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德州市王愛軍遭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法輪功學員王愛軍是德州市車站一名職工,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煉功前患有多種疾病,生活無望。煉功後身心受益,疾病全無,對生活充滿希望。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迫害後,她卻遭到多種迫害:綁架、抄家、關押、勒索、洗腦、戴手銬、騷擾等等。

下面是王愛軍遭迫害經歷:

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找到了生命的歸宿

王愛軍是一個很內向的人,性格比較倔強。結婚後,生活並不像她想像的平靜和諧美好,原來憧憬的生活和現實拉開的距離太大。她總是愛生悶氣,因為一點小事就想不開,每次生完氣都覺得自己命運怎麼這麼苦,別人都有母親說說,她沒有,真的感覺活著沒意思。日積月累,積怨漸深,因長期的壓抑,身體出現嚴重失眠、腰疼、厭食、貧血、頭暈等。在單位點完名她都得在原地站一會才能走,工作的時候經常頭暈,有兩次痛苦的無法工作,不得不被同事送回家。家務活也沒力氣幹,有時盆裏泡著衣服好幾天也不願洗,精神接近崩潰的邊緣,不願意活了。有一次她偷偷的把繩子掛在門框上邊,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繩子都掛上了,看看身邊的孩子,她知道不能死,死了孩子怎麼辦?只能拿下繩子狠狠地哭上一場,那時不知在這種痛苦中哭過多少次。孩子六歲的時候,她身心疲憊,真的是生不如死,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在想為甚麼老天爺對她這麼不好,為甚麼命這麼苦,人生的路看不到一點希望。

可是未來永遠無法預料,沒想到王愛軍灰暗的人生,在一九九七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從來不敢渴求的事真的出現了。同年夏天她和鄰居聊天時鄰居向她推薦了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建議她試試。王愛軍問這得要多少錢啊?鄰居說法輪功義務教功不要錢。這麼多年的痛苦不要錢還能治好病,王愛軍真的不太相信,但病痛中她也找不著別的辦法了,於是她請回來一本《轉法輪》

那一天當王愛軍翻開這本書拜讀後,卻發現這不是一般的書,《轉法輪》不僅教人做好人,最重要的是書中講明白了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人為甚麼得病和造成痛苦的來源,人生的歸宿是甚麼等等。多少年她苦苦思索卻得不到其解的困惑一下子全明白了,那種喜悅難以用語言來表達。當時也想不起要治病了,就想好好看看這本書。這樣不知不覺一個月,她身上的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飛了,真的是無病一身輕,這麼多年沒有治好的病一個月竟然好了,完全好了,太神奇了。

她漸漸的放下了對丈夫的怨恨,開始重視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和缺點,對待家庭和同事間發生的事,都用大法「真、善、忍」來衡量,家庭關係也有了改善。從此不再抱怨生活,天天樂呵呵的,性格也開朗了很多,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修煉法輪功至今,二十一年來,她從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出現不適也很快就過去。有一次在單位上班因工作勞累,她發了很高的高燒,身體非常虛弱無法工作,回家後向內找歸正自己的不足,煉了一套功法,晚上就好了。第二天正常上班了。修煉法輪功後,她身心健康,為國家、為單位節省了大量醫藥費。

風雲突變法輪功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卻發動全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污衊誹謗造謠抹黑,導演「天安門自焚」騙局,毒害世人,王愛軍看到後,震驚不已。她看著自己健康的身體和愉悅的心境,她深信大法師父是最正的,電視上演的全是胡說,她認識的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沒有一個出現過自殺等不好的事情,相反他們在單位中是優秀員工,在家庭中是好丈夫、好妻子。王愛軍正是因修煉法輪功後,才能做到如一日的伺候老人,為他人著想關心別人,法輪大法是真正能讓人重德行善的高德大法啊,作為一個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應該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把真相講清楚。

王愛軍遭綁架、關押、洗腦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在江澤民鋪天蓋地的迫害下,王愛軍被迫流離失所。後來在租房處代官屯處被人誣告,遭警察非法綁架。二零零一年大年二十八由鐵西派出所警察五六人開著多輛警車,把院牆推倒強行入室。警察知道她的身份後,不由分說就打了王愛軍一個耳光。同屋的人要求警察出示證件,警察氣急敗壞把一女法輪功學員按倒在沙發上,用棉被蓋住頭,用勁捂住她的嘴,使她幾近窒息。王愛軍上前制止卻被警察強行戴上手銬送到鐵西派出所。後又把她送到第三刑警隊,逼迫她放棄修煉、寫保證書等。在刑警隊警察說:「你只要說不煉了就放你回家,煉就送看守所。」王愛軍沒有答應。到了晚上他們再次對她非法審訊,王愛軍還是不放棄修煉,警察就抓住手銬使勁把她拽起來,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她的手腕上,手銬死死的卡在手腕的骨頭上,疼得她大聲喊。警察卻惡狠狠地說:「大晚上喊甚麼?」她被關押了一天一夜。期間不斷的挑撥她的家庭關係,還多次侮辱她,毀壞她的名譽,然後把王愛軍綁架到德州市看守所。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外面全是歡慶的鞭炮聲,而王愛軍卻因為做一個好人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她絕食三天,警察們說「再不吃飯就插管灌食」。半個月後,警察欺騙說要放她回家,沒想到從看守所出來後直接把王愛軍劫持到德州市國泰賓館洗腦班。

王愛軍一看自己被騙抓住門把手不放,五六個身強力壯的警察一哄而上,拽胳膊、摳手的,拉拽很長時間,硬把一個不讓吃飽飯的弱女子頭朝下拖上樓。警察卻幸災樂禍的說:「餓的還是輕」。在洗腦班關押一個月時間,她失去了人身自由,天天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寫批判材料等,國保警察竟然還以此為要挾勒索一萬塊錢,王愛軍家實在拿不出來,最後勒索她兩千元才作罷。

看望朋友遭綁架勒索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大年剛過,王愛軍聽說朋友因為給世人神韻晚會光盤而被綁架,朋友的丈夫因此受到很大驚嚇,處於關心,她和王玉芹去朋友家想安慰家屬,沒想到剛到朋友家,德城區公安局張希坤、劉大偉、王文軍等十來個警察突然闖到她家,強行將倆人綁架到德城區剪子股派出所非法關押。

二月十日上午,德城區國保劉大偉和新河東路派出所姓張的警察把她的家給抄了。隨後國保女警段惠娟、劉寧帶領兩名男警察(其中一個姓馬)把王愛軍和王玉芹帶到德州市十三局醫院強行查體,結果查出王愛軍身體有問題。即使這樣也沒放她回家,而是又把她送回剪子股派出所關押。待王愛軍的家人得知情況找他們要人時被敲詐勒索一萬元錢(王玉芹家人也被勒索一萬元)。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是張、劉等人的一貫伎倆。

依法控告迫害元凶遭報復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司法新政開始實施,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通告「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王愛軍處於對法律的信任,對公平正義的渴望,決定要用法律來保護自己應有的權利。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公民有向國家機關控告國家機關或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的權利,這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

於是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份,為了讓人們能分明是非善惡,還大法清白而向中國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可是沒想到她的正義之舉卻遭到了江澤民的報復。

同年十月二十七日,新河東路派出所警察因為訴江而闖入王愛軍小區騷擾,在沒有找到本人的情況下,二十九日早上八點多,警察又闖到她父親家去找。她父親七十三歲得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看到一幫警察到家裏來,老人家很是害怕。王愛軍聽說後給警察打電話詢問情況,劉姓警察欺騙她說:「我和你弟弟很熟,你到這來一趟就是問問情況就回去,沒甚麼事」。在遭到王愛軍拒絕後,他們收起偽善露出真面目說:「我們去過你單位、你家、和你爸爸家,而且都安排了人盯著你,你哪也回不去了。你不來人就不撤,你甚麼時候來了,我才讓人走。」出於對家人的擔心,王愛軍不得不去派出所面對。

到派出所後,警察王宗敬把王愛軍帶到審訊室,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拿著她的訴江狀對她非法詢問。王愛軍質問他們為甚麼我寄往最高檢的信件在你們手中?他們不敢回答。王愛軍向他們講述了自己多年來遭受的迫害。並說上次的拘留證我撕了,如果留著那就是你們迫害我的證據。警察竟然囂張的說:「那次沒了沒關係,這次再給你開一張。」

他們逼迫王愛軍的丈夫和兒子給她採指紋採血,並恐嚇說:「你們不弄我們這些人就動手了」。隨後他們竟然非法去王愛軍家搜家,在甚麼東西都沒有抄到的情況下,仍然非法拘留王愛軍十天,所謂的罪名是「尋釁滋事」王愛軍在家正常生活怎麼會尋釁滋事呢?隨後將她送進德州市拘留所。剝奪了她的人身自由。

王愛軍出來後沒想到他們向「文革」一樣實行連坐制度,又給她單位多次施壓,讓她放棄伸張正義,給單位領導帶來很多麻煩,也明顯違背了法律。

在「敲門行動」中遭非法騷擾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上午,新河東路派出所警察到單位去找王愛軍,當時她沒在,他們就叫王的主任找她,又給她丈夫打電話騷擾家人。

在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多,德城區新河東路派出所給王愛軍的丈夫打電話要家訪,被王拒絕,丈夫又害怕又生氣和王愛軍吵起來。

二十六日早上八點多又給王愛軍丈夫打電話,她拿過電話對他們說:你叫甚麼名字、警號是多少?警察說:「你需要甚麼東西我去看看你。」王愛軍說:不用來看,我們家不歡迎你,昨天你的一個電話讓丈夫要跟我離婚,你是不是要讓我家妻離子散啊,上次你們到老父親家把他嚇得住了十多天的院,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們是不是非要整出人命來才罷休啊!電話裏說:「我再問問領導」。王愛軍說:你的領導是誰,所長叫甚麼名字,我這就去找他,沒等說完就掛了電話。不到半小時片警王宗敬共四人,兩男兩女來到王愛軍家,王問其姓名和警察證,女警說:「丈夫是她的教練」。王愛軍說:你們來的正好跟我倆一塊去離婚,既然你們來了就聽我說說二十年的心裏話。王愛軍講了怎樣煉的法輪功,在大法中親身受益的體會,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講了自己和家人受迫害的情況,以及大法弘傳等等。他們聽完真相後,改變了態度,保護大法弟子,臨走時還囑咐王愛軍的丈夫要多幹活,別著急的關心話。

一次次的非法騷擾、綁架、給王愛軍的家人帶來很大的傷害,家人天天擔驚受怕,渴望政府能分清善惡,渴望過上安定日子。

迫害法輪功是罪魁禍首江澤民,以上牽扯的警察也都是被謊言欺騙和利用了,法輪功學員沒有怨恨,只是誠心希望你們早日明白真相,看清形勢,不做江澤民的替罪羊,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