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劉永清、張金英夫婦遭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二點多,山東省德州市運河經濟開發區鐵西南路派出所兩個警察身著警服到劉永清、張金英夫婦家敲門,說是「到家裏看看」正趕上劉永清出門,未讓警察進門。

劉永清和兩個警察同時下樓,途中,劉對警察說:你們不要再來了,你們迫害大法弟子是違法行為,後果你們自己承擔不起。兩個警察暗中用手機拍照,劉永清告訴他們不要拍。警察說就是證明他們來過了。

下面是劉永清夫婦信仰法輪功遭迫害的經歷。

法輪功學員劉永清,年近七十五歲,是德州市機床廠退休職工,和妻子張金英是在一九九八年一月份相繼修煉法輪功的。通過拜讀《轉法輪》,學法、煉功,注重心性修煉,不長時間身體都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張金英的痔瘡病,心臟病、頭疼、腰疼、腿疼,坐骨神經、婦女病(肌瘤開過刀)都好了。他們按照「真善忍」做人,與人為善,家庭和睦了。原來的病秧子、藥簍子,變成一個身心健康的人。他們夫婦至今已十九年了,從未吃過藥,打過針,心情愉悅,生活充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為了給大法鳴冤,還師父清白,劉永清和妻子張金英各自去了北京,卻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的一天晚上,劉永清獨自一人乘車進京護法。到了北京遇到了馮延軍和王清山等法輪功學員。

二十九日這天,劉永清和王清山為了上天安門城樓打「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的橫幅,散發資料,各自花了十五元錢買了門票。當排隊上城樓時被警察搜身,翻出了資料,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大院裏。這裏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看見劉桂香手拿小喇叭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警察手拿電棍打學員,從樓上扔東西扔東西砸等。

後來警察把劉永清塞進一輛車的後備箱裏,被拉到順義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把劉永清的衣服脫下,下身只穿一條秋褲,上身只穿一件單衣,把法輪功學員綁在室外車棚的柱子上,一直到了凌晨四點鐘。當時天氣寒冷,零下十五、六度,全身凍的麻木,都凍僵了,警察才叫他們進到屋裏,穿上衣服。開始審問他們家庭住址和姓名。第二天又把劉永清綁架到北京另一派出所裏,第三天被劫持到德州市駐京辦事處,第四天武裝部的一個人和他姪女女婿把他押回本地德州鐵西派出所。關押了二天二夜後,又把他關入德州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獄頭叫犯人彈他腦崩,狠撥拉腦袋,不讓睡覺。幾十人人擠在一個水泥炕上,連蜷腿、翻身都不能,吃的飯食也很差。劉永清被關押了四十多天,女兒出嫁和過年都不讓他回家,放他回家前還敲詐了二千元錢,還要了四百元錢的生活費,給劉永清的身心造成極大摧殘。

妻子張金英和柳長金、馮延軍一家四口,一起走上了到北京去證實法的艱難之路。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她們走散了,張金英就獨自走上廣場。來天安門廣場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在人群中,她一眼看到了馮延軍,媳婦、兒子、女兒,四口人同時被好幾個警察毆打,馮延軍被打的在地上亂滾,妻子被打的眼眶都發黑了,對倆個孩子也不手軟。張金英沒有被嚇住,擦了擦眼淚,毅然從懷裏掏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她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一邊打開橫幅。還沒喊完「法輪大法好」身邊就有好幾個身強力壯的警察搶走她的橫幅;她一邊跑,一邊從衣兜裏掏出幾十份真相資料,送給世人,世人不敢要,她撒向人群中。這時張金英被好幾個警察追上把她綁架到一輛警車上。車裏的學員很多,她們被拉到前門派出所。

這裏關滿了法輪功學員,剛一進大院,就聽見劉桂香拿著小喇叭不停的喊:「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一回頭又看見孫宏業,他滿臉是血,血還在往下淌,他在樓下站著。樓上有人不斷往下倒髒水,熱水、還有人拿一瓶醬往下倒,正倒在孫宏業的頭上、臉上,血、水、醬從頭上、臉上往下淌,樣子很淒慘,誰看了也會很難受。

在人群中張金英又看到了丈夫劉永清,他也來北京證實大法,為師父喊冤。她們夫妻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互相鼓勵。過了一會,張金英就被劫持到懷柔派出所,她又碰到一個德州學員,不知名字。警察給她們登記,逼迫把錢物品全拿出來。張金英把錢拿出一部份,有一個人問「還有嗎?」她遲疑了一下說:「還有」。這兩個字剛出。那個女警就重重的一個耳光扇在了她臉上。女警接著吼道:「到裏邊翻出來就不給你了!」接著就給照像。在第四天的夜裏十二點以後,派出所五個警察審問她,審了兩個多小時。第五天下午,來人告訴她,叫她收拾東西走。她給女警要自己的包,女警二話不說,又狠狠的打了她一個耳光。

從北京回家的第二天就是張金英女兒出嫁的大喜日子,親朋好友來了許多客人。老伴劉永清從北京回來被關押在看守所。下午家裏的客人還沒有走完。派出所八、九個人,還有機床廠南宿舍街道主任、保衛科主任侯保建一起闖進她家,叫她跟他們走一趟。這時管喜帳的人說:「你看,人家姑娘今天才結婚,你叫她明天去。」派出所當官的惡狠狠的說:「你是幹嘛的?滾!」而後就把張金英綁架到鐵西派出所。這兒還關了一老年大法弟子,他們打的她挺厲害。到了臘月二十七晚上,張金英女兒女婿請派出所吃了一頓飯,花了七、八十元錢,二十八放她回家。派出所養老院不讓走,又給她女兒要了一百元錢。

張金英丈夫劉永清遭受的迫害。他在北京關押時,臘月裏不讓穿衣服,在外面凍了一夜,對他的打擊和傷害很大,到現在一提起這事還挺害怕,不敢說。從北京回來後,先把他關押在鐵西派出所,後關押在德州市看守所。過大年也沒讓回家,四十多天後,勒索了二千多元錢,才讓丈夫回家。並把丈夫的工資扣了四年多,到現在一分沒給。

為了生活,張金英和劉永清只好到服裝廠打工。派出所、街道居委會、機床廠保衛科多次到家到打工處騷擾、搜查,把大法書全部抄走,逼迫寫保證書等。給張金英夫婦及家人造成極大傷害和痛苦,每天生活在中共的紅色恐怖中。如今,老倆口再次被警察騷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