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結善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我永遠記的那天,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一,我去婆婆家,婆婆說,你老嬸給你大姐夫拿了本書,你看不看?我想過年閒著也是閒著,那就看看吧。

把書拿回家後,我和丈夫誰有時間誰就看,丈夫看了一半,就不看了,我還繼續看,越看越想看,不長時間,姐夫來了,我就把書給了姐夫,但心裏還是想看《轉法輪》書,於是,我又讓嬸子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書。

當時嬸子一家人全信,是因為老叔得了肝癌,被醫生判了死刑,回家等死時,有大法弟子跟我老嬸說,「你給他讀《轉法輪》。」老嬸坐在老叔跟前讀了三天的《轉法輪》,老叔自己就能坐起來看書了,老叔堅持看書,病好了,他們全家人都信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我當時學法煉功,甚麼也沒想,每天看書再加上煉功,時時刻刻按照師父講的做,不知道甚麼時候起,我坐月子時留下的風濕病、手腳麻木,身上就像有蟲子在爬的感覺,打針吃藥都不見好轉,還有心臟病,全好了,幹活不累,身體輕飄飄的。

放下情的執著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因為法輪功剛傳到我們那,因為迫害,不少人都沒有堅持下來,我們那地區有位大法弟子,很精進,走到哪,講到哪,一直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在外面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年了還是那樣,一點都沒有被破壞。

由於江氏集團的迫害與騷擾,叔叔以病的形式走了,他的家人也不再學法了。叔叔走了半個多月後,有一天,我在地裏幹活,我看見他出現在西南的天空中,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邊,他對我說:「你告訴我家人,我沒有遭罪,在地府呆了七天,師父就把我帶出來了。」當時我在想,該怎麼和他的家人說呢?

一直到了第三天,我才跟他大兒媳婦說:「你公公,他沒遭罪,已經去他該去的世界了,我老叔這三天他都在那站著。」說完,我就看到他就到西北方向打坐,像有霧一樣的東西罩住了他。

過了幾天,他燒三七時,我們都到墓地去,我看到墓裏甚麼都沒有,他還在那裏打坐,看著我們這些人。我嬸子一直在哭,我指著他打坐的方向說:「您對著這個方向想說甚麼就說甚麼吧,我老叔都能聽到。」我們燒完紙,霧又將他擋住,後來他就到那個世界去了。

母親生病了,我心裏總是放不下,師父點化我,讓我看到了我前世的父母和當時的社會形式,也看到了母親前世是個修煉人,今世也得大法了。看到兒子的前世是一條白龍,為得大法而來,雖沒有正式走進大法,也非常支持法輪大法。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在看到了前世的一些景象,我放下了對母親的執著。

家人受益於大法

我看到了我丈夫的前世是一位歷史名人,丈夫的根基很好,看《轉法輪》書,看了一半,就不能吃肉了,而且看到書上的每一個字都是「佛」字,因為他貪吃,不學法,不煉功,但出去證實法,給人講大法真相。

我的女兒上初中時就是團員,開始三退就將團退了,團費也不交了,高中時除了女兒,全班都是團員,老師讓從新入團,她就是不入,到了大學,老師讓她入黨,女兒告訴老師,她不是團員。女兒後來在鐵路上工作,成為了一名有編製的正式工。這都是相信大法得的福報。

二零一四年過年,丈夫在外地因腳後跟骨折,醫生讓他手術下鋼板,丈夫不同意,於是回到家附近的門診,有祖傳接骨的藥膏,大夫看完拍的片子說,不用手術,吃藥養三、四個月就好了,但這兩年都不能幹活,回到家吃了兩個月的藥,腳還是腫,又去拍了個片子,不但沒有好轉,還錯位了。

我外甥女是學醫的,建議我丈夫趕緊做手術,如果發炎後果不堪設想,於是我對丈夫說,現在你是看法輪功的書,還是去醫院做手術。他說看書,第二天早起,就開始看書,看到第三天早上,我在廚房做飯,他把雙拐扔了,走到我跟前,我說,你怎麼不拄拐了呢?他說拿拐倒累。這是奇蹟。

豬仔重生

前幾年,我家養了幾頭母豬,有一年冬天,母豬快產仔了,就要勤到豬圈裏看看,尤其是冬天特別冷,有頭母豬提前兩天產仔,豬仔被發現時,東一個,西一個,哪都有,都凍死了,丈夫準備都扔出去,我說,咱倆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回去燒火,你把豬仔都拿屋裏來。

我進屋邊燒火,心裏邊念叨:「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個豬仔,一上午全活過來了。以前丈夫看了一個關於大棚裏的黃瓜凍死了,大法弟子在大棚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黃瓜都活了的文章,當時丈夫不相信,現在親身經歷過了。

做保姆 結善緣

在外打工時,我會給有緣人講講神傳文化,然後再講到大法,這樣比較好接受,然後再三退,早晨早起到附近的公園煉功,有不少人看到,有的人說:法輪功又回來了。

我也做過保姆,當時我護理的是一位九十九歲的阿姨,她有三個女兒,但只有我和老人住在一起,我每天都會給她刷牙,因是假牙,頓頓都刷,晚上用熱水給洗腳,因阿姨的腿摔壞了,坐在輪椅上,大小便都要人倒,不能自理,我的工作除了做飯,再就是洗洗我們兩人的衣服,剩餘的時間我就看書,每天晚上煉功,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人的三女兒離我們住的地方很近,每天都來一次,我護理她3-4天的時間,阿姨對我說「小俠,你有功呀,我的腳開始消腫了,你看腳都出褶了,你刷完的牙,我帶上都冒涼風,可舒服了。」我說:「阿姨,那不是我的功勞,那是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管你了,要謝謝師父。」她還說,你沒來的時候,我就看見一個老太太齜著牙,還有一個女的穿著旗袍,扭扭的就過來了,可嚇人了,但從你來,就看不見了。

當她的姑娘來看她時,老人就和姑娘說,我不用吃藥了,我的腳消腫了,牙齦也不痛了,都是小俠給我洗好的,小俠還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女兒說,小俠讓你念啥,你就念啥。她還謝謝我。我說不用謝我,要謝謝我們的師父,你們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真相自動廣播

我每個月有四天假,回家需要坐二個小時的火車,再坐二小時的汽車,回家時,我會在包裏裝大法書,還有廣播,廣播裏有大法弟子歌曲,神傳文化,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故事等。

剛上火車,車一動,我就聽到車廂裏響起的大法弟子的音樂,接著就開始播講神傳文化,孔子教育學生,還講一個人借別人錢不還、死後做牛還債的故事。

當時我還在想,這個車的車長或廣播員是大法弟子吧,從我上車到我下車,要經過四站地,每到一站停車就不播放,列車開動後,就接著播。說來也怪,車廂裏的人都靜靜地聽著,沒有說話的,就連火車上的銷售人員在車廂裏走,都不叫賣。

當我下了車,走在站台上時,廣播又開始講了,當時我在想怎麼站台也在講,是不是全國都在講呀,我仔細一聽,原來是我包裏的廣播在講,可是我走的時候,廣播明明沒電了呀,但卻講了一路,真的太神奇了,這都是偉大的師父做的。

賣水果的大姐牙不疼了

我在市場賣菜,身邊是賣水果的大姐,中午吃飯時,我們一般是換著吃,互相都照應著,有一天,我問身邊的大姐,「中午吃甚麼飯呀?你先去吃吧。」她說:「中午我不吃了,我牙疼,你去吃吧,我給你看著。」

我一聽她牙疼,我就走到她跟前,和她講我表姐夫的事,「我表姐夫是黨員、大隊幹部、退伍軍人,本村的大法弟子給他真相讓他三退,他就搖頭,有一次,表姐夫牙疼半個多月,怎麼吃藥呀、打針呀,都不好,本村的大法弟子知道了,又去他家給他講真相,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當著大法弟子的面還是說不信,大法弟子走後,牙疼的實在沒有辦法了,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念了二個多小時,不那麼疼了,繼續念,真的好了,一直到現在,牙一直沒疼過。」

大姐聽了高興地說:念甚麼,你也教教我。我一字一句的教她,到下午三點多鐘時,大姐告訴我,她的牙不疼了,我要給她三退,她說沒念過書,甚麼也不是,賣果子算賬都是靠背的。她向我道謝,說我是個好人,我說,別謝我,謝我的師父吧,是我的恩師讓我做好人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