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得大法 多多救人報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我1967年出生,是泡在無神論的毒液裏長大的一代人。修煉前我對甚麼都不信,大法真相資料我從來不看,看了也不相信,還說怪話。

我的小姑姐是大法弟子,她對我講大法的真相,講大法的神奇與美好,我根本聽不進去,礙於面子有時敷衍她一下,對六道輪迴這些說法根本就不懂是甚麼意思,更別說相信了。更不會去想「我是從哪裏來的、要到哪裏去」這類高深的問題,我完全迷失在紅塵中。

一場突然從天而降的大難徹底的改變了我及我的人生。

大難從天而降

2012年7月26日那天,我正在午休,突然我的胃、背、肚子和腰等多處劇痛,疼的全身大汗淋漓,我只好拖著沉重的腳步去了市裏最大的醫院檢查。結果確診為腹膜後惡性腫瘤,並且是個10x9.7x16.7釐米的巨瘤,必須馬上做切除手術。醫生還告知:這種瘤子就像韭菜一樣,長了割,割了長,而且放療、化療對它都無效,因腫瘤緊挨胰腺部位,手術難度很大,一般只有百分之三的成功率,術後的成活率也不到一年。

這一晴天霹靂使我萬念俱灰!天哪,我才45歲呀,生命就走到了盡頭了?全家人都陷入了一片恐慌和痛苦之中。雪上加霜的是:在即將做手術前,又查出我的血型是B型RH陰性,屬稀有血型,俗稱「熊貓血」,醫院血庫根本沒有這種備用血漿。

尋找這稀有血漿得等一段時間。在這焦急等待期間,除了要忍受身體上的痛苦以外,更承受著精神上的巨大折磨,死亡的陰影時刻籠罩著我,吃不下,睡不著,終日以淚洗面。

大法師父救了我!

在這絕望的時刻,我的小姑姐來了。她不容置疑的對我說:「現在誰也救不了你,只有大法和大法師父能救你!你從現在開始誠心敬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會有事的。」她給了我一個「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還帶來了大法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音,讓我好好聽。

以前我根本聽不進去這些,此時我卻毫無異議的都接受了。那晚我躺在病床上,用心聽師父的講法。聽著聽著頓時感覺好像全身一下輕鬆了,沒有了疼痛感。那一夜我睡的特別安穩。

更神奇的是第二天一大早醫院方告知:血庫有我需要的血了。

2012年8月3日,這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這是我重生的日子:這一天,經過五個小時的手術,醫生們從我體內成功的摘除了一個有兩個拳頭般大的瘤子。這一切都是我相信了大法好得的福報。大法救了我,師父救了我!

為甚麼這麼說呢?與我幾乎是同時查出患有類似病的還有我家兩個親戚,他們的情況都遠沒有我嚴重,就是因為他們不相信大法,不接受大法,先後離世了。真令人惋惜。

劫後得法為治病

經歷這次生死大難,我那根深蒂固的無神論世界觀被徹底的顛覆了,也讓我的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們全家人都支持我修大法,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來。

術後的我橫下一條心學法煉功,如飢似渴的讀著《轉法輪》。此時我才真正的看進去這本書,真正的理解了這本書的份量。但我還是放不下治病的心,一邊學法煉功,一邊吃藥。同修們看我是剛進門的新學員,沒有任何人讓我不吃藥,我每天背著在家熬好的中藥去學法小組學法,到點了我就去喝藥。

大約半年以後的一天,在學法點上,到了我該去喝藥時,坐在我旁邊的一位老學員嚴肅的和我交流。老同修的話引起了我的反思:是啊,常人吃藥是把引起有病的業力往裏壓,而煉功人是要把推出來的業力消下去的。師父在《轉法輪》也講了:「你得真正按我們這個心性標準去修煉,才能達到健康的身體,才能達到真正的往高層次上走的。」我一邊吃藥一邊煉功怎麼能真正達到祛病健身的目地呢?怎麼能達到向高層次上走呢?

雖然在法理上悟到了,但是還是做不到。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逐步提高。一年以後我終於把我所有的藥都停了。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吃藥與不吃藥的道理,自然就不吃藥了。根本不像邪黨誣蔑的那樣:法輪功不叫人吃藥。

雖然此時我的學法還很膚淺,但隨著學法的深入,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不是這個地方的人,我的家在天上,我要回家,我要跟師父回家!這個願望非常強烈,同修們都說我這個念很正。

背法得法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到了2016年。雖然學法煉功快三年了,我也懂得了許多的法理,在修煉上自己也有一點提高,但我總覺的自己與法隔著一層東西,沒有看到大法的更深的內涵,大法到底是甚麼?我說不清,有時學法還打瞌睡。自從自己有了想「回家」的念頭以後,我有了一個更強烈的念頭:要背法,我要把《轉法輪》這部法背下來!

真是心想事成哪,這個正念一出,師父就安排了我們學法點要成立一個背法小組,2016年11月,我們的背法小組正式成立。一開始大家說一天背一頁,我心想照這進度,那背完一遍《轉法輪》得一年哪,太慢了!我給自己規定一天至少背兩頁。

背法是神聖的,絕不能為了進度而背法,方式上也不能太隨意。我背法時,端坐在坐墊上,手裏捧著《轉法輪》,一心一意的背。通過背法,師父打開了我的智慧,過去在讀法時看不到的法的內涵師父一層層的展現給了我,「玄關設位」,「周天」等章節我以前根本看不懂,背法後,自己漸漸的明白了這些章節我應該知道的內涵。

背法消除了自己學法的障礙,覺的自己在法中突飛猛進的提高,而且背法的進度很快。到目前,我已經不費勁的背了好幾遍《轉法輪》了。同修都說,我是新學員,師父看我有背法的正念,打開了我的智慧,在幫我往上拔呢!是啊,真是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背法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一次在小組背法,同修們讓我背第二講,我一口氣順利的背了六頁,大家都誇我背的好,自己這個歡喜心一下子就起來了,有時背的結巴了,不好意思的面子心又起來了,雖然及時修下去了,但知道這樣做是對背法這麼神聖的事情不敬,我以後再也不在同修面前顯示自己了。

背法的好處太多了,我一定要把這部宇宙大法一遍一遍的背下去,背到圓滿的那一刻。

修好自己多救人

隨著背法,自己對法理有了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的飛躍,修煉狀態也有了一個本質上的提高。這反映在幾個方面。

剛開始修煉時,只知道自己要做一個好人,我從善待公婆開始,處處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公公健在,婆婆有中風後的輕度後遺症,手腳不太便利,我每天早起為他們做好早餐,等他們從公園散步回來,一日三餐盡我所能做好。可婆婆還說風涼話:「啊,有吃的就不錯了,還挑甚麼?……」一開始聽到這些話,我氣的都懶的看她。隨著心性的提高,我不再煩她了,我提醒我自己:那個煩她的我不是真我,是我要修去的假我。

觀念一轉變慈悲心就出來了,我看著她都可憐:滿臉皺紋,老態龍鍾,手腳不便……,一下子我眼淚都出來了,所有對老人的怨言都沒有了。寫到這裏我眼淚又流出來了,人在世上真是不容易啊!

我體會到,按照大法的正法理去修,去執著心真的並不難。

開始我始終認為,時時牢記自己是個大法弟子,自己各方面都做好了,就是證實大法。

2016年夏天,我的心臟突然跳動異常,非常難受,後來一下感覺好像心要跳到了喉嚨上,卡在那兒上不來氣了。我立刻說:我要證實法,心臟你不能這麼跳,我是修煉人,這樣做是給大法抹黑。念一正,心好像一下就從喉嚨跳下去了。人也不難受了。

2017年4月,突然又發生心跳過速的現象,而且嘴唇發烏,我立刻告訴自己:這不是病,這是對我的考驗,出現這種假相看你如何對待!我馬上發正念,背《論語》,婆婆從外面回來了,我立馬從床上站起來,心臟也隨之恢復了正常。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甚麼超常的奇蹟都會出現!

2017年8月,我發了一次高燒,在常人觀念裏,發高燒對動過大手術的人是最忌諱的。家人都讓我吃藥,但我堅定的認為這就是消業,不為他們的勸說所動,就做我該做的一切。第二天一早,我還為全家做好了早飯,婆婆心疼的說:「她渾身滾燙還為我們做飯,又不肯吃藥,這怎麼辦哪?快把她小姑姐叫來,她只聽法輪功的。」

是啊,婆婆說的沒錯,我心中只有大法,只有師父。高燒第二天就退了。再次在家人面前證實了大法。

我手術後剛痊癒就迫不及待的想去講真相救人。我的想法很單純,也沒有怕心,就是覺的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救人的功法,是大法、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我就是要把這個真相告訴還在迷中的世人。我帶著「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無神論是邪說,告訴人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在我的勸說下我的親朋好友基本都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都接受了大法真相。

我參與了打真相語音電話的項目,還參與了做資料、發資料的救人項目。發真相資料這個項目在我們小組一度有些爭議,有些同修認為有些世人把發給的資料都扔了,不想做這個項目了,我卻認為只要有一個人看都是值得我們去做的,要知道救一個人就是救下一個大穹哪,那難道不值得嗎?

還有其它一些力所能及的證實法項目我都會積極的去參與,我現在急待突破的就是面對面與陌生人講真相,我想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這一關我一定能突破。

手術後醫生告知我們:手術成功了後果也不容樂觀,一般情況下這種病術後的存活期不會超過一年。可我到今天為止已經整整活了六年了,而且氣色好,身體健康,除了我腹部上長長的刀疤證明著我的過去,誰也不相信我是六年前被判死刑的人!這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的!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只有修好自己,多多救人、搶人才能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是新學員,第一次給法會投稿,以上所寫是我修煉中的一些個人體悟和經歷,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叩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