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專家確診的不治之症 修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我弟弟二零一一年九月份車禍後全身癱瘓、經常沒有血壓,生命一直處於垂危狀態,三年多的幾經周折,各大名醫都看了,錢花去四、五百萬,去一趟美國就是一百多萬,還是無濟於事,最後決定回家哪也不去了;學大法後顯神跡,血壓正常了,身體各個方面往好的方面轉。

我的祖輩是有德有才的家族,是資本家,可是共產黨來了,把我祖輩的家產搶了、分了。父母從學校畢業後分配到內蒙古工作,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受到嚴重的迫害,下放到農村,過著艱難的日子。受共產黨的迫害,我沒上幾年學,一直在農村,很苦,幾經周折我們全家來到市裏。父親得到平反,我大弟弟有了正式工作。弟弟憑著自己的能力,勤奮、聰慧、吃苦耐勞成為我們地區有名的企業家。

二零零八年,經大法弟子介紹,父親得到《轉法輪》。後來父親有病住院,在病床上讓我和母親給他讀法。學完一遍《轉法輪》,父親就再三囑咐我們:你們一定要學下去,而後父親就離開了人世。我和母親雖然得法晚,而且又是在大法受迫害時期,但是我和母親都非常珍惜這部大法,並決心堅修到底!

我們修大法後,心情非常激動,經常給弟弟妹妹講真相,因此「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弟弟妹妹心中打下烙印。特別是我大弟弟,他比我小兩歲,在工作中、生活中總是念「法輪大法好」。我大弟弟人品好,工作能力強,能吃苦又善良,人長得也很帥氣。他搞的項目是房屋建築和生產建築原材料,我們地區經他建的樓房很多。他沒白天沒黑夜的忙工作。

社會上的不正之風,大弟弟看不慣,見到我和母親就說:這個社會沒好,人都不務正業,他到哪個機關或企業辦事,工作人員都不務正業,打麻將、扯皮,辦事很困難。他說法輪大法多好、真善忍多好,為甚麼打壓?由於弟弟的工作太忙,我們見面的機會很少。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弟弟的事業正在興旺發達、名聲顯赫、他有著兩千多萬元資產時,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份遭了車禍。他的車與一翻斗車相撞,弟弟被撞成特級殘廢,頸椎重要部位被撞壞一節,中樞神經被破壞,導致全身癱瘓,頭和臉腫的很大。事後馬上送進醫院進了重症監護室搶救,沒有血壓,生命垂危。

據當地的醫療技術,弟弟沒有還生的希望,朋友在北京三零四部隊醫院請來專家教授,他們來了後,都毫無辦法。經商量轉到北京三零四醫院搶救治療,去北京的路途比較遠,到北京能不能保住生命令人擔憂。朋友們、醫護人員都努力幫忙。還好到了北京三零四醫院直接送進重症監護室搶救,仍然沒有血壓。多日經醫護人員的緊張搶救,無濟於事,生命一直處於垂危狀態。就長期住在醫院,總是搶救、搶救的。

在北京一住就是三年多,這三年多走遍了北京的名醫,北京武警醫院、北大醫院、博愛醫院、中美醫院,到了哪裏,醫生都直搖頭無法醫治,有的醫院拒收。有的醫院住些日子就往外推。

有病亂投醫,還去了河南著名的康復醫院,那裏的醫生都是高學歷的著名醫生。我和弟媳陪同去河南,在去的途中我和弟媳一直為弟弟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路上,他越來越精神,到了康復醫院一檢查血壓已上升,在那家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在北京治療期間開始每天要花去醫療費上萬元。後來最少要五千多元。

全家人不甘心弟弟的生命等死,按理說弟弟的生命早該結束了。他有超強的生命力,經常沒有血壓,全身癱瘓,還神奇般的活著,在醫學上解釋不了,全家人都在竭盡全力的為他治療。

二零一四年春天,經醫院外科主任幫助聯繫並陪同去了美國的俄亥俄州、克里蘭夫市一所大學醫院治療。到了美國那家醫院,經醫生檢查,醫生驚訝的說:你是世界第一例奇蹟,全身癱瘓、經常沒有血壓,還一直活三年多,你的生命力太強了,太超常了。答案也是無法醫治,並給他照了像,可能做記載或有甚麼用。醫生說:你是世界絕無僅有的超強的生命。

三年多的幾經周折,各大名醫都看了,錢花去四、五百萬,那一趟去美國就是一百多萬。最後還是無濟於事。最後決定回家哪也不去了。

回到家裏我和母親一直陪在弟弟的身邊,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媳也一直在念,他自己雖然不能說話,但是他心裏明白,也一直在默念。弟弟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念「法輪大法好」。他的狀態好起來了。這之前弟弟經常出現沒有血壓、全身發紫。

後來我和母親悟到:弟弟應該學法輪大法,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他,大法是超常的科學,人間的醫學再發達,也救不了弟弟。我和母親得法晚,當時沒悟到這一點。

此後我和母親輪番去弟弟家陪同他學法,每天去給他播放師父講法錄音和其它真相光盤。弟弟學一段時間,開始有血壓了,而且血壓愈來愈穩,現在血壓已經正常了,身體各個方面往好的方面轉,能輕微的說話了。現在能簡短的語言交流了。

每天聽師父的講法,弟弟的變化很大,也知道修心了,知道向內找了,經常找自己哪做的不好,也知道為甚麼發生這麼大的事了,都是自己的業力和其它因緣關係,現在還活著,生命延續到現在都是師父在管他。弟弟知道了生命的可貴。現在有時出現意外時,他馬上喊:「師父救我」,事情就會得到緩解。有一次氧氣掉了,(一直用氧氣)跟前沒人,上不來氣很危險,弟弟馬上喊:「師父救我」,剛喊完樓下就上來人了,把氧氣帶上沒事了。弟媳看到弟弟的變化,大法的超常、神奇,她說她也要煉法輪大法。

現在弟弟能和我做簡短的交流了,我鼓勵弟弟:「你的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的。等於師父給你再造了新生命,如果沒有這場車禍,你可能還得不到大法呢,師父利用了這場禍,把壞事變好事。……但這場車禍不是師父安排的,所以你要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你的生命來歷不一般,你的財富和你的能力那是你前幾世積下來的,錢再多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你這場車禍,看遍了名醫,國外也去了也沒能解決了你的問題,只有大法才有無比的威力,……師父不落下一個有緣人,師父救了你、大法救了你!」

弟弟聽了高興的直點頭,弟弟還說:「我好了一定講真相救眾生。」

現在我每天去弟弟家陪他學法,學完法後與他交流、切磋、鼓勵他。弟弟的變化可大了,心情越來越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