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道的客人 珍貴的緣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所說的這位客人,是位老教授,快八十歲了,和我交情很深,也是與法輪大法很有緣份的人。二零一二年以來,每逢過大年他都要千里迢迢來給我拜年,實際是來聽真相、學大法的。二零一五年以前來過我家四次,我已在《老教授四次到千里之外聽真相、學大法》一文中寫了他的故事(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報導)。我這裏要說的是二零一六年之後的三次來訪。

二零一六年正月初一,他帶來一位朋友來給我拜年,他的朋友四十多歲。他對我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又給你們領了一位新朋友,請你們給她講講學大法的好處,她也想學大法,請你們教教她。」

因為過年,家裏人多,女兒女婿全回來了。我們都是修煉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給這位新朋友講真相,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和教功錄像。這位新朋友以前學過其它的氣功,煉功動作學的很快,她說:「今天學這個功我感到真神奇,我要拜你為師。」我趕快告訴她: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就是李洪志師父。學員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師父的弟子,可以互稱同修,不得把傳法的學員叫作老師。她說「那太好了。」煉完功後,老教授和他的朋友還單獨學了師父二零一六年的新講法。

二零一七年正月初二,這位老教授又帶另一位新朋友來到我家。這位朋友五十多歲,是位教師。他們來我家時正趕上同修們在我家集體學法。見我家來了這麼多人學法,他們不覺的奇怪,反而很高興,當即就和我們大家一起學《轉法輪》。

當輪到這兩位客人讀法時,他們也和大家一樣各讀三段。這位教師朋友從沒接觸過大法,但讀的很流利,聲音洪亮。學完法後,她說:「這種學法的辦法太好了,越讀越有精神。我讀過的書也夠多了,但今天學的,是我從來不知道的,我明白了許多不明白的道理。」

學法後交流心得體會。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說:「我原來是一字不識的文盲,渾身是病,學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所以我天天要學《轉法輪》。每天至少學一講,晚上還要抄寫《轉法輪》。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以法為師實修自己,所以身體一直很好。修煉二十多年了,原來的疾病沒再犯過。」老教授和他的朋友聽了覺的真神奇,表示也要好好學法。

鑑於老教授和他的朋友都是教師,我就給他們講了我們身邊一個大法小弟子的真實故事:

這個小弟子是個女孩。從她上小學二年級開始,就跟姥姥學法輪大法。她的父母都明白大法真相,支持孩子修煉。這孩子從小就可愛,父母對她抱有很大希望,給她報了幾個課餘愛好班,讓她學鋼琴、美術、舞蹈。每天時間安排的很緊。時間再緊張,她也要來參加集體學法。師父給她打開了智慧,她的鋼琴和美術在全國比賽中獲得了優異的成績,還去北京領過獎。

五年級時,父母見她學習成績優秀,決定讓她去考省重點中學。考這個重點學校時要考奧數,可她從來沒有學過。一般學生要學幾年的奧數才能考上這所中學。她只學了一個月就到考試時間了。考場試卷發到手上,她發現有幾道題不會做,就在心裏默默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給予智慧,給予幫助。她就先做會做的試題。等她做完會做的題目後,一看原來不會做的竟然都會做了。她激動地默默感謝師父給了她智慧。參加考試的有兩千六百多名學生,學校只錄取六百名,她被錄取了。

進入這所中學後,她的學習成績仍然在前幾名。班主任讓她寫入團申請。她就對班主任說先考慮一下。過了一段時間,班主任又對她說入團的事,她說:「老師,您是為我好,我知道。我從一個小地方跑到省城來上學,就是為了將來能出國學習。我聽說有的國家不准許黨、團員入境,那我入了團就出不了國了。請老師支持我出國吧!」老師聽完後反而高興的說:「你真有志氣,老師支持你!」此後老師再沒提過此事。

前幾年學校政治考試的試卷上,經常出現誣蔑大法的考題,小弟子很是為難,如果做了就配合了邪惡,不做又影響成績。小弟子放假回家後,就到學法小組和同修們說了這個問題。同修們提出給這個政治老師郵寄真相信,小同修就留了政治老師的姓名和地址。她和同修們先後寄去了很多真相資料。後來那位政治老師再沒有出過這樣的考題。

故事講完後我說,大家是不是覺的這個大法小弟子很有智慧呀?這智慧來源於大法,是師父給的。所以,在今天中共迫害大法的邪惡環境下,小小年紀的她才能拒絕邪惡的利誘,抵制毒害學生的政治課和考試題,用她獨特的方式講真相、救世人。

大家都說:我們師父太偉大了,能把一個孩子的智慧提高到這種成度,太了不起了!我們一定要好好學法。

接下來老教授與他的朋友和我們大家一起煉功,學煉了五套功法。這次小組同修們共同學法煉功,還認識了新的同修,都很高興。兩位客人返回時,一同修開車把他們送到車站。他們回家後又打電話致謝和問候。 

今年大年初六,老教授第七次來給我拜年。他說,二零一七年是他一生中最非凡的一年,他的科研項目獲得了五項專利。

另外一件神奇事是:他脖子上長了個核桃那麼大的瘤子,在省城大醫院專家診斷後說要立即做手術。在醫院給他做組織切片檢查等待結果的過程中,他想:「我是學大法的,不會有事的。」結果脖子上的瘤子一天天變小,最後不需要做手術了。

我說你真幸運!師父管你了,師父打開了你的智慧,你的發明創造才會出現奇蹟!師父給你淨化身體,當然瘤子就消失了。他說真是這樣。他知道師父每年都有新講法,他要學習師父二零一七年的新講法。

快八十歲的人,晚上學新講法一直學到深夜學完後才睡。

老教授為何連續七年千里迢迢要來我住的這個小地方?按他的說法,一是他平時科研項目太忙,每天都要工作十二、三個小時,只有過年他辦的工廠的員工放假了他才有時間學法。在他周圍,他不知道誰是大法弟子,所以只有到我這兒來;二是他知道師父都會在每年召開的國際法會上講法,在他那裏看不到;三是因為我也是八十多歲了,原來身體很差,想看看隨著年齡的增加,大法的功力在我身上的體現,從我這裏取點「經」。

這位老教授是師父的有緣人,是緣份這根線把我倆牢牢的聯在一起的。在他身上也證實了大法的超常,證實了大法是最高的科學,所以我也歡迎他來。這幾乎成為慣例,今後他可能還會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