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善良婦女張秀琴、柳月萍遭跟蹤、監控和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德州市善良婦女張秀琴、柳月萍,只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中共邪黨迫害,包括被非法跟蹤、綁架、騷擾、恐嚇等。這一切搞亂了她們的正常生活,給本人及家人帶來不安定的因素與傷害。

一、張秀琴被跟蹤、騷擾

德州法輪功學員張秀琴,六十六歲,小學三年級文化,是德州市不鏽鋼廠退休職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抹黑、迫害法輪功,她非常不解,因為她的鄰居就是煉法輪功的,根本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二十五日這天,張秀琴又碰到鄰居。鄰居告訴她:「別相信電視上演的那些,都是造謠、污衊和誹謗。我給你一本《轉法輪》,你自己去看,去了解。」張秀琴把書拿回家,一口氣讀完了八十多頁,師父講的太好了,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讀完幾遍之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從此煉起了法輪功。修煉後,張秀琴身心健康,受益匪淺。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張秀琴和同修給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德城區剪子股派出所二警察綁架。他們把國保大隊張希坤、劉大偉等叫來,張秀琴給他們講真相,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你們抓好人是違法的。還沒說完,劉大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狠狠地往門上推撞,張秀琴的胳膊被撞傷,當時就不能動了,轉著筋的疼。然後把她帶到另一樓上,逼她說出家庭住址和姓名,她不說,劉寧和一圓臉警察上電腦上去查。下午把張秀琴拉到中醫藥去查體化驗血,而後關進德州市看守所。期間劉寧和一圓臉警察到看守所提審,威脅恐嚇張秀琴,不說就判刑等。他們還抄了她的家,被翻的亂七八糟,一片狼藉,搶走了二千一百元錢。在看守所,通過煉功張秀琴的胳膊才好了,關了張秀琴一個月,勒索女婿一萬元錢後,才把她放回。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因起訴迫害元凶江魔頭被德城區國保警察綁架關押在德州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洗腦班,強制迫害一個月。於六月二十四日前後回家,同年十月十三日,德州法輪功學員王玉芹、呂多美、陳玉蘭三人被德城區法院非法庭審後,張秀琴遭德城區國保非法傳喚,警察向其逼問柳月萍下落,並揚言要送洗腦班。

二零一七年,邪黨十九大前夕,張秀琴在一次回家後發現有幾個人在樓道裏拍照,張秀琴指出他們的違法行為。張秀琴還曾被新河東路七個警察進門騷擾。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前後,張秀琴發現都有人跟蹤,樓下也有蹲坑的便衣和黑車。六月十四日早上九點左右,德州市德城區新河東路七、八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張秀琴家敲門騷擾。

二、柳月萍被非法跟蹤和監控

法輪功學員柳月萍,女,五十六歲,是德州市煙廠退休職工。在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煉了法輪功,學法煉功後,師父多次給她淨化身體。曾經得過皮膚病、吐血、時常感冒等疾病,沒吃一粒藥都神奇的好了。她明白了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事事處處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尤其在工作中更是嚴格要求自己,過去廠裏的產品經常往家偷拿。學法後從不拿廠裏的一草一木,對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與領導和同事們和睦相處,多次受到領導和同事們的好評。他們都說:「煉法輪功的真是好人啊」。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實施「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後,柳月萍依據憲法賦予的權利,向最高檢、法起訴了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將其繩之以法,還法輪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的心聲,卻遭到以下不公正待遇。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點鐘,因起訴江澤民之事,德城區新河東路派出所三車警察去柳月萍家騷擾,家屬沒有給開門。十一月三日,柳月萍及鄰居的家門鎖眼,均被人用502膠水堵死,給家人帶來很大恐慌、不便。因警察多次綁架柳月萍未果,猜測堵鎖眼是警察所為。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十點,警察去柳月萍八十四歲癱瘓在床的母親家,準備綁架照顧母親的柳月萍,柳月萍出門,沒在。隔天,警察又去柳月萍家綁架未果。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晚,柳月萍被德城區國保警察綁架,關押在看守所,因身體不適、吐血等症狀,給她辦理了取保候審,次日放回家,但警察曾四次到其母親家騷擾,給老人和家人帶來很大影響。

十月十三日,德州法輪功學員王玉芹、呂多美(呂朵美)、陳玉蘭三人被德城區法院非法庭審後,國保警察給柳月萍打電話,叫其去一趟,柳月萍沒去。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十一點,警察兩次到柳月萍母親(癱瘓在床)家敲門,尋找柳月萍,之前去了她家,沒有見到人後,又多次騷擾柳月萍出嫁的女兒。十一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國保警察連續兩天恐嚇法輪功學員柳月萍的女兒,要其女兒逼迫其去公安局,並威脅週一(十一月二十八日)之前若不去就勒索兩萬塊錢。柳月萍最後不得不去國保大隊面對質詢。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臘月二十九),柳月萍去女兒家,一女警來敲門聲稱是查戶口的。其一直被非法監控。五月十三日前後,柳月萍發現都有人跟蹤,樓下也有蹲坑的便衣和黑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