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長:我就信修真善忍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六月份,在化肥廠做飯的我,突然得一種怪病──全身骨縫淌黃水,黃水沾哪兒哪兒壞,全身疼痛難忍,幾天內頭髮全脫落而且全身上下都沒皮了,頭腫的老大,在省城大醫院專家也確不了診,只能住院觀察。隨著病情一天天加重,最終我選擇放棄治療。

當時我才三十七歲。這時鄰居來向我介紹法輪大法,說學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心學就能好病。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看了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帶,在我反覆看的過程中,師父講的太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都忘了病痛了。

看完後我就想:活一天就按真、善、忍做人。隨著我反覆讀法,神奇的是我多年的便秘一下通了,氣脹消了,我能吃飯了,我的浮腫在消,而且以前的氣脹、胸悶、血稠、腎盂腎炎、嚴重心臟病、甲亢等等症狀都不知不覺消失了。我知道我有救了。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有病──以前做了不好的事造下的業,欠債還債;人為甚麼活著──返本歸真;我在家如飢似渴的看講法。

突然一天和我一起做飯的兩個同事來我家說:二姨,你信的國家不讓信了。那天正是七二零,邪黨正鋪天蓋地的對大法栽贓陷害。我說電台說的都是假的,我信的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不信你倆就看看,我是怎麼在大法中站起來的。

通過在家不斷的學法煉功,幾個月後,我頭髮全長出來了,身體也好了,是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我又回到我原來打工的化肥廠做飯,我想我要證實大法不是媒體報導的那樣。

化肥廠有四十多工人吃飯,工人在大食堂吃飯,領導們加上會計、出納和司機,七、八個人在小食堂吃飯,在不來客人的情況下最少兩個菜,經常來的客人也都在吃小食堂。我回來後不久,原來的兩個人一個去做生意了,一個搬家走了。廠長說:你先幹著,以後再給你加人。我想:得按師父法中的要求做,做事必須先考慮別人。我說:讓我先幹也行,但工人們的伙食得調整,他們每天很辛苦。廠長說行,一切都你說了算。

我買食材時儘量做到少花錢還得買好貨,就像自己家買東西一樣。有一次,糧店給我送的米有黑蟲子了,每次送幾袋。如果我不吱聲糧店的老闆會給我好處的,但從法中我明白,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損害別人。我給老闆打電話說:你把米給換了吧。老闆來後,我說我學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你還是把米給換了吧。老闆沒說甚麼,把米換了,以後一直給送好米。

下賬時,我如實記下菜的種類、錢數、斤數。每頓飯我都很用心做,每隔五、六天給工人們改善伙食,葷素搭配。

有一天,零下三十多度,工人們幹活身上穿的棉襖都濕透了。當時我感覺,這些工人真不容易,給他們包頓餃子吧──化肥廠建廠四年多都沒包過餃子,我和好麵、拌好餡後,去找廠長說:給我安排幾個人包餃子。廠長一聽當時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說:啥?要包餃子。意思是這些人吃餃子?我說:是呀,外面太冷了,他們又這麼累,面和餡我都準備好了。

廠長讓會計、出納和門衛一起和我包餃子。當時邊包餃子我邊給他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說:電台說的都是造謠,假的,看我一身病,醫院都確不了診,但我卻在大法中好了,你們說是不是神奇!

不知不覺中,我一回頭,四個大桌面全是餃子,兩個多小時,四個人包了近五十人吃的餃子。餃子煮好後一個沒破。當時我一下就悟到:是師父的加持在幫我做成了這件事。

吃完後領導和工人們很滿意。又過了幾天,天又很冷且下著大雪,領導過來用商量的口氣說:今天你又要受累了,咱們再給大家吃頓餃子吧。從那後,天氣一冷就吃餃子。

還有一次,上邊領導來視察,得在這兒吃飯,我給領導上完十個菜後,又給工人做土豆片燉乾豆腐加小青椒,領導看後說把這個菜上一盤,不一會出納員又盛上一盤,隨後領導桌上的雞、魚都給工人端去了,從此後大小餐廳都吃一樣的。

我幹了整一年的時候,我覺的他們已經通過我知道大法不像媒體報導的那樣,就想給自己騰點時間學法。我就把一年買菜的支出賬本和票據交到廠長那說:廠長,這是一年的帳,你看看,以後你讓出納和會計去買菜,我只負責做飯就行了。廠長說:你做的挺好啊,我們沒誰說你啥呀!我說:你就安排人吧。說完我就走了。廠長拿著賬本追我到餐廳說:這麼說吧,你幹也得幹,不幹也得幹,我親爹來我都信不著啊,你不是學真善忍的嗎?你怕啥啊!我就信修真善忍的。

有緣走進法輪大法,沐浴在佛恩之中,做一個為他的生命,我感到自己無比的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