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幸福 講真相讓他人也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三日】九八年初,我為了祛病健身走進法輪功,鄰居給我介紹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當我拿起《轉法輪》看,不知不覺看了十幾、二十頁,越看越有精神,越看越舒服。以前看其它書報看不了兩行字就頭暈眼花,頭痛難受。當時得法的心情非常激動。

通過學法煉功並嚴格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言行,師尊幫我淨化身體,清理出一團一團的黑色物質──業力。不知不覺身體上的病痛:血壓低,頭痛,頭暈眼花,胃痛,風濕骨痛,腸胃炎,關節痛等所有病痛不治自癒,走路輕飄飄,走多遠都不累。修大法很幸福,身心健康,快樂無比。

證實大法

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警察經常上門騷擾。江氏集團製造天安門自焚命案誣蔑法輪功,毒害眾生,我就把自焚真相傳單,寫好信封直送到公安局找局長,值班人說局長剛好出去了,我說麻煩你把這封信交給局長,他說你拿到訊訪辦吧。我又拿信到訊訪辦公室,剛好有六七個人在裏面,有個人問我找誰,我說請你們轉交這封信給局長。他們以為我是哪個村與政府有紛爭的,辦公室領導拆信一看,你是法輪功的?我說是,他問叫甚麼名,我就堂堂正正告訴他我的名字。他說啊,聽說過你的名字。

有人搬椅子叫我坐,我就跟他們以身說法,學法輪功親身受益,真、善、忍沒有錯,學法輪功我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對家庭,對社會有益無害。我一提到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的,那領導說好你就在家煉,你再說我就打電話叫人來抓你。其他人說:阿姨,我們都知道,你快回去吧。我站起來說,你們不要聽信江澤民謊言毒害你,跟他去迫害法輪功。出到門口,我轉過身來對他們說,真、善、忍沒有錯。當時他們都沒有吱聲,眼睛看著我。當時我沒有一點怕心,正念正行。

當時沒有真相資料,自己就寫真相信,拿去叫人幫打字,複印。自己做點小本生意,一台腳踏小三輪車去到哪個村莊,真相發到哪裏,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使世人了解真相,分清善與惡。當時沒有怕心,也不怕辛苦,農村的泥路難走,有時來回三四十公里,夏天炎熱天,日曬雨淋也擋不住救人的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伸出大拇指讚揚的,也有給臉色難堪的,說難聽話的,我都保持平和的心態,不被常人心帶動,有人說看見你總是開心的笑。

不管在甚麼樣的環境,以法為師,信師信法,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次幾位同修去一個村莊發資料被人舉報,我和另一位同修被綁架,被勞教迫害,還有幾次被綁架洗腦班迫害。在那惡劣的環境下背法、發正念,記得多少背多少,在法中歸正自己,用自己的言行證實法。一次在工房裏包括同修和幹警,有三百多人,我背法,整個工房靜靜的,沒有人說話,當時幾個幹警在辦公室站在窗口靜靜的觀察著整個工房。背法時,我看到天女散花,非常美妙。

當時本地真相資料欠缺,後來我跟同修說我要學做資料,問同修買電腦、打印機要多少錢,回家一看存摺只有五千元,與家人商量,家人說你沒文化怎麼學,就這麼點錢你不要浪費。家庭資料點這條路走的很艱辛,從零開始,不管怎麼樣,在師父的安排下,同修的幫助,可以滿足本市同修救人的資料,給下面鄉鎮幾個同修資料救人。我家的這朵小花,在警察上門騷擾綁架的惡劣環境下,都是在師父的點化,家人和鄰居的幫助下,平穩的走過十年。

眾生明真相主動要三退

整體配合到各個鄉鎮去發資料,寄真相信,公安局,國保,政法委,610辦公室,政府部門,科室,教育局和各學校及各個鄉鎮政府,派出所。鄰縣或其它地區有同修被綁架都寄真相信去營救同修,量力而行,能做的儘量去做。國保人員也明白真相,現在本地有同修被綁架,國保都叫放人。

各個鄉鎮我們都大量去發真相資料,有一次到一個鄉鎮去發資料,最後只剩下一本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發給一位老伯,他很高興的說,到那邊說,意思是這邊人多不好說。我問;你入過黨嗎?他說入過, 我等你等了好幾個月, 快幫我退黨。眾生明真相選擇光明的未來,有多少眾生明白了真相但還不知找誰幫著三退。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我鼓勵同修大量去發資料,因為我們發資料走在第一線, 讓眾生了解真相,明白為甚麼要三退。現在真相冊子或光盤大量去發,仍不能滿足眾生所需。也有明白三退的, 我總會告訴他們, 帶回村裏給大家看,大家都做好人,身心健康,平安,並告訴他(她)網址與電話,可以上網了解更多真相, 你也是做好事救人,你也是積了大德。有人還多要真相資料帶回給親朋好友看,並說謝謝!

我是個急性子,講起話來與做事有點強勢,總認為自己能幹,不太愛聽取別人的意見,愛指出別人的不足,總想改變別人,在家裏也強勢,這些邪黨的鬥爭歪理因素還沒有完全修掉,真是對不起師尊慈悲的苦度,很慚愧。

一點個人淺悟,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