幾個警察到我家「上班」,早八點至五點打牌,我只好晚上煉功學法。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就這樣一個月他們才走。

(四)解體敲門行動

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三個警察敲門來我家,我平和的把他們讓進屋,我問他們有啥事,其中一人說:看你還煉不,我說:啊,你們真了解我,當然煉啊,這麼好的功法咋不煉哪。不煉功我早就不在世了,我那麼多病都煉好的。

另一個又問你女兒在哪住?我沒理他,接著我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明真相得福報的事例,迫害好人會遭報應、連累家人的道理。一個五十多歲的警察聽了一震,我想他可能是六一零的,他嘴上說:大姨要好你就在家煉,我們走了。我還想挽留他們,讓他們三退呢。他們一溜煙溜了,追都追不上。

就說這麼多,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在此叩拜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