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錯失機緣 魔難中走進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一七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煉的青年新學員,可其實我在十二歲那年就跟著媽媽聽聞大法了。

一、年少錯失機緣

在修煉大法前,媽媽體弱多病,患有風濕、神經衰弱、偏頭疼、胃炎等多種疾病,常年吃藥而不見效。我記得媽媽年輕的時候夏天再熱腿上都得戴著護膝,即使滿身是汗,肩膀、膝蓋等關節處也不敢露在外面;冬天一見風就眼淚長流,說是月子留下的後遺症。

那時候媽媽除了頭髮不疼,全身沒有舒服的地方,她常說如果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天能讓她嘗嘗沒有病痛的滋味就好了。因為身體不好,媽媽心情不好,脾氣暴躁,小時候我很怕媽媽生氣,到現在都能回憶起媽媽一生氣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我在床邊哄媽媽起來吃飯的場景。

一九九七年,媽媽經熟人介紹幸運的走入大法修煉,僅一個月的時間,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上樓一步跨好幾台階,說像有人推她一般,渾身是勁,身上的頑疾都好了,脾氣也好了很多。媽媽親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就讓我和爸爸一起修煉。

那年暑假,每天我們全家一起聽師父講法的錄音,媽媽還教我們煉功,五套功法我都學會了。雖然我知道大法好,可是因為我那時年紀小,對大法只有感性的認識,後來我怕學法煉功耽誤學習時間,爸爸也因為工作忙,很遺憾,我們父女沒堅持多久就放棄了修煉。

隨著我一天天長大,特別是工作後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我變的越來越不好了。學生時代的我性格溫和、禮貌懂事、能忍能讓,遇到委屈矛盾,自己默默承受,從不鬧事,特別是記得師父的教導,遇事要向內找,所以經常還能反省自己。

可是工作後,接觸社會的不良風氣,我慢慢忘記了師父教我的做人道理,變的斤斤計較、憤世嫉俗,負面情緒越來越重,心胸越來越小,特別是有了孩子之後,脾氣急躁、多疑易怒,甚麼事情都要爭個你高我低,分個對錯上下,在工作中一點虧都不願意吃,連爸爸都說我變了。可我絲毫沒有意識到有甚麼不好,相反覺的自己以前逆來順受,太軟弱好欺了。在男女關係方面,因我婚前婚後,都有追求者,我認為自己有魅力,根本不覺的這是道德敗壞的體現,還沾沾自喜,享受被愛慕、被追逐的感覺。

二、在魔難中走進大法

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在我隨著社會洪流下滑的越來越快,師父就通過多種方式點化我,讓我走回修煉。二零一一年,我家陽台盛開了一叢潔白的優曇婆羅花,約十六朵。我很激動,把照片給媽媽看,媽媽說我是有佛緣之人。二零一二年我懷孕時,意外發現客廳的牆壁上又開了優曇婆羅花,竟有六、七叢,我讓媽媽到家裏來看,媽媽說我應該修煉,我只覺的神奇,卻沒有動心。

在這幾年中,我經常夢見我在骯髒的廁所裏,到處都是糞便,儘管我小心翼翼,可還是弄得鞋、褲子上到處都是,十分噁心。又時常夢見高考,第一次是夢見別人都在緊張備考,就我一點兒也不急,不看書不複習,想還早呢,到跟前再說吧;第二次是夢見快高考了,我甚麼都沒準備,有點著急了,可還是不願看書,打算破罐子破摔了;第三次是夢見快考試了,我終於開始複習了,可時間不夠了,我就抓緊看,能看多少是多少,可是那麼多門功課,都得從頭看起,我心裏那個急呀!這些夢清楚、真切,每次醒來我都在琢磨,到底是啥意思啊,不會和修煉有關吧。其實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已經迷在濁世中太深了,正法已經到最後了,再不醒悟就來不及了。

雖然媽媽給我和爸爸的經文及資料我們都看,有空了也願意陪她一起講真相發資料,但我就是放不下優越的生活,覺的人生還有很多想要享受的事情,我整日忙碌於柴米油鹽、沉溺於兒女情長之中,走不進大法中來。

二零一五年,媽媽身體出現肺癌的病業假相。我雖難過萬分,但堅信師父和大法,在她思想波動時鼓勵她有師在有法在一定可以渡過魔難。可是那時我自己並未修煉,對舊勢力迫害的法理並不清楚,媽媽也因為和同修接觸較少,在遇到問題時不能及時切磋交流,沒有認清病業假相是舊勢力迫害的實質。

二零一七年,媽媽又出現了看不清東西,走路東碰西撞,頭疼欲裂的病業假相,醫院檢查報告顯示媽媽腦袋裏長了一個八釐米的瘤子。我得知這一消息後,內心十分痛苦。我是一個情特別重的人,一直覺的自己就是為情活著。對父母的情、對丈夫的情、對女兒的情把我捆綁的結結實實。媽媽在我成長中給了我滿滿的關心,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又幫我帶孩子,為我付出了很多。我對媽媽感情很深,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的現實,於是請長假回老家照顧媽媽。

有一天,家裏來了七、八個同修,陪她學法、發正念。因媽媽手腳活動已不聽使喚,我就在她身旁幫她翻書,靜靜的聽大家讀法,感覺到祥和、慈悲的場包裹著我,舒服極了。當時我生了一念:我也好想做一個修煉人。在媽媽第二次出現病業假相的同時,我因與丈夫一直有個矛盾不能解決,我鑽在牛角尖裏出不來,婚姻也亮起了紅燈。親情、愛情的魔難促使我下定決心走進大法,渴望通過修煉擺脫情的困擾,獲得解脫。

在照顧媽媽的日子裏,同修讓我多給媽媽讀法。有一天我嗓子又疼又癢,像感冒的預兆,我心想:嗓子不好,應該少說話,多休息,一直讀法會不會加重不適感啊。但是為了媽媽,不管那麼多了,我堅持讀了一下午。停下之後,我發現嗓子不難受了,感冒的症狀消失了,額頭上的大痘痘也不翼而飛了。臉上長痘已經持續半年了,痘痘又大又紅,疼的不敢碰,為祛痘吃了很多藥,也嘗試了各種藥膏,都不怎麼管用,而讀法竟讓痘痘突然不見了。簡直太神奇了,這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念。

媽媽生活不能自理後,吃喝拉撒我都親自照顧,還要買菜做飯料理家務,空了就看書學法,覺的很苦很累的時候就背師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這首詩在那段時間支撐著我,給了我很大的力量。

在同修的提醒下,我開始學煉功法,當天晚上我躺下,眼睛一閉就睡著了,醒來時發現天都亮了。一夜的時間就像一瞬間,做沒做夢,做了甚麼夢我都不知道,只覺的睡得好沉好香,睡眠長期不好的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以前我入睡很困難,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裏擠滿各種事,好不容易睡著了也亂七八糟的全是夢,有一點動靜和光亮都會醒來,然後又一兩個小時睡不著,整夜就像沒睡一樣,白天猶如抽了大煙,呵欠連天,頭暈暈乎乎的,無精打采、疲憊不堪。後來我堅持每天煉功,睡眠徹底得到了改善。

我和爸爸分享我的經歷,爸爸那時也到了崩潰的邊緣,媽媽病業假相兩年多的時間裏,他貼身陪伴、照顧,看著媽媽每況愈下,他內心的痛苦和煎熬難以想像,變的又黑又瘦,嚴重失眠,每天偷偷抽煙以緩解壓力。爸爸實實在在看到了我的變化,又經過同修們多次真誠的交流,終於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三、過名利關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名利心比較淡的人,可在修煉兩個月後就紮紮實實過了一次名利關。

我在政府機構的一個機關處裏工作,我們處掌管財、物等資源,屬於實權部門,待遇較基層部門要好很多。我休假結束後回到單位正好趕上機構改革,因為我年輕能幹、學歷高,一直是處裏的業務骨幹,這些年承擔著比較重要的工作,所以大家都人心浮動的時候,我完全沒當回事兒,想不管怎麼改都和我沒有關係。結果一天下午,副處長突然把我叫到辦公室談心,告訴我因為崗位職責調整的原因,我被調到基層局去了,覺的很可惜,捨不得我。

雖然當時我表現的很淡定,回家後越想越不是滋味,覺的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們處被調走的還有幾個同事,都是屬於不太重要的崗位,能力稍差一些的,而我和她們一起被調走,大家會怎麼看我,一定會瞧不起我。我明白是處長把我弄走的,怨恨心翻騰起來:這幾年來,我兢兢業業的幹活,一些有難度的項目獨自承擔,可是每次有好事的時候總輪不上我,不是讓我把升職的機會讓給別人,就是聽信他人的讒言誤會我。現在我剛把一個耗時兩、三年的項目完成就把我一腳踢開,真是過河拆橋,太差勁了。我雖然知道是要去我愛面子的心、怨恨心、重名的心,可還是氣的不行,我用《轉法輪》中「失與得」等法理開導自己,正念和不好的思想不停的激烈鬥爭。

這關還沒過去呢,以前一起調走的同事天天聚到我辦公室跟我說前處長人品怎麼怎麼不好,怎麼怎麼貪財,因為我們走了就剋扣我們應得的績效,聽的我人心全起來了:趕走了我們不說,還扣錢,憑甚麼呀?我憤憤不平的跟著她們起哄,發洩心中的不滿。後來越想越不對勁,背後說人壞話,不修口,哪像一個修煉人呢?我自己都厭惡自己了,我心裏說:師父,我不喜歡這樣的我,請師父加持我,我要放下名利心。結果這樣一想,以前的同事再也不到我這裏發洩情緒了,我慢慢平靜下來。想想那位處長那樣對我也不是偶然的,是有因緣關係的,也許我前生也那樣對他吧。師父在法中講的很清楚,正因為他給我製造了這樣的麻煩,我的業力才能轉化成德,才有提高心性和長功的機會,我應該感謝他才對呢。就這樣我終於度過了這次魔難。

除了以上的過關經歷,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也在不斷修心,逐漸放淡了做事心、完成任務的心、求圓滿的心、怕困難的心、害怕心、悲觀懷疑的心,急躁的心,等等。我明顯的感受到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點化我、推著我不斷前行。師父安排本地的同修幫助我,借同修之口告訴我多學法。通過大量學法,我明白的法理越來越多,正念也越來越強,堅定的信師信法,現在心態平穩的參與一些講真相項目。

通過修煉,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除了睡眠改善,以前腸胃怕涼易脹氣疼痛的狀況也消失了,體質明顯增強,不怕冷了,每天精神都很好;性格也變的樂觀了很多,以前敏感多疑,現在很多事都不往心裏去,不再為一點小事焦慮不安了。父親在修煉一個月後發現腎結石不見了。感謝師父,如果沒有師父,我一定就毀在常人中了,實在太可怕了。

在修煉過程中,我還有很多不足,很多執著心去的並不徹底,慈悲心也沒完全修出來,所以感覺自己救人缺乏力量,和很多修得好的同修相比差的太遠了,所以我還要精進,走正走好後面的助師正法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