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腸癌末期患者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的妻子修煉法輪大法有十幾年了。我知道法輪大法好。在妻子被迫害非法勞教的那幾年及以後這些年的講真相中,我一直支持她。我也經常對同事和朋友講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要善待他們。對來我家的大法弟子,我都盡可能地提供一切方便。我自己卻始終沒有動要修煉的念頭,直到去年九月的一天。

二零一三年的七、八月間,我突然出現吃不下飯、肚子脹、宿便、全身無力的症狀,人迅速消瘦。雖採用了很多方法醫治,一直毫無效果。九月份的一天,我的腹部劇疼,又有八天未排便了,我便又去了醫院。這次檢查,醫生才下結論說我得的是「結腸癌」,且已轉移到肝部及淋巴,必須立即進行手術。

術後,醫生告知家人:我至少還需做六次化療來醫治我的病。

手術已經花光了家中的全部存款,六次化療還需要將近兩萬元的費用,還不算以後接連不斷的藥費和營養費用。我是一個沒有醫保、沒有社保、沒有任何收入的「三無」人員,更叫人絕望的是醫生說:「化療做完最多也只能再活兩年。」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如五雷轟頂!全家頓時陷入了悲痛和絕望之中……

我該怎麼辦?這個家該怎麼辦?

術後的一、兩天,妻子的同修們陸陸續續來到我的床邊來問候我,用大法的法理和許許多多絕症患者修煉法輪大法絕處逢生的真實例子開導我、鼓勵我,告訴我:唯有法輪大法、唯有大法師父才能真正救了我,妻子也多次給我講解了法輪功的功理,講解為何大法能救我。

面對這一切,想到熟識的大法弟子們她們自己經歷的那一個個的生死關,我開始思考:無論身體狀況還是家庭的經濟狀況,我都不能做化療。但我也不能等死啊!又想到,我曾經歷過了一次血壓突然高達220而我卻安然無恙,經過了一次中風,當時嘴歪眼斜不能說話、不能走路,是靠著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天就完全恢復正常!這次我又面臨絕境,沒有了退路,這是為甚麼?我的生命之路該怎樣走?

突然,我明白了:自己兩次大難之中出現的不可思議的逆轉,其實都是因為大法師父在管著我的緣故,只是自己的悟性太差而已。這些事情就是在告訴我,我應該走修煉這條路的呀!思考後,我告訴我的妻子: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跟家人商量後,果斷的告訴醫生:「我不做化療,也不吃藥了。我要立即出院回家。」主治醫生異常嚴肅的提醒我不做化療的後果,我堅定地對他說:一切後果我自己負責!

就這樣,我開始了自己的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我開始系統的看大法書,十天後我開始煉功。學法讓我對大法有了越來越多的了解和悟道;煉功讓我體驗到大法的一個又一個的神奇。第一天煉功,我睡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好覺──倒下一覺到天亮;第二天煉功,踝關節疼痛難忍,很快感到腳心像打開了一個閥門,「嗖嗖」往外冒冷氣;第三天膝關節突然腫的碗口粗,不多久就轉移到了小腿處,過兩天小腿變正常,兩腳開始不停往外冒水;術後不能發聲的嗓子突然間中氣十足;肚子裡感到有法輪在轉;不停的放屁;身上開始發熱,雙腿有力了,走路輕鬆;消瘦了六十多斤的體重在一個月內就長回來二十多斤,等等。

我看了大法的書,對大法有了一些了解和認識,知道所有這些都是好事,看上去像是不良的現象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我堅信師父和大法,忍著各種疼痛和痛苦,闖過一關又一關!

我知道大法修煉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作為一個修煉者,修心是最重要的。光煉動作不修心性,那不是真修,也無法達到真正的祛病,早晚會出問題。那只能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每次學法都結合自己遇到的問題去思考,按大法要求去做。

我腰間掛著一個造瘘口的袋子,煉功時常常被排除的病氣鼓成一個大氣包,很容易破裂,感到十分不便。我堅信師父已把我的身體淨化成一個「無病」之體,於是在術後近一個月時去了好幾家醫院諮詢:能否去掉氣袋,把腸子塞回去,做個造瘘口恢復手術?竟沒有一家答應給做,理由是:按著國際慣例,這是不可能的(意指結腸癌沒有這麼快痊癒的)!再打開腹腔面對癌細胞,誰也負不了這個責任。我反覆表明自己的態度:一切後果我自己負責,也沒用。

我不可能自己把腸子塞回去,只有無奈的繼續掛著這個氣袋行動。過了兩個月,我動了一念,對師父說:「請師父幫幫我吧!」再次去了醫院要求做造口恢復術。這一次醫生同意了。但術前的檢查做了一個星期,在反覆多次檢查,證明各項指標確實全都正常後,醫生終於為我做了這個手術。

一個近六十歲的人,結腸癌已轉移到肝部及淋巴處的患者,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在腹部拉開近一尺長的傷口,連著做了兩次手術,而且第二次手術後的第三天就拆導尿管,第四天開始拆胃管,第五天出院了!醫生們想不明白,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說:「恢復得太快了!恢復得太快了!」其實當時很想給這位醫生講清真相的,卻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就沒講成。知道是自己沒做好。

我深深的知道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在這一切的後面,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而又給予了我多少!我無以言表和回報,每想到此,淚水就不自禁的往外流……

我發願: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好好修煉,按照師父要求的去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特別是要用我的親身經歷救度更多的人!

我立即擬定了一個與之講真相的名單,與妻子商量決定,有的我自己去講,有的與妻子一起去講,並要馬上著手進行。「巧」的是,那幾天,我就連續遇到了我準備與其講真相的人。妻子告訴我:這是師父的安排。我心裏感到非常的溫暖和幸福,因為我有師父了!

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