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機關煉功點上的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我於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當時在中央機關工作,現已退休。當時在中央機關煉功點上出現了不少奇蹟,這些都突破了當今科學的領域,打破了人們的認知水平。機關很多老幹部也陸續走進這個煉功場。煉功人數最多達六、七十人,局級以上的有二十多人。

我時常想,法輪功真是高德大法,為那麼多人解除病痛折磨,卻不收一分錢,這在當今世上誰能做到?如果全國的人都煉法輪功,會給個人、家庭帶來多大的幸福,社會道德也會極大提升。

一、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

我從小在學校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在大學我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第一次感受到政治的險惡;經過了從地方到中央機關的工作經歷,接觸了從科級到部級的各級幹部,體會到人生的艱辛、人世間的險惡,我的身體也每況愈下。到四十多歲時,身體走到最低谷,體內長了腫塊,心臟、胃、腰腿到處都有毛病,特別是血色素只有四點六克,經常頭暈,身體非常虛弱。病沒少看、藥沒少吃,但身體仍無好轉,只覺得所有的藥物對我都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一九九七年煉功後我的身體迅速好轉。最神奇的是,因血色素太低,我的眼睛看東西總像蒙著一層霧一樣,可煉功才一週,那天早晨,當我走進公園,突然感到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清亮起來了,從此我的眼睛明亮了,我的心也亮堂了。我的體力也恢復很快,那種每天疲憊不堪的狀態徹底消失了。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到現在再沒進過一次醫院,再沒吃過一粒藥。

我的兒子被診斷為癲癇病,須常年服藥,而且藥物是麻痺神經的,副作用很大,服藥後會使人整天昏昏沉沉的。我對孩子的病非常擔心,因為這種病會影響他的一生,而且如果頻繁發作,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當時我剛煉功,不懂更多的法理,只覺得這功肯定能治好孩子的病,於是我帶兒子參加了一期看師父講法錄像的學習班,隨後,兒子原來蒼白的臉僅幾天也變得紅潤了。

就這短短的幾天,兒子的病竟奇蹟般的好了,這在醫學上真是奇蹟。我曾問過這方面的專家,說這病在世界上都屬於疑難雜症,很難治癒。看著兒子逐漸長成了一個快樂、健康、挺拔的小伙子,後來又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又生了可愛的小寶寶,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我見證了大法在我家的神奇,感謝師父救苦救難的大慈大悲,可師父從沒收過我們一分錢啊。

二、危重病的老幹部重返健康

一位退休的老幹部當年七十多歲了。她身患癌症、心腦血管病、植物神經功能紊亂等十幾種病,大夫說她的每一種病都是要命的。她被老幹部局列為危重病號。她每天一把藥一把藥的吃,病也不見好轉,還大小便失禁,痛苦不堪,全靠老伴悉心照料。

後來她煉了法輪功,僅半年就恢復了健康。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所有的藥都停了。而且走路輕盈、鶴髮童顏。更為奇特的是,她的一隻胳膊因作乳腺癌手術時胸部肌肉被全部切除而不能抬起,但在一次煉功中卻突然抬起來了,這讓大家驚奇不已。

看到她身體的神奇變化,很多老人為之感歎,因此,不少人也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之中。那位老幹部也自動承擔起義務教功的責任。

三、大家真服氣了

機關宿舍大院有一位老人因工作不順,加之她本人性格急躁,在家裏和老伴鬧得不可開交,經常和老伴吵鬧打架,而且還棍棒相加。老伴不堪忍受,和她離婚了。她的氣又轉向鄰居,和鄰居經常吵架,甚至撕毀鄰居的信件,還往樓下鄰居家潑水。鄰居只好搬家了。大家都說她很難纏,說法輪功教人向善,如果能改造了她,大家就真服氣了。

這位老人脾氣不好,身體更差,是嚴重的三高病人,特別是得了糖尿病,使自身免疫力下降。得了感冒竟三個月不好,也下不了樓。她自己也覺得生活沒有意義,想死的念頭都有(這是後來她在自己的修煉心得體會中說的)。

在剛才提及的那位老大姐的勸說下,她開始煉功,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她的身體得到很大的改變,各項指標都正常了,血壓正常了,血脂正常了,血糖也正常了,人也顯得年輕了。

她開始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以前買菜挑來揀去,最後趁人不注意再抓上一把;煉功後,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想到賣菜人的不易,起早貪黑,住的是窩棚一樣的屋子,冬天沒暖氣,夏天沒空調,為了養家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真不容易,她買菜時再不像以前挑挑揀揀,還有兩三次別人多找了錢,她都原數退回。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買菜人都感動的說,大姨,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太少了。

由於她心性的提高,師父給她開了天目。有一天她興奮地告訴大家,昨晚她煉靜功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隻大眼睛,是豎著的,眼睛清澈,一眨一眨的看著她。她還看見了有九顆星星閃爍著七彩光輝,那色彩是從來沒見過的漂亮。她激動不已說,原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啊。

她煉功幾個月後,皮膚光潔細嫩,人也變得年輕了,內心祥和自信,對別人也和氣了。大家都說法輪功真把她改變了。

四、很多老幹部陸續走進煉功場

隨著煉功,大家身體都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一對老夫婦患有心臟病,特別是老伴常年臥床,一動先要吃速效救心丸。他們煉功後,身體獲得健康,把家中剩下的藥也送給了別人。還有一位老人耳朵失聰多年,煉功不久就恢復了聽力。

一個老工人腰間盤突出已二十多年,平時下樓已需要老伴用輪椅推她,煉功三天後她竟能自己下床並提水到樓下澆花,並從此腰完全好了。這裏還有不少三高病人,按醫生講須終生服藥的,煉功後,身體都變的健康了,都不再吃藥了。

在煉功點上還出現了不少奇蹟,有五、六個人開了天目,看到了旋轉的法輪,看到了紅光,看到了紫氣升騰,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

看到這些變化,機關很多老幹部也陸續走進這個煉功場。煉功人數最多達六、七十人,局級以上的有二十多人。

煉功點上在醫學領域超常現象層出不窮,讓人激動不已,我時常想,法輪功真是高德大法,為那麼多人解除病痛折磨,卻不收一分錢,這在當今世上誰能做到?如果全國的人都煉法輪功,會給個人、家庭帶來多大的幸福,社會道德也會極大提升。

那時的我覺得自己又重返青春,無病一身輕,每天煉完功都感到神清氣爽,內心充滿歡樂祥和,而且生命充滿希望和陽光。我感到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光了。

五、偉大的佛法響徹中央機關的禮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們被通知到禮堂聽傳達邪黨中央迫害法輪功的一號文件。其中有兩個主要內容:一個是師父經文《再論迷信》,另一個是三零一醫院老院長李其華的一篇心得體會。

李其華是中共最早培養的醫學專家,後任三零一醫院院長。他老伴兒是嚴重的三高病人,他守著全國最好的醫院、最好的醫療條件、最好的大夫,竟然治不了老伴兒的病。但是老伴兒煉法輪功兩、三個月後,身體竟神奇的變好了,嘴唇紅潤了,所有的藥也都停了。看到老伴兒的變化,他作為一名資深醫學工作者感歎不已,開始關注法輪功。他覺得這個功法太好了。在談到關於迷信的看法時,他說,科學未探測到的領域還很多,所以不能說科學還沒有發現的就是迷信,比如氣功所出現的很多奇異現象就是科學還沒有探測到的。最後他誠懇的說,我希望有病而又在醫院醫治無效的人,不妨去學煉一下法輪功,也許就會出現奇蹟。

當時禮堂鴉雀無聲,我的心被強烈的震撼著,感到了佛法宏大的慈悲、威嚴和智慧,竟以這樣的方式讓這裏的眾生能聽聞佛法,破這裏眾生頭腦中的陳舊觀念。

而所謂的「批判」空洞無物,只有那些軍頭、政頭的插話「迷信、何其迷信」、「受黨教育這麼多年還如此迷信、世界觀有問題」等等。

會議結束後,我聽到好多人都在說:我覺得人家說的很有道理,院長(李其華)說的有事實、有根據,沒甚麼錯呀。同事看到我說,你今天的氣色真好。

後來,這個一號文件被封存於檔案室,只有部級以上的幹部才能借閱。

經過四天的思考判斷,沿著真善忍修煉這條路我走定了。哪怕師父就是一個常人(這是我當時的認識),我也會感恩師父、敬重師父,絕不做任何有損師父、有損大法的事。當這一念明晰後,我又捧起了《轉法輪》,身心又清亮起來。

我工作在中央機關,儘管當時的壓力很大,但內心坦蕩,從未感到害怕。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了我的空間場,也是師父多次幫我化解了危機。我要求自己按照大法弟子的風範堂堂正正工作在自己的崗位上,反倒贏得大家對我的尊重和好評。

我們以往的同修,又陸續回到修煉之中。當我們準備從新恢復學法小組,那天下班回家,只見漫天絢麗的晚霞照亮天空,我的心被震撼了,我們做對了,這是師父對我們的肯定和期盼。

六、佛法的威嚴

在中央機關裏,搞運動是家常便飯,特別是有些老幹部,只要上頭一聲令下,指向哪裏,就打向哪裏。

那些在迫害法輪功中賣力參與的人也紛紛遭到惡報。

機關黨委主抓批判法輪功的是一位剛競爭上崗的四十多歲的年輕人,因為剛上任,工作自然努力。單位有位大法弟子曾給他講過真相,並告誡他: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但他不聽勸告,組織召開座談會,污衊法輪功。一年後他突感不適,到醫院檢查,發現時已是肝癌晚期,一年後痛苦離世。

另一位局級幹部在迫害法輪功時最為賣力,她分管的部門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學員,她組織部門人員進行監控,最後把這位學員送進轉化班。她還在全機關大會上介紹經驗,聲嘶力竭地批判,以顯示她的所謂覺悟。不久,她的女兒生孩子後發現是骨癌,她把孩子接回家,把女兒送進腫瘤醫院。孩子回家嗷嗷待哺,女兒在醫院痛苦難熬。最後她女兒在孩子兩週歲生日時去世。

有一個人本來身體很棒,經常出去旅遊,由於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夫妻雙雙得了胰腺癌,相繼離世;還有一個老幹部在批判會上很狂的辱罵師父,不久得腦血栓再也不能說話,送進醫院後離世。這些事例不一而足,不再贅述。

這些發生在身邊的種種事例足以讓人驚心動魄了,看到他們的悲慘境遇實在讓人可悲,但他們都是在無知中對佛法犯罪的。從而加深了自己講真相救人的責任心和緊迫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