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的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七月有幸得大法的。得到寶書《轉法輪》後,我一氣看完一遍,就使我的世界觀發生巨變,在人生中很多困惑一下子就解開了。

喜得大法、全家受益

我學大法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母親患重病,連拉帶吐,人事不知,送醫院搶救,她一醒來就要出院,並要求去我家。我當時悟到:是不是她要得大法呀?我兩個弟弟把母親架到我家三樓,剛一進門口,她就癱在沙發上,一頭紮到我的懷裏一動不動。我看母親的瞳仁都擴散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就叫了一聲「媽」,她答應了!我知道師父管她了!母親有救了!

母親醒來後,我就和她商量說:「媽,你得煉法輪功,是李大師救了您,要不就沒命啦!」她同意了。母親的身體很快就恢復正常,只是沒甚麼力氣。母親在我家住了兩晚就要回鄉下。到家時,鄰居看到她這麼快就回來了,都非常驚訝,原以為她回不來了。

我和單位請了半個月的假,在家教母親五套功法,一起學《轉法輪》。就這樣我母親在沒有住醫院打針、吃藥的情況下,很快就康復了。父親看見母親那麼重的病這麼快就好了,也開始學煉法輪大法

遭遇車禍、逢凶化吉

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參加在當地的俱樂部舉辦的師父傳法錄像教功班。一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我被一輛出租車正面撞上,當時把我給撞蒙了。醒來一睜眼,發現自己趴在地上,前面還有一個車轂轤,我意識到是發生車禍了,第一念就是:沒事!我慢慢的站起來,司機才戰戰兢兢的從車裏慢慢的出來問:「撞壞沒有?上醫院看一看吧?」他又從兜裏掏出錢來說:「我也是給別人開車的。」

這時圍上來一幫看熱鬧的人,就聽有人說:「哎呀,我全看見了,撞得可真夠狠的!沒想到這人還能起來!你可得吃喜呀!司機也得吃喜呀!」

當時的情況是:我從自行車上被撞到出租車上,將出租車前擋風玻璃撞成一個直徑大約五十公分的裂縫後,又反彈到地面上,右臉先著地,被蹭破一塊皮,但沒出血。我的自行車也被撞變形了,連推都推不走。

司機要送我到醫院,我對司機說:「你幫我把自行車送到家,我家就在對面樓,其它的就不用了。」他當時感激的說:「我今天可真是遇到好人啦!」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是李洪志師父保護我!要不就沒命啦!你應該感謝我師父!」

就這樣,我沒要司機一分錢,也沒上醫院,連車號都沒記下來,就讓他走了。第二天我照常上班。證實了大法的超常。

進京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和江澤民一夥,利用手中的權力,傾盡國力,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廣播、電視不間斷的播放攻擊大法的謊言,給全民洗腦,大法的書被毀,師父被通緝,輔導員被抓,煉功點被驅散。一時間真似烏雲壓頂。

當時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不知如何是好。我表嫂也是同修,和我說她們單位的一位同修上北京信訪辦證實大法,被綁架回來了。我說:「你領我見一下她吧!了解一下情況。」見到那位同修後,就聽她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去證實大法誰去證實大法?!」我聽她這麼一說,就覺得無地自容,心想:我也是大法弟子,我為甚麼不能證實大法!這條命是師父給的,我也多活了好幾年了。正念一出,師父馬上就給我安排好了,表嫂幫我聯繫到兩位同修一起去。

我又到單位請假,領導也同意。我馬上收拾東西準備走。當走到單位門口時,一陣心酸,心裏想:這一走可就回不來了!眼淚都差點流出來。因為我是機關幹部,工作是人們都羨慕的。但是我馬上轉念一想:釋迦牟尼還是太子呢!連王位都不要!這算的了甚麼!我把心一橫,就大步流星的走出單位。

第二天坐火車到北京信訪辦,填個表後就被綁架到駐京辦事處,由駐京辦送回本地,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半個月。

一回單位,就聽同事講:你進京後,可捅了簍子啦,從單位領導向上一級領導、一級一級作檢討,一直到市政府,說非開除你不可!單位、宿舍等等這回是啥都沒有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是你的東西不丟」[2]。果然後來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又回到原單位上班,一切待遇不變。

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

雖然能正常上班,但是我在當地也算是掛號了。當地派出所、區分局、辦事處、「六一零」人員經常到單位或家裏抄家。

一天,他們甚麼也沒翻到還是把我帶走了,這時怕心上來了,我馬上意識到這念頭不對勁,立即發正念清除它!並請師父加持!我被帶到公安分局後,坐在那裏發正念,有個警察看守我。我要求上廁所。他說:「你去吧!」我在廁所裏想:這也沒有人,可以順樓道走脫。但是又一想:不能這樣做,我是堂堂正正的進來,也應該堂堂正正的出去。我又沿原路返回。這時另一個屋的警察叫我過去,就沒能回原來那個房間,這時看我的警察以為我逃走了,就慌慌張張的找我,一看我在旁邊屋裏坐著,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可使用意念指揮──叫其幹甚麼,邪惡的壞人就會幹甚麼。」[3]我就想:「現在到中午了,我發正念清理半天了,我也應該回去了。」我就發出一念命令他們:「讓我回家!」不過五分鐘,就有一個警察說:「大姐,都中午了,你也應該回家了!」我說:「是呀!我也該回去了。」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公安局。我心裏對師父說:謝謝師父!

「六一零」主任明真相後

我單位也有一個「六一零」辦公室,有一天我聽到同修講,「六一零」主任迫害大法弟子很賣力,到大法弟子家翻東西時,連洗衣機桶都要翻開看一看。我想:這話讓我聽到了都不是偶然的,我得給他講真相。這個「六一零」頭目還挺忙,只有吃飯的時候偶爾能碰上。有一天真碰上他了,我就說想跟他單獨聊聊。他說可以。

一天下午,他看我辦公室裏沒有別人,就進來說:「姐姐你有甚麼事呀?請講。」我就說:「不知道你對法輪功有沒有了解?」他說:「我真不了解。」我說:「今天姐姐告訴你,可是真話,共產黨這些年可是沒少搞運動,迫害的可都是好人,有多少冤假錯案。現在迫害法輪功也是一樣,上邊讓你抓人你就抓,讓你抄家你也很認真;可是放人的時候你就沒有那權力了。老百姓都認為是你把他的家人弄進去的,這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賬可都記在你身上了,等到秋後算賬時,不找你找誰呢?你可得為自己以後著想啊!」他聽我一席話,當時就害怕了,說:「那我不幹了!」以後他和我還成了好朋友,一有時間就和我說幾句。有一次他說一位大法弟子家裏很困難,他掏出一百元錢給那位大法弟子。我聽後也為他高興。

後來凡是在他管轄範圍內的,大法弟子很少被送洗腦班迫害,是他暗中保護了大法弟子,上級領導就以為他「轉化率」高。他說:「現在好像是好事,將來說不定就是罪證呢!」我說:「請放心!真有那一天,姐姐一定為你作證。你保護了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老天也會為你作證的。」

還有一次他說區裏要把先進名額給他,他說啥也不要。後來他離開「六一零」,還提職了,得到福報。

通過這件事情,使我認識到:師父叫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就是對眾生的慈悲!

主管綜治辦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單位解散,我被分到某辦事處工作,八個月後我發現在這裏和老百姓接觸少,不利於講真相救人。正好這時機構改革,多餘人員得下去。可是同事都不願意下去,領導正在為難,我主動提出下去,領導十分感激,非要給我提到正科級。

到下面後,我按照大法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吃苦耐勞,做事先為別人著想,從群眾到班子成員都很認可我,他們也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當時領導要我負責綜治辦,實際上就是「六一零」的一條腿,領導叫我負責,我再三推脫也不行,後來我悟到:如果我管了,肯定對大法弟子有利,於是便答應了。

有一次上邊布置宣傳誣蔑法輪功的宣傳欄,我也不知道,他們掛出去了,結果第二天上班後發現污衊資料都被大法弟子換上法輪功講真相的內容。當時綜治辦有人說:「我知道是某某人幹的,不信咱們查一下錄像。」我就說:「誰幹的能怎麼樣?你污衊人家信仰,人家能答應嗎?這事不能上報!如果上報,上邊就得讓我們追究是誰幹的!我們可就有事幹了!上邊那麼多的檢查都應付不過來!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他們聽我這麼一說,就把這件事情壓下了。通過這事,我領悟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只要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去做,在哪裏都能發光、為他人好。

結語

回顧這二十三年,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尤其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大法弟子經歷了生與死的嚴酷考驗,沒有大法,沒有師父,真是寸步難行。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弟子,才使我能走到今天。

初次投稿,難免有誤,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