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德州警察騷擾法輪功學員近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在山東德州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操控下,德州市各個公安分局國保、派出所等,以所謂「敲門行動」、「來了解情況、看有困難嗎、還煉功嗎?」回訪等藉口、以各種方式手段(照相、錄音、有電腦嗎?查看身份證、戶口、電話號碼等)對各縣市法輪功學員非法騷擾,給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每個學員及家人造成壓力和精神傷害,擾亂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影響了名譽。

一、德城區建設街派出所再次騷擾牛桂菊、張寶芝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傍晚,建設街派出所四名身著警服的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牛桂菊的門市店裏,說有人舉報你有法輪功的宣傳材料,牛桂菊反問誰舉報的?你們一次次上我的店裏來已經給我店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別人認為我做甚麼壞事了呢,我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有甚麼錯?你們以後不要再來了,後來這四個警察在牛桂菊家的樓下等著,非得上家去看看,當時有鄰居在場,給鄰居解釋說核對戶口,進屋只是對各房間照像,也未搜,只是說把東西都轉移了?坐了一會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建設街派出所警察曾騷擾過牛桂菊家門市部,問有幾口人和手機號碼就走了。

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五點,建設街派出所警察又去了張寶芝家。五月八日上午十點,警察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張寶芝,家屬說:不開門,你們不受歡迎,走吧。警察就走了。

二、車站派出所騷擾劉玉玲

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早八點多,車站街派出所倆個警察去敲劉玉玲家的門,沒敲開門,又去敲鄰居對門的門,警察問她家有人嗎?對門說沒人,只有一個老太太,給兒子看孩子去了,有甚麼事嗎?這倆個警察說謊稱說:看她房子的布局,想買房,又問有沒有房東的電話?對門說沒有,而後走了。

三、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騷擾11人

六月十四日上午九點,湖濱北路派出所三個警察,闖到原市二國棉宿舍譚長士家,說有甚麼困難嗎?問還煉功嗎?各屋亂照,最後把師父法像拿走,看身份證。

六月十五日,湖濱北路派出所三個警察一天去劉秀珍家三趟,家裏沒人。十七日又去敲門,各房間亂照,問還煉功嗎等?其丈夫說:煉!她煉功一身病都好了。警察還說二國棉有四人還煉。

第一次,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七旬法輪功學員譚長士,譚長士沒給開門。警察又騷擾對門的七旬法輪功學員劉秀珍,只有其孫女在家, 警察問劉秀珍情況,孫女受到驚嚇。

六月十日,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去張文燕家,其丈夫把他們應付走了,沒讓他們進門。

六月十二日,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去了趙淑平、代祥雲、付秀英。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騷擾劉桂香、聶素君(女)、孫敬榮、陳萍。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半多,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警察再次去劉桂香家敲門,劉問誰?說是派出所的。劉說你們還沒完了。警察說那是上級。劉說沒時間,我洗衣服去了,沒讓進門。他們在門口呆了二十分鐘才走開(第二次)。六月十五日晚七點多,湖濱北路派出所三個警察(其中一個姓張)去七十多歲的劉桂香家,要了手機號,劉給他們講真相

四點十分,湖濱北路派出所警察闖去聶素君家又照相,又問煉不煉,有沒有機器?

等四點多,又去孫敬榮家,進屋又照相,又問。孫說你們一次次的來,弄的我家不得安寧,我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哪有錯(第二次)?六月十五日晚八點左右,三人又去敲孫敬榮的家,沒見著人。十點多三人又去了,問還煉不煉,孫說這不能告訴你,還問其電話號碼。

五點,又去了陳萍家,進屋又照相,又問煉不煉功等(第二次騷擾)。六月十五日晚七點多,湖濱北路派出所三個警察去七十多歲的陳萍家敲門,陳不在家,其丈夫把他們應付走了。

湖濱北路派出所電話騷擾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黃建華的女兒。

四、長莊派出所騷擾李志強 砸門十多分鐘

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點五分,長莊派出所兩名警察闖到遭受四年冤獄剛回家的法輪功學員李志強家,砸門十多分鐘,進門未果。

五、東地派出所騷擾李俊平

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點左右,天下著雨,東地派出所二警察去敲李俊平家門,又去敲鄰居的門,問她(李)還煉法輪功嗎?最近你看到她了嗎?鄰居說她哪有時間啊,看孫子連飯都做不了。二十三日早九點多,倆個男警察又去敲門,沒見著人。鄰居又遇上說怎麼還沒完了呢?警察就到單位去找李俊平的丈夫,意思是說見個面,沒甚麼。李想給來的警察講真相就讓進了屋,並問他倆貴姓?不說。說是來了解情況。李說信仰不是自由嗎?我煉法輪功一身的牛皮癬都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哪有錯呀。一警察拿著閃著綠光的東西一直在照,李要求警察把那個東西關了,再照就壞了,說我又沒犯法,你們三番五次的來?勸倆警察多做點積德行善的事,比甚麼都好。懷裏抱著一週歲的小孫子被他們嚇得哇哇哭,警察自知違法走了。五月十五日下午六點左右,德城區動地派出所倆個警察手拿名單、印台、微型像機闖到法輪功學員李俊平家敲門,沒敲開門走了。

六、黃河涯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七人

六月十五日,黃河涯派出所又去龐海風家(多次騷擾),家中沒人,就告訴鄰居明天在家等著。六月十六日去了龐海鳳家,問還煉不煉功了,還問她兒媳(法輪功學員)。

六月十四日上午九點多,黃河涯派出所兩名警察去了二十鋪的大法弟子將紅香的家,問有甚麼困難,有電腦嗎,上網嗎,出去玩怎麼去,交通工具,問還煉不煉,還給將紅香和她兒子照相,問香爐。將說誰家沒有這個,初一十五燒香。警察在屋裏錄像,大概二十分鐘走的。

六月十九日晚,黃河涯派出所警察去了商春娟家。二十日上午又去了,商春娟說你們怎麼還幹這事啊?他們說:「我們也沒辦法,養家糊口」,並給商春娟照相,錄像、要手機號。商春娟說,沒有,手機上次叫你們拿走了(因訴江給抄走的)。警察說,我們這次不抄,就要手機號。關了錄像機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嗎?商春娟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一定記住。最終警察向商春娟的丈夫要了她的號碼。當天被騷擾的還有:葉敬鳳、劉麗華、張桂美等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