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我是河北農村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現將二十多年來的修煉經歷及點滴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大家分享。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得法,所有病症一掃而光

我與老伴都是因病魔纏身、久治不癒,經人介紹幸得大法,走入修煉。

我年輕時就有頭痛、心慌氣短的毛病,後來發展成為重度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痛,心臟出現室性早搏,同時還有胃病、低血壓、貧血、腰腿疼等。天天不離藥,長達三十年。

老伴身體更糟糕,生活的重壓、緊張的工作,長期超負荷運作,身體每況愈下,未老先衰。他患有甲亢、冠心病、高血壓、慢性腸炎,還有母系遺傳的運動神經元病(肌肉萎縮)。

為祛病健身,我們採用自我按摩、氣功鍛煉等,堅持數年,但未能改變現狀。長期醫治用藥,無濟於事。常年在病痛中煎熬,苦不堪言。在這走投無路之際,於一九九七年四月,我們幸得大法,走入修煉。

學法煉功不長時間,我們身上所有病症一掃而光,病痛全消。我整個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由原來的面黃肌瘦、全身無力、精神萎靡不振,變成了精力充沛、渾身是勁,走路一身輕。(老伴的變化也是一樣)。當年五十多歲的人,騎自行車年輕人都跟不上。

我發自內心的感激大法、感謝師父,使我脫離苦海,煥發了青春,成了人人羨慕的健康人。我對生活充滿了信心。至今二十一年了,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和醫院斷了關係,給國家節省不少醫療開支。當年看到我倆身體的變化,雙方親戚十幾人走入大法修煉。

二、迫害中救人不放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手挑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運動。沒想到的是如此高德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竟蒙受千古奇冤,無端的被誹謗、誣陷,瘋狂殘酷的打壓。我與老伴都成了當地被迫害重點。我們的名字上了他們的黑名單。然而,無論邪惡怎樣瘋狂,形勢多麼嚴酷,也動搖不了我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的信心和意志。

面對邪惡迫害的殘忍無度,為了抵制迫害,二零零一年底,我與老伴決定背井離鄉。從此開始了長達六年的流離失所的生活。

我們來到偏遠地區的小山村,師父給了我們很好的修煉環境。我們非常珍惜得之不易的寶貴時間,分分秒秒不放鬆,就是大量學法、背法。由於這段時間的大量學法,更堅定了一修到底的信念,為後來證實法修煉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發表後,經輾轉傳遞,我們得到了一套打印的《九評》,學法之餘反覆閱讀。有些篇章都能詳細複述。如:關於抗日戰爭、西安事變、紅軍大逃亡、家庭的毀滅、劉少奇被迫害情況等,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例,我都一一記住,並能熟練敘述情節,在日後的講真相中起了大作用。那時得不到任何真相資料,也不敢與當地學員聯繫,就把《九評》作為講真相的好素材,牢記心中。

幾年中,整個小山村,我們幾乎走遍了家家戶戶。我和老伴智慧的分頭去講真相,大部份人明白了真相,還交了不少朋友。那時還沒深入勸「三退」。

我們感覺當地也有不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初的一天,鄰居說:「法輪功又回來了,城裏家家戶戶門縫有法輪功傳單。」我聽了心裏暗自高興。後來一查,正是師父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之時。師父囑咐弟子們:「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

還有從小山村到鎮上去買東西,騎自行車路過一三角地段,那兒立著一幅像布狀材料的江魔頭巨幅惡象,約有二、三層樓房高。江魔頭伸手往前指著。我每次路過都發正念:解體邪惡爛鬼。後來有一天路過時,見魔頭象的布從上到下在中間撕下一條,將魔頭一撕兩半。當時想一定是法輪功學員用繩子拴上鉤子扔上去撕下來的。再過些天去鎮上,路過此地,見巨幅惡象沒有了,原地修了個屏障,前面擺了許多盆鮮花,風景大為改觀。

一天,我去後鄰給年輕婦女A講真相。我正講時,甬路上走來兩個警察模樣的人。A與他們打招呼,那兩人向後排房走去。我問A是誰,她說是警察,也是她同學,查戶口的。

我一聽立即跟她道別,急忙回到家中,告之老伴,他也警覺起來。我坐小屋發正念:解體邪惡爛鬼,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因當時我們說是走親戚,沒暴露真實身份,人們都挺友好,也沒人細追問。

不一會兒那倆警察來我住的一排查問。老伴坐外屋,我在小屋仍不停發正念。警察來了,客氣的迎他們進屋落座。他們問情況,就簡單回答「走親戚」,又問有沒有身份證,我心裏開始緊張,聽著老伴怎麼回答。老伴說:「沒帶來,坐火車不用身份證,很快我們就回家了。」他們沒再追問,一會兒就走了,虛驚一場。

後來悟到,這是考驗去怕心的,因那時怕心還很重。

後來又有一居士三次來邀請我們參加建廟落成開光儀式,我們也婉言謝絕了。老伴說這是去他不二法門和求名的心來的,理智應對過去了。現在想來,那時人心多,考驗不斷。之後我們更加多學法,加強發正念。

在這當中從家裏來電話中得知老伴的工資被扣發了,理由是上邊有文件「共產黨員不許煉法輪功,不轉化不給發」(大概意思)。當時的心性、境界沒到位,老伴就像過了一次生死大關。

後來返鄉後,本單位負責人還挺好,工資如數發給了老伴,並將上級文件看後當眾燒了。

那時有師父新經文發表,女兒從電話中傳遞,我們用心記。記的《成熟》新經文是在河邊接的電話,女兒念到經文中:「不帶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寫出來的,因為修煉人的內境是清淨的」[2]一句時情景,至今記憶猶新。還有《正念制止邪惡》、《正念除黑手》是在路邊灌木叢中接聽的,天很熱,我全神貫注用心記。

漂泊六年之後,我們於二零零七年返程回鄉。

三、精進實修反迫害

老伴由於長期的精神壓力,多年的艱苦奔波,加上被舊勢力的迫害,原本修大法後強健起來的身體,又漸漸衰弱下去,於二零零九年春不幸離世。

這給我一家人又一次帶來災難,使我陷入深深的痛楚與壓力中。膽小成了我的一大難關。我自幼膽小懦弱,甚麼都怕。眼下孩子們都在外地,家中只剩我孤身一人了,怎麼辦呢?

面對殘酷現實,我沒有退縮,沒被壓垮。為了修煉,我不能離開這個家。我時時不忘師父的法:「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3]心中有法,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時時保護,我堅定的闖過了這一關。在證實法的路上一往直前,全身心投入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二零一零年,我闖過魔難,稍息之後,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使命感,責任心,使我不甘沉默,心生一念:我要學做資料。於是在親戚(已明真相並「三退」)的幫助下,我開了一朵小花──建立家庭資料點。

我從零學起,不長時間,設備購買齊全,開始學技術,上網、下載、打印,購買耗材(不告訴耗材都不知從哪買),一點一點的學,一項一項的記,很快我能一人做資料了,主要做週報、真相傳單、師父新經文及交流文章。但過程中也不是一帆風順,困難總是有,問題也經常出現。怕心、無助的心還時而泛起,遇到技術問題還有為難的心等。我心裏明白都是人心出來了,要及時抓住不正的念頭去掉它。這些都沒能阻擋住我前進的腳步。這朵小花在我地發揮了應有的作用,默默配合整體,及時補充所需,一直堅持到如今。

二零一五年五月,訴江大潮興起。我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將訴江狀寄往兩高,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給我家庭帶來的深重災難,要求法辦江魔頭,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恢復合法煉功環境,賠償法輪功學員經濟及精神損失。訴江狀得到高檢簽收回執,高法沒有回執。後來得知訴江狀已違法退回本地公檢法系統。隨後而來的是公檢法人員的違法騷擾法輪功學員。

公安、「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街道辦人員幾次到我家查詢,並進行搜查、錄像等違法行為。每次我都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將來要擔責任的。有些「六一零」人員、公安人員明白真相後再沒來過騷擾。

因訴江,除警察騷擾外,之後又遭經濟迫害。我的工資從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被扣發。聽說還有鄉鎮幾名在職教師法輪功學員,也被扣發了工資。得到消息後,我心裏明白是因為訴江所遭到經濟迫害,這是違法行為,我決不能默認。我要討回合法權益,要求恢復我工資。

我悟到,每件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要去你甚麼心的,是師父又給了一次修去人心、提高心性的機會,一次講真相救人的機會。那麼要去我甚麼心呢?利益之心已不是很主要。我自幼膽小怕事,遇事憷頭畏難,這些心一直阻礙著我做事的力度和決心。我悟到這件事的發生就是要修去這些不好的心,就讓你獨自去闖,過程中去掉這些心,提高上來。想到這,我滿懷信心,一定要闖過這一關,修去人心,討回公正。

經過數次找相關單位(教育局、社保所、「六一零」、人事局)接觸相關人員,堂堂講真相,有些相關人員明白了真相,有的做了「三退」,得救了。風霜雨雪,經歷八個多月。在師父的保護下,有大法相助,終於討回了合法權益,恢復了工資,使有緣人得到救度。過程中雖歷經魔難及辛苦的付出,同時也修去不少人心,心性得到了提高。

以上是我修大法二十年來的部份經歷及點滴體會。我深知自己做的還很不夠,還有很多人心要去,觀念要轉。我會繼續努力,精進再精進。在這最後的時刻,修好自己,多救人,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指正。

感謝師父一路保護!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