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二十四年 身心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聽九十多歲的父親說,我在兩歲時得了一場大病,偶遇一位老奶奶,據說有點道術,很難求。在我將離人世時,老奶奶正好到我家,看到很多人在議論甚麼,她上前說,讓我看看,順便找了個做活的大針,在我身上連續扎了二百多針,我突然醒了,免了一死。當我長到十歲時又得了大肚子脾,因家庭兄妹多比較困難,無錢醫治,硬是挺過來了。一九五七年春在中學讀書又趕上流行瘟疫,一週不吃不喝,有的同學被死神奪去了生命,我又活過來了。

我現在七十多歲了,受主佛恩賜,得到了大法,身體健康,精神好,這不是後福嗎?

一、祛病健身的神奇

我一九四二年出生,一九五零年上學,在十二年的學習生涯中,灌輸了滿腦子黨文化,甚麼神、甚麼佛,一律不相信。可心裏深深記著父母的囑咐:行善事做好人。我從教三十五年,為「名」的心太重,沒命徹夜的工作,把身體搞的很糟,心臟、五項指標不合格,胃病、神經性頭疼、咽炎、關節炎等疾病,辦公桌上全是藥,總有活一天賺一天的感覺。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日,我正在寫開學演講稿,鄰辦公室一位老師對我說:你整天說頭疼,又找不到好氣功,聽說咱市來了一位有名的氣功大師,能在小腹部位下法輪,二十四小時常轉,你沒時間煉,法輪煉你,是「上乘功法」。

我一聽豁然開朗,十年前聽到的「上乘功法」終於找到了,於是放下手頭的工作,騎上自行車奔報名地點,誰知好幾處都在報名,可能有的人看出我的匆忙,就問,你找誰?我說我要報名學氣功,甚麼功?我說要學法輪功,就這樣報上了名。次日(三月三日)八點鐘,要到地區軍事禮堂聽師父的帶功報告。平時我騎自行車要半個小時,可當時不知為甚麼,車子輕的不敢蹬,一邊的頭也不疼了,眼睛看到路邊的環境也清晰了,二十分鐘到達地點。

師父走上台的第一句話,聽說你們讓來聽報告的學員交了五元錢,我可沒收一分錢,我今天是義務為大家做帶功報告。

師父講的每句話沁入心中,然後讓我們伸手跺腳,給我們調理身體,立即感到全身發熱,非常舒服,另一邊的頭也不疼了。心想,這可是我要找的。

在前兩堂課時,我總是發睏,我覺的奇怪,這麼好的法,我怎麼總睡覺呢?緊接著師父說「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1],「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1]。正如師父說的,困擾我多年的頭疼一下子好了,二十四年來沒吃過一粒藥。這不是奇蹟嗎?

由於在常人中爭名的心太重,吃不好、睡不好,造成嚴重的胃病,一般早晨不吃飯,因吃點東西就燒心,有時喝水都不痛快,中西醫都看了,說是胃嘴那有毛病。自我感覺也不好,聽了師父兩堂課,胃不難受了。

師父為增加我煉功信心,在第四天早晨六點二十分我將要起床時,讓我看到師父從我胸口拿出的那個血塊。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躺下又起來連續三次,師父微笑著坐在我的床頭,手裏將拿出的血塊放到盛有半盆水的面盆裏,並告訴我,就是這個血塊,我反覆問師父,就這一塊?師父笑著說,就這一塊。我心想,這不是夢吧,明明白白我已經睡醒了,當時我也不知怎麼表達了,就對老伴說(他與我一起聽了師父傳法的報告),這是天大的奇蹟呀。

當時我肚子感覺很空,早晨我就吃了一個饅頭,一碗飯、一塊年糕、一個雞蛋,才感覺肚子裏不空了。從那天起到現在二十四年了,從沒感覺胃不舒服過。

三月十日,師父在我地的講法就要結束了,八天講了十節課。臨結束前兩天,學員希望跟師父合影留念,當地氣功協會決定要收每人十元錢,師父聽後,考慮到外地學員的消費問題,說,咱們學員中有沒有懂這方面技術的,學員們只拿點材料費,儘量少花點錢。最後學員們只交了一元錢,留下了珍貴的紀念照片。照相也是很辛苦的,師父滿足了十組學員的合影。師父上車要走了,到其它地方去傳法。有位學員攔住了師父的車,懇求師父和他們全家照一個合影。在場的服務學員說,如果都是這樣的話,師父就太辛苦了。師父微笑著從車上下來,滿足了學員全家的要求合影留念。從點點滴滴小事看出師父的寬闊的胸懷和偉大的人格。

佛法無邊,奇蹟連連。一九九六年冬季,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將《轉法輪》抄寫了一遍,當抄到第九講最後兩頁時,突然七百多度的眼睛看不清了,我以為眼睛疲勞了呢,洗把臉還是不行。乾脆把眼鏡摘掉,再看書,比原來還要清楚。從那天起,甩掉了高度的近視眼鏡,現在我讀袖珍版的《轉法輪》,很輕鬆。

我原來體重不足百斤,現在體重一百二十斤。這種奇蹟的表現,科學是解釋不了的。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只有自己精進、再精進。在我身上奇蹟很多,僅舉一例,不一一贅述。

二、道德昇華

我租住學校的公房,得法修煉後兩次分房的機會,我按師父的教導都讓給了住房更困難的同事,最後一次分房的機會讓給了愛人在外地再沒有分房機會的同事。說實話,我有一雙兒女,住房也挺緊張,我們四口擠在一起。再說,房子的指標是領導特意給爭來的,因我已經讓過幾次了,我要了也在情理之中。師父的話在我大腦中浮現:「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無怨無悔,做事情先考慮別人。同事很感激我,我只是說,要不是學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我用自己的言行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境界得到了昇華。

我是學校的一把手,九十年代正是老魔頭江澤民提倡悶聲發大財的時機。推銷報刊的、學生試卷的、做校服的等等絡繹不絕。上級壓著抓住時機辦工廠字號,同事也說,多訂多回扣,多給大家發福利。在這紛亂的環境,我必須把住,師父讓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只有保住學校這塊淨土才能教育好學生,贏得學生和家長的信任,社會對學校這塊淨土的認可。於是我對具體經辦人員提出要求:訂報刊、試卷種類份數要壓到最少,工裝、校服價格控制到最低,絕對不要回扣。因此同事給我了個外號叫「老僵化」,在抵住歪風邪氣、亂收費的問題上得到了同學和家長的好評與尊重。這給我講真相勸三退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這是大法的感召力,是師父的恩賜,才有了我明智的舉措,道德的昇華。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頭利用共產邪黨對大法弟子全面迫害,七月二十日凌晨抓捕了我市二十多名學員。眾多學員站在省政府門前無人接待,下午省信訪辦才接待了我們五、六位同修,我們指出了司法部門的違法行為,談了師父的偉大與清白。我們自身的受益,對社會不良風氣的改善帶來的好處。當時幾位接待人員沒法否認我們反映的實際情況,並聲稱我們也知道好,但明天下午你們不能再來了,再來就不是這樣對待了。就這樣一場鋪天蓋地的非法打壓開始了。

在這嚴酷打壓中,大法弟子利用不同方式講真相救眾生。我利用自己的優勢給各級政府寫信、給公檢法、看守所、監獄寄真相資料,給自己工作過的地方的同事、教過的學生講真相、做三退;乘公交、出租等藉機會講真相救人。一次,我去參加婚禮,一路給公交車司機講真相很痛快的接受了退出了黨、團、隊。他退後給我說了一句:我姐姐也是煉法輪功的,講了多次,我沒有退,你今天講了,我退了。

通過這件事我真的明白了,三退不是只走形式,救眾生是關鍵所在。散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不管對方當時態度如何,都不會白做,起碼對生命得救做了鋪墊,一旦聽過真相的生命內心明白了真相,自然再遇機會就得救了。

二十四年得法回顧,要敘之事太多,因時間及篇幅所限,不一一贅述。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拜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