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病簍子 在法輪大法中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有時在大街上碰到多年不見的同事、朋友,他們都很驚奇的問:你怎麼這麼精神?我會自豪的告訴他們:學法輪功學的,你們也學吧!

我這個過去的病秧子,年歲越來越大,身體越來越好,這難道不是奇蹟嗎?

往日不堪回首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的身體非常弱,夏天我連一小塊小黃瓜都不敢吃,因為我患有多年的盆腔炎、慢性結腸炎,經常拉膿拉血的,還有十二指腸潰瘍,吃啥也不吸收,拉肚子是經常的事,身體非常虛弱。由於身體弱,打針吃藥是常事,有一次打青黴素用藥不當,把小腦打壞了,走路都打晃,一回頭就摔跟頭,整天頭暈目眩,走路看到路邊牌子上的字上下跳動。我還有三叉神經痛的毛病,一疼起來疼的我在炕上躺著轉圈,腦袋疼,太陽穴往裏摳著疼,半邊臉疼,對應著的那邊的牙也疼。整個人瘦的皮包骨,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那時鄰居家的窗台上養著小雞,小雞一叫,我就渾身出汗,一宿一宿睡不著,早晨起來,被子濕透了,連被面都是濕的。婆家那邊親戚背地裏議論我,說我夠嗆,眼瞅著就活不了了。

我的心情也總是抑鬱,醫生診斷為藥物引發的更年期抑鬱症。丈夫工作很累,再加上攤上了有病的妻子,總是心窄。兩個孩子上學,孩子們到家看到的不是爸爸不高興,就是媽媽在床上躺著生氣,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心靈受到很大傷害。

我的大姑姐家裏的幾個孩子都是我公公婆婆帶大的,老人老了卻光累著我們,婆婆卻總是偏向大姑姐,我心裏很不平衡,總愛生悶氣,我娘家不在跟前,沒親人,所以心裏很苦,一個人的時候總哭。

我年輕時曾經在一所非常好的學校上學,有著美好的前程,人人都羨慕,卻趕上學校下馬,被下放農村,就像一下從雲端摔落到地上,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結,使我無法高興起來。

我原來在單位當會計,由於小腦受損後記憶力衰退,當不了會計了,單位就讓我當了食堂管理員,由於身體原因,食堂管理員也幹不了,走路都困難,那時離退休還有好幾年就提前辦了病退,病退之前也有五、六年沒能正常上班,那幾年總調工資,也總是沒我的份,工資和別人差的太遠了。

帶著病痛的折磨及人生的種種不得志,我苦熬著歲月。

在法輪大法中脫胎換骨

我的人生真正發生轉機,是在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那天鄰居對我說,她姐夫學了法輪功,覺的特別好,推薦給她,她也開始學了。我當時就說:「我要不也學學?」很快我得到寶書《轉法輪》,並跟鄰居學會了五套功法。「真善忍」這三個字真好,我看完一遍又接著看,我再也放不下《轉法輪》這本書了。

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我的各種病很快都好了,甚麼盆腔炎、慢性結腸炎、十二指腸潰瘍、暈眩甚麼的,全沒了,吃涼東西、喝涼水都不用計較了。一次夜裏三叉神經痛犯過,到早晨就全好了。從此我再也不用整天與藥打交道,再也不用去醫院了。我走路一身輕,腳步輕快,上下六樓幾次也不累、也不喘氣,一天都不閒著也不覺的累。見到我的人都說,想不到我是七十多歲的人了。

我從法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知道一切皆有因緣,不再慨嘆命運對自己不公,解不開的恩恩怨怨都放下了,不再記恨誰,工資少就少唄,不再耿耿於懷,哪裏還去找甚麼抑鬱呢?我和大姑姐關係一直不好,很少來往。修大法後,對大姑姐的怨恨心越來越小,我也能做到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容量。我和丈夫不論年節,還是平常,經常買點禮物去看她,大姑姐也比以前惦記我們了,我們關係越來越溶洽。這要在過去,不修煉的我是做不到這樣的。

一分錢都沒花,所有的病不治自癒,不修煉的人能做到嗎?這就是法輪大法的慈悲,法輪大法的威力!我心中充滿了感恩。

大法神跡在身邊

大概是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我從同修家出來往家走,因為天晚了,怕家人惦記自己,心想快點走,我就這樣一想,突然我的兩腿不由自主的飛快地往前邁,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從此以後,只要我心裏一想快,兩腿自然就快起來。我想是因為我不會騎自行車,師父為了照顧我,給我出了點小功能,我也不執著,反正現在還存在著,師父也是為了讓我感受一下大法是真實的,讓我堅修大法。

還有我和丈夫一天早晨去散步,我一不小心踩空了一個台階,一下把腰扭了,就是腰椎間盤脫出的症狀,當時疼得在地上打滾兒。丈夫嚇壞了,把我挽起來架著我,我說沒事兒。可是真疼啊,我心裏求師父,一路正念回到家,我是煉功人,不能躺下,我就加緊煉功、發正念、學法,一天也沒在床上歇著,夜間一翻身疼得難忍時,我就求師父。不到一個月,我就可以下樓了。很快恢復了正常。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擱個常人少說也得躺上兩三個月。我一天沒躺,一分錢也沒花,很快就好了,這就是修大法的神跡。

當然修煉路上隨時都會有方方面面的考驗,大概是兩年前的一天下午,我突然出現腦血栓症狀,突然間頭暈目眩的,腦門上出冷汗,「要得腦血栓」的一念打入腦中,我馬上求師父,弟子修大法親朋好友都知道,這樣會破壞大法的,求師父幫弟子,因為平時對病業有正念,再加上我當時想到的是證實法,所以半個小時一切恢復正常。今年剛過完年的一天上午,我和同修在馬路邊上走,總覺的腦袋不舒服,走路直打晃,感覺左半邊手也不好使,說話時舌頭也不好使了,又來了,就是這個症狀很像,同修看到我這樣,趕過來挽著我,我也沒害怕,很坦然,時間不長就過去了,只是腦袋幾天內都不舒服。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怎麼這麼快啊!回家後甚麼事兒都沒有了,家人到現在都不知道。因為我們家族中很多人都得過腦血栓,因為我修大法,免去了這個「病」症。

修煉大法十多年了,我一分錢的藥都沒吃過,既省了錢,又減少了痛苦,這一切只因我修了大法,按照大法師父要求我們的「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事為別人著想,有了矛盾找自己,只要弟子提高心性、做好人,師父就給弟子淨化身體,是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從疾病的痛苦中解脫出來,從苦不堪言的病痛中解脫出來,變的無病一身輕。師父甚麼都不要,一分錢都不要弟子的,就要弟子一顆修煉的心。這就是大法師父的慈悲與威德的真實展現。這也是為甚麼中共如此慘烈的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但沒有倒下,而且有越來越多的人走入大法。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直緊跟我們的師尊,是因為高德的大法真正為人好,才有這麼大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