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的正念帶我走過關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一九九八年,單位集體去體檢,查出我腎虛等病症,要求我馬上住院,結果打針的副作用造成坐骨神經痛,本來沒啥大毛病的人,卻生活不能自理。那時女兒才六歲。通過丈夫,我開始學煉法輪大法,多年治不好的病在學法中徹底好了。

有一天,我突然大出血,開始流的是血塊和血,怎麼也止不住,流的渾身無力,蒼白無血色,最後流的血幾乎沒有血色,像自來水一樣,感覺自己的心臟就要停止了。

我的兄弟姐妹全來了,他們見我這樣,就把怨氣全撒在我丈夫身上,說如果我要有個三長兩短的,就找丈夫算賬。我本打算去留聽天由命,他們這麼一說,我一下就來了正念,小小的我死了沒甚麼,但現在的我並不單單代表我自己,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不能毀了他們,我的願望是救人。

耳邊傳來醫生對姐妹們說的話,說我的血液無法分離,意思很嚴重,但我相信,我一定沒事。

我的正念一出,結果我的身體竟然奇蹟般的一天比一天好,原來我是赤紅臉,腿上長的全是小紅疙瘩,通過這次病業關,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臉上白白淨淨的,腿上的小疙瘩也消失了,就像脫了一層皮。參加同學聚會,同學們都說我有氣質,漂亮,有個同學說:「我們都老了,你卻把青春留住了。」我就藉此給他們講大法真相。

是大法又一次救了我的命,我的生命是為法而來。我不能忘了自己的使命,我要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在塵世中得到大法的救度,走到哪裏,真相就講到哪裏。

有一次,給一個人講真相,他不作聲,後來就從腰間亮出了他的手銬,原來他是一個便衣,他說:「你別再說了,難道要我抓你嗎?」一看是便衣,我鎮靜一下說,警察也是生命,也應該得救,希望他別參與迫害好人,修煉的人,記住「法輪大法好」,最後祝他全家幸福,他笑了,沒有對大法犯罪,為自己選擇了後路。

在一次發放真相資料時,我被綁架,我心中沒有怨恨、爭鬥等,一心就是為他們好,他們都是我的親人,我要救他們,不能讓他們對大法犯罪,就這純淨的一念,我的手銬、腳鐐都脫了,他們還以為沒銬住呢,就說不給你戴銬子了,問我姓名,我說為你好不能告訴你,請記住法輪大法好,接著講真相。

他們中有一個很漂亮的女警察,聽說外號叫甚麼「魔鬼」的,拿來些資料叫我簽字,我正視著她,她突然說,不簽是吧?那就拿走。我心裏就是堅定一念:「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1]。

進了看守所,我該煉功就煉功,有一天我正煉功,他們在監控裏看我煉功,就開門,我閉著眼睛正在打坐,心想誰也動不了我,不允許任何人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罪,沒有睜眼,繼續煉功。

過了一會兒,他關上門就走了,後來其他人告訴我那個警察圍著我看了看,最後竟然笑了,我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