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們煉功點上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師父說:「心懷真善忍 修己利與民 大法不離心 它年定超人」[1]。在迫害發生前,大陸法輪功學員每天到煉功點煉功。下面說說發生在我們煉功點上的一些故事,證實修煉法輪大法人人都受益,對於家庭、民族、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一)首先談談我自己的變化

我是一名醫生,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已經二十年了。修煉前,我對氣功沒有好印象,但是當我親眼看到修煉法輪功的人變化那麼大,能把醫院拒絕收治的心臟病、高血壓、慢性心力衰竭的病人治療好了,成了完全健康的人,不由得馬上想到我的那麼多不能治癒的糖尿病人,就想讓他們也來試試,但是又怕出危險,就自己先來試試,如果真正安全,再讓他們來煉,萬一有問題由我自己來承擔。

當我走入大法修煉後,才知道法輪大法不是為用來治病的,但是確實能夠使很多疾病不翼而飛,真是無所不能。但是必須認真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否則不靈。

通過學法、煉功,我自己的身體變化可大了。首先是精力充沛,真是兩天不睡覺也不睏。接著是幾十年的慢性咽炎好了,每天早上大量咯痰消失了。煉功一週發現腰不疼了,不怕冷了,也能幹重活了。煉功一個多月變化最大了,雙手皮膚皸裂好了,慢性腸炎好了,幾十年的痔瘡好了。

還有我那先天性高度遠視合併散光的眼鏡不能戴了。經過眼科檢查,是度數變淺了。眼科大夫盤根問底,你怎麼向年輕人方向退了呢?我也不知道。後來結合很多奇蹟,才知道就是修煉法輪功的又一個奇蹟。

直到第二年完全摘掉了我已經戴了四十多年的高度遠視達一千多度合併散光的眼鏡,看書、寫字、幹活、走路等等都行。而原來的我可是起床前首先得摸到眼鏡戴上才能下地的。摘掉眼鏡以後至今未再戴過。

由於這個變化太大了,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些人因此也走入了修煉。也由於眼睛視力好了,跌跤也少了,甚至沒有了。因此由原來的被照顧對像變成了照顧別人的人了。這不僅減輕了科室的負擔,也減輕了家庭的負擔。回老家更是這樣,因為我不需要別人照顧了。這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一部份吧。

(二) 氧氣瓶、血壓計的故事

由於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所以煉功人數增加很快,大家也互相交流,提高非常快,很多病人病好了,不用吃藥了,原來剩下的藥自己不吃了,又捨不得扔,又不好送人,不知道咋辦。因為我們是公費醫療單位,有同修就拿來讓我處理,別人也都拿來一些。還有人拿來自己有病時買的醫書以及血壓計讓我處理,我把藥品請藥房人員分撿,看看怎麼處理。結果是:口服藥不能回收,把能用的又還給我,說:你們下去巡迴時用吧,有些貴重的自費藥品,我們醫院也沒有買過,也不能發出去。你們自己處理吧。

在一九九八年新年過後的一天晚上我值夜班,有一個小伙子給我送來一隻大皮箱,內有家用氧氣瓶全套設備,說是過年時從外地給老人買回來的禮物,回來後得知倆位老人都煉了法輪功,身體很好,不要這個特殊禮物。而且,老人說家裏也沒有地方放置,又不用,看著也不吉利,像醫院似的。拿去送人吧。小伙子又說:我們也不知道送給誰。後來聽說您是個煉法輪功的醫生,而且幫人處理過一些藥品,所以就給拿到煉功點上來了。因為您值夜班沒去煉功,所以就送到醫院來了。那就麻煩您幫我們處理一下,送給需要的人吧。

我想,這麼大的貴重物品,我也沒有地方放置,送給誰呢?我的專科裏面都是糖尿病和內分泌病人,沒有甚麼呼吸困難的。我去看看免疫科吧,他們那裏哮喘,呼吸困難的病人多。

第二天早上我去到免疫科,正好院長正在坐診,我給她說明,是法輪功學員修煉以後,身體好了,沒有病了,子女給買的這禮物用不上了,就捐出來了,您這裏呼吸困難的病人多,麻煩您給找一個需要經常吸氧氣而又困難的病人,送給人家。院長馬上說:如果你能夠拿的動,麻煩你給送到我們(院長)辦公室可以嗎?咱們醫院正準備買救護車,要用這東西。

我說還有一個血壓計,是便攜式的,是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捐出來的,人家也是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好了,不需要了,捐出來的。我放到我們科的出診箱裏了。她說:那你們就留著出診用吧,又方便,又安全,這幾年市場上一直缺貨,買不到。哎,這法輪功還真是好,多一些人煉法輪功就更好了,我們醫院也減輕負擔了,還能減少很多醫療費呢。

(三)老軍官們的故事

在我們煉功點有一位老軍官,他煉功比較早,身體受益很大。那時候煉功點比較少,他就在我們煉功點煉功,學法。他受益後又向他的戰友和首長們洪法,也有些人相繼走入法輪功修煉,也都受益匪淺。

有一天他回來告訴我們:那些老軍官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可高興了,他們身體好了,沒有病了。他們說:煉功之前儘管有錢、有房、有車、有司機、有保姆、甚麼活兒都有人給幹,條件真好啊,但是,都有一身病痛。煉了法輪功,無病一身輕,吃的香、睡的著,越活越年輕;自己不受罪,兒女不受累,省了醫療費,有利全社會。司機也不用老跑醫院了,做飯省事了,保姆輕鬆了,兒女們也不用老牽掛了,醫院也少了很多麻煩。

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對待周圍的人態度也好了,真是皆大歡喜。我們聽了也很高興,這法輪功真是太好了,真是有利全社會呀。

(四) 連續三年讓出提升教授名額

在我們煉功點上還有這樣一位學員,應該提升正教授了,單位裏每年只有一個名額,而且完全符合條件的只有他一個人。按理說沒甚麼可爭議的了,應該穩拿了。但是,這年單位裏老領導要退下來,由一位年輕人接替,但是沒有相應的正高級職稱,在外面辦事不太方便。於是老領導就找到這位學員商量,能否把名額讓出來,明年再提升?這位學員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領導也很感激,說他還年輕,條件都具備,明年給報上去就行了。

第二年還是只有一個名額,但是又有一個人該退休了,只有這最後一次機會了,就極力爭取,領導也不好說話了。他自己找到這位學員商量,能否讓給他優先一年,不然他將永遠失去機會了。這位學員又答應了。過後有人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人不就是為了名和利嗎?我是煉功人,不爭這個,這是修煉中要捨棄的。

第三年又該他了,有的老教授也在一直關注著這件事情,想著再不能節外生枝了,一定有把握了,還一再叮囑他,不能再讓了。沒想到從國外回來一個人,帶來幾十萬美元的科研經費和項目,要求條件是給提升正教授,否則就到別處工作。領導不願捨棄這幾十萬美元的經費,就這樣,機會又失去了。領導還講:明年還有最後一次機會,那就明年吧。

本來他在單位裏是有名的大好人,只會對別人好,辦事大家信得過。這一年在單位評定職稱時,他被推舉為評委。這一年評定工作矛盾太多,各級都有人要求晉升職稱,但是名額不夠,爭執很激烈,各層關係都很緊張。他想了想說:乾脆我提前退休吧,我一個人退休,騰出名額,有幾個人都可以按順序分級別跳到相應的位置上去,問題基本上都可以解決。

當時大家都懵了,這太突然了,太出乎意外了,本來與他無關的事。只是這樣做,他付出的代價太大。領導也一時轉不過彎兒來,後來對他說:這可是關係到方方面面的大事,不只是工資問題,還有住房、醫療、課題、招收博士生等等,你可要考慮好啊。

還有位老教授聽說了氣的不行,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沒有原則性?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位,最後連明年這最後一次機會也不要了,還有年輕人還等著你提升正教授後報考你的博士生呢,別人都是拼命爭,你是每年都讓出去,這一下徹底完了。我們每年都在為你關注著這件事,真沒想到你會來這一招。

這位學員說:我知道您老的良苦用心,真的非常感謝您,也許是我命中沒有吧,請你放寬心,我一個人讓了,能解決那麼多人的問題,值得。您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在個人利益問題上不去爭。老教授說:你不是爭,而是每年讓。

就這樣他提前退休了,只是當了個退休教授,不能招收博士生了。這在常人看來很可惜,不可思議。而他卻很坦然,覺得心性提高了,容量又擴大了,煉功人不就是要這個嗎?也只有大法修煉人才能有這麼高境界。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