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德州市74歲法輪功學員劉桂香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德州市法輪功學員劉桂香,是德城區春曉服裝廠退休職工,今年七十四歲了,於九六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並努力按照真善忍為衡量標準,修心向善,做好人,疾病全無,身心康健,道德提升。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劉桂香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安寧,每天生活在紅色恐怖中,警察隨意私闖民宅,搜家、監視居住,遭綁架、拘禁、洗腦、勒索、恐嚇、灌食、勞教等迫害,給本人及家人造成的痛苦和傷害是無法言表的。

下面是劉桂香遭受迫害過的經歷:

煉功後獲身心健康

一九九六年五月份,一位朋友給劉桂香寄來了大法書《轉法輪》,她像得了珍寶似的一氣看完,真是如夢方醒,書中講的太好了,講了做人的道理,人生的不幸和痛苦是怎樣造成的,人來世上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等等,許許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得到了答案。她的心情非常激動,高興的喊道:「這就是我要找的,我有師父了,我有救了。」

在這之前,劉桂香的丈夫有外遇,她帶著倆個孩子艱難的生活,還要工作,怨恨丈夫,爭強好勝的她得了一身病:風濕、乙肝、神經官能症、支氣管炎、肺結核等等,也只靠用藥來維持,覺得很苦很累,她想等孩子長大了,自己就出家修行,脫離苦海。

現在得了大法,師父把天機都講明白了,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修心性,所有疾病神奇般的全好了,修煉二十二年來,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沒花一分錢,給單位節約了醫療費,同時思想境界得到了極大的昇華,在利益面前不爭不鬥了,遇見矛盾找自己哪做的不好了,對丈夫的氣恨、怨恨不知不覺中都沒了,變的寬容、大度。

認識她的人都說:「劉桂香真是脫胎換骨了,像變了個人似的」。她高興地說:「是法輪大法給我帶來了幸福和安康。」

進京上訪遭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利用中共媒體造謠污衊誹謗大法,鋪天蓋地對法輪功學員瘋狂打壓和迫害,劉桂香失去合法修煉環境。她清楚的知道法輪功沒有錯,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讓人做好人的,做更好的人的,對個人、社會、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她要把這些告訴政府,抱著這樸實的一念,七月二十一日,她去了北京。

北京大街小巷布滿了便衣警察,來自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劉桂香剛踏上廣場就被便衣劫持到豐台體育場,在高溫四十度以上的陽光下曝曬,沒有水沒有食物,不讓上廁所,半夜就把法輪功學員強行趕上車,押往山東省德州市禹城縣,後被德州信訪辦接回原單位──德城區春曉服裝廠。廠長齊某、李某強迫讓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不寫不讓回家,在單位扣留折騰了三天,家人替代寫了保證後,才把她放回家。

回家後也沒過消停安穩的日子,德城區東地派出所尹光艦(音)、張亮時常到家騷擾,尤其是尹光艦把她從屋裏趕出來,他在屋裏亂翻東西。

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劉桂香正在馬路上走著,被單位齊廠長等人劫持到德州區經委後,送到新湖濱館洗腦班,派兩人看守看管,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十一月十八日,從新湖濱館又把她送回單位非法拘禁,監視居住。二零零零年過年也沒讓她回家和親人團聚。區經委肖書記下令,「不轉化」不准回家。期間東地派出所的王英林來單位騷擾,並命令單位扣押她的工資(在這之前單位每月只發一百元的生活費)。

她被單位非法拘禁近三個月,在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七,劉桂香走出單位大門,和法輪功學員王瑞慈再次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廣場告訴全世界的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沒有錯。心聲還沒表達完,就被便衣警察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關進鐵籠子裏,然後被德州駐京辦事處領走,十四號被德州區經委和齊廠長劫持到德州市看守所。

當天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段慧娟非法提審她時,劉桂香被看守所人員連推帶搡的重重的摔在地上,腦袋起了個大包,腰直不起來,摔的她喘氣困難,政保科長武振遠讓家人交六千元放人,不然就送勞改。劉桂香丈夫多少明白點法律,認為他們是勒索,是違法的,就不交錢,他們自知理虧,最終逼迫家人交了五百元,並逼迫她和家人簽字寫不煉功的保證書。

人雖然回來了,可還不算完,東地派出所的王英林經常來家騷擾,並命令家人:「老太太去甚麼地方,先報告我一聲,及時和我聯繫,否則要負『法律』責任。」

因行動不方便,丈夫要陪劉桂香去北京姑娘家療養一陣子。臨走時,家人給派出所打了四次電話沒人接,劉桂香和丈夫就坐車去姑娘家。晚上吃飯時,王英林打來電話,說她私自跑北京去了。第二天,派來幾個人到姑娘家要她馬上回去,有片警和單位的領導。因她沒違反國家任何法律、法規,沒有侵害任何人,沒做任何壞事,劉桂香不回去!他們就在附近的賓館住了三、四天監視劉桂香,並不斷的來姑娘家騷擾,說是肖書記的命令,最後被逼無奈,只好跟隨他們回到德州。

不斷的監控、關押 流離失所二年多

同年七月十一日,又是半夜,東地派出所張亮和安全局特務七、八個人,闖入劉桂香家,進門就像土匪似的亂翻一氣,發現有師父經文,就把她綁架到德城區公安分局拘留所。在拘留所他們三次審訊劉桂香經文是哪來的?誰給的?還派一個女特務和她住在一起監視她,非法拘留劉桂香半個月,逼交二百六十元錢才放人。

九月中旬的一天,劉桂香收拾房間,偶然發現床底下有一個黑黑的圓東西,原來警察在她家偷偷的安放了竊聽器(上次綁架就是竊聽器搞的鬼)。劉桂香把它銷毀了之後,警察卻急了,在她家周圍布滿了好多便衣特務,二十四小時監視居住。

十月二十四日,劉桂香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開門一看是廠裏的廠長等人。他們把她騙到單位,說是「六一零」開了緊急會議,怕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要各單位把法輪功學員召集一起,實際是非法拘禁。第二天,她被轉到德州針織賓館。「六一零」頭子要單位交五百元,並派兩名職工看管她,扣押一週放回家。

有一天,她出去辦點事,東地派出所王英林二次來她家沒見到人,晚飯前又來一趟,見到劉桂香後他才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劉桂香和同修再次走向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橫幅,喊出了埋在心底的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千古奇冤!還師父清白!」瞬間一警察手拿膠皮電棍打在她的後背上,還用電棍打法輪功學員李俊平的頭,前額起了個大包。劉桂香她倆被幾個便衣警察追趕上,被拳打腳踢後強行拖進警車,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

在天安門廣場抓來的許多學員幾乎都遭到警察的毆打,警察用電棍搗擊學員,見學員就倒地一片,還有的警察從三、四層的樓上,往下扔酒瓶子砸學員,還有的往下倒開水、髒水,劉桂香的後背棉衣都澆濕了。傍晚把法輪功學員們分流到某派出所,非法搜身、照相、編號、查體時發現劉桂香的後背全發黑了。而後又把她和李俊平還有一個不知名的正在嘔吐的女孩強行塞到警車的後備箱裏,只能蹲著,直不起腰,送進門頭溝看守所。

她被關押的監室裏,就有二十幾個學員,她的傷最重,年齡又大。她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沒吃沒喝六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晚,把她和不知名的四男二女放出來,到出門口時一個看守人員說:「你們幾個太幸運了」。後來聽說有好多學員被送到新疆等地方,杳無音信。

劉桂香沒處可去就又到大姑娘家。第二天,警察就來查找她,她走脫了。從此,她被逼迫的有家不能回,有親人不能團聚,有工資沒人給,靠打工維持生活,在外流離失所二年多後,才回到久別的家。從二零零零到二零零二年,單位三年沒給她一分錢,而且至今也沒給補發。

被綁架、野蠻灌食、非法勞教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十點多鐘,劉桂香在家,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張希坤和新湖北路派出所所長湯國慶和一女警察,謊稱是物業查水管的騙開了門,進來七八個人,不由分說到處亂翻,把電腦、打印機、切割機、兩台錄音機、師父的法像等私人財物全部搶走。當時法輪功學員徐世英在她家玩,一同把她們帶走,劉桂香被關到德州市看守所。

政保科科長吳振遠、張希坤向家屬要二萬元錢說放人,不交錢就勞教。

在看守所,劉桂香認為學法輪功沒有錯,做好人更沒有錯,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權利,就開始絕食抗議,到第十天的時候,在德城區公安政保科警察和看守所獄警、獄醫的合謀下,他們強行給劉桂香插管灌食。由犯人王文娟、獄醫姜偉等五人一擁而上,把她胳膊腿四肢綁在床上,四個人死死的按住她,姜偉插管,應插到食管裏,他插到氣管裏,憋的她喘不上來氣,幾乎窒息,再不拔出來,就斷氣了,他們一看就把管子拔了出來。當時鮮血噴的他們滿身都是,劉桂香身上也全是血。

劉桂香被警察獄醫們折磨的非常痛苦(無法言表),渾身無力,他們卻沒有受到一點良心的譴責,對老太太仍不放過,繼續迫害,又把她拉到德州市人民醫院插管灌食。一位醫生勸她說:「這醫院只要插上管子是不會給拔出來的,你有個好身體出去後,應該做你該做的。」劉桂香就進食了,就這樣他們又把她拉回看守所。

因家人沒有錢交,劉桂香被關押了兩個月,在十一月十日,由德城區警察劉大偉、段慧娟、還有不知名的女警共四人,給她戴上手銬押送到濟南勞教一年。經醫生檢查身體不合格,不收留她,警察劉大偉不甘心,私下對醫生說:「你們先收下,回去我們再商量」。勞教所還是不收,這樣又把她拉回德州。

劉大偉打電話逼迫劉桂香小女兒拿一千元錢去德城區公安局分局領人,她女兒為了母親,把家裏僅有的五百元給了劉大偉,才把劉桂香放回家。

因訴江遭多次騷擾

二零一五年十月底,因劉桂香訴江,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幾次到劉桂香的小女兒家敲門找劉桂香,其女兒說不在這兒,警察就追問劉桂香在哪住?其女兒無奈就說了,他們就又到劉桂香的住處國棉二廠宿舍去敲門,劉都沒在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晚七點多,湖濱北路派出所三個警察(其中一個姓張)去七十多歲的劉桂香家,要了手機號。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半多,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再次去劉桂香家敲門,劉問誰?說是派出所的。劉說你們還沒完了。警察說那是上級叫來的。沒讓進門。他們在門口呆了二十分鐘才走開。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號,七十四歲的德州法輪功學員劉桂香去北京,在車站身份證被查,說是有問題,叫劉桂香等著,並檢查背包和拍完照後才放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