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秧子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三歲,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有名的病秧子,患有:嚴重性神經偏頭痛、嚴重失眠、肩周炎、風濕骨痛、頭暈、胃痛,我還有滿臉蝴蝶斑,瘦得皮包骨,滿臉皺紋,體重只有八十斤,總之全身上下都是病。

我家裏到處都是藥,還有許多儀器、機器、按摩器、針灸等等,找遍各種醫院、專家、主任診治,根本不起作用,而我的頭痛,疼起來就象頭要炸了一樣,恨不得把頭砍下來,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女兒看到我這麼痛苦,無奈地說:「如果可以,把你的頭換掉吧!」哎!我已陷入了絕望之中,生不如死。

二零零三年,經朋友介紹,我開始修煉大法,學法、煉功後不久,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一身病不知不覺就無影無蹤了,走起路來輕輕飄飄的,眼睛特別亮。我的容貌也發生很大變化,皮膚也白了很多,皺紋也少了,從原來八十斤長到現在一百一十斤,每天都精神抖擻,我的親朋好友和其他認識我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到現在修煉已有十四年了(編註﹕本文成文於二零一七年),我從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家裏找不到一個藥片了。整個人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脫胎換骨。

在修煉大法的十幾年中,也經歷了幾次病業關。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晚上,我感覺喉嚨有點痛,到了第二天,就不能說話了,到後來連水都喝不了,疼痛難忍,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但是這個包卻好像吹氣球一樣,一下長到饅頭大小,七、八天過去了,一點兒轉好的跡象都沒有,甚至還在繼續長。整個人都虛脫了,有一個同修來我家學法,一看把她嚇一跳,嘴裏不敢說出來,她回家後跟她丈夫說:「我同修可能要不行了,過不去了。」第二天同修帶著沉重的心情來看我,她萬萬沒想到,我已經好了,也能說話,能吃東西了。我沒有吃藥也沒有打針,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難,大法無所不能,這已經深深扎在我的心裏。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同樣的事再次發生,這次包長在另一側的脖子上,也是同上次一樣嚴重。天天發高燒,一直到了第八天,那大包還在繼續長,用手摸摸就像石頭那麼硬。我不管它,就聽從師父的安排。我的家人沒有修煉,也很相信大法,從不干擾我,我丈夫還說:「不要怕,師父無所不能。」到下午同修來跟我學法,我艱難的學著,突然間,咳了一聲,馬上感覺口裏奇臭無比,剎那間那個大包就不痛了,馬上能說話了,也能吃東西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親眼所見,我根本不敢相信,最後我女兒說了一句話:「好像神化故事一樣,大法真的是超常的科學!」

其次,說說我的小外孫,他從小跟我學法,今年十三歲了,非常聽話,相信大法,相信師父。記得在他八、九歲那年,有一次發高燒,燒到四十度,看上去非常痛苦,全身發抖,他自己說:我好難受啊。好像喘不過氣來了,好像氣管裏只有頭髮絲那一點兒的洞可以出氣。我聽了心裏有點兒焦急,心想,一、兩天是好不了的。他媽也說哪有那麼快就好了?肯定難受啦!說完他媽就休息去了,我跟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他就睡著了,大概睡了一個多小時吧,他馬上從床上坐起來說:我好了,我要吃東西了。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還以為他說夢話,燒糊塗了,可他真的好了,我馬上給他盛了一碗粥,削了一個蘋果,他全都吃得乾乾淨淨的。大法就是那麼神奇!

我丈夫雖然沒有修煉,但是很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煉,有時他還跟同事講大法的美好。我修大法十四年,他也跟著受益。這麼些年沒有吃過一片藥,身體非常好。記得有一天早上,他剛要起床時,突然間感覺天旋地轉,心臟難受,大汗淋漓,他感覺就要死了,下不了床,說不出話。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大法,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一切恢復正常。他從內心裏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多向內找,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折不扣地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要寫的東西很多,今天整理的這些片段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