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女兒在迫害造成的恐懼與擔憂中走了(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2018年5月6日乘坐延吉到長春7334號火車,親屬給我和女兒買了兩張臥鋪票,檢票時有工作人員還有兩個公安國保警察,其中一人說: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證買票是犯法。我們花了百分之二十的手續費把票退了,重新買了兩張。延吉車站很小,不到五米遠,兩次安檢與搜身,氣氛很緊張,女兒怕的都不敢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其實她是擔憂我不安全。我提醒她才拿出身份證買了車票。

我們到家的第二天上午八點半左右,有人敲門,敲門聲音很大,也很急。我看女兒很緊張,我去開門,沒有人。當晚10點多,女兒突然從睡夢中驚醒,狀態就是那種癲癇,以前出現這種情況時都是白天,然後很快就恢復了。這次也沒有多長時間,幾分鐘的時間。120急救了近一小時無效,32歲的女兒於2018年5月7日晚10點30分離世。

搶救過程中,醫生問兩次,有沒有跟誰生氣?這才提醒了我,女兒很內向,有話不說出來。這些年對我的迫害,使她在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與傷害,她的心裏是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沒有說出來。

女兒崔榕芷
女兒崔榕芷

我女兒崔榕芷,畢業於吉林華橋外國語學院,學士學位,家住長春市朝陽區。女兒4歲時就失去了父親,我們母女相依為命。女兒從小就體弱多病,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在幼兒園裏小朋友每次感冒、發燒時,她都落不下。所以還沒發生感冒呢,我就先給她吃藥,預防。

有幸的是1998年我與女兒一起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教人以「真、善、忍」為準則修心向善、使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女兒按真、善、忍要求修自己,做好人。使她身體健康,道德品質提高,法輪大法給她的健康和智慧。她學習名列前茅,從小學到高中的作文都被作為範文,並獲得北京、清華、復旦等十所大學主辦的「中華杯」第六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入圍獎。中學畢業頒發的是優秀畢業證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後。被綁架、關押、罰款,上網通緝等迫害,我被迫流離失所了六年,孩子想跟我通次電話都很難。

二零零一年女兒放學時看到了和龍市八家子林業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金升官,劉學彥等人對我進行了非法抄家,家裏被翻的亂七八糟,我被警察綁架,她哭著拽著我不讓警察帶我走。

二零零六年,女兒在吉林省延邊二中讀高中時,和龍市國保警察兩人對我女兒進行騷擾,從課堂上將女兒叫走,強迫恐嚇女兒帶他們到我的住處,企圖綁架我,因當時我不在家而未能得逞。

後來到大學四年級時,女兒突然得了一種怪病,現象就是那種癲癇,醫生說癲癇病是由腦外傷引起的。而我女兒沒有腦外傷,也沒有這個病史。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八家子公安局國保大隊趙志奎夥同和龍市國保及延邊州公安局一行四人利用女兒的手機跟蹤、定位。到長春市紅旗街長久路居民樓強行撬門非法入室綁架了我,並將我劫持回延邊。女兒馬上與單位領導請假,當晚與家人一起回到延邊營救我。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發表了女兒的訴江狀「母親遭迫害 女兒控告元凶」的文章後,和龍市八家子林業公安局局長董立強通過家人找她,家人也給她施加壓力,追問此事。

女兒有些承受不住了跟我說:你再去辦一次護照,我們出國吧。此前在二零一四年四月,我回到延邊戶口所在地辦護照,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有被非法關押迫害的記錄而拒絕為我辦理護照。這次我們回延邊前,女兒還提醒我去辦護照,她的內心是不想在這恐怖的環境中呆一天,要出國發揮她的作用。

女兒在長春買了房子,卻遲遲不去落戶口,我問她為甚麼不落戶口?她說不忙,有時間就去了。女兒也很少用手機,除和同事、學生家長打電話以外與親屬都不聯繫。

長春的「敲門」騷擾行動對女兒的精神壓力也很大。(敲門行動就是開門後,就給你照像或錄像,然後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煉!填表、抄家)有個阿姨第一次來我家敲門,門敲的響了點,然後她就走了,開門時沒人。女兒表現出很緊張,我下樓把阿姨接上來,女兒就出現了那種不正確的狀態,當時把這個阿姨嚇壞了。

現在我才明白,她是害怕,怕她的信息被別人知道了,擔憂我的安全。女兒為了我的安全,自己在承受著別人難以想像的精神上的壓力、身體上的迫害、心靈上的傷害。這些年我這個當媽媽的都沒有讀懂女兒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