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57歲朱淑雲女士遭受的種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今年57歲的朱淑雲女士,一九九九年前因患有嚴重的風濕病,不能走路,不能上班,到醫院檢查還有其它多種疾病。修煉後,風濕病等其它病全都好了,騎自行車飛快,超過年輕人,走路一身輕,鄰居親眼看見一個走路緩慢,受病痛折磨的人,完全變成健康人。在單位裏,朱淑雲一個人幹三個人的活,給單位買東西,單位要給她派人、派車,她都不用,自己騎自行車大包小包的運回來,自行車被壓壞了,不用單位出一分錢,她自己花錢修。一次,同事在購物時要一支筆,朱淑雲自己拿錢買,也不動用公款一分錢。

那個年代,當採購的人都很能掙錢,鄰居都說她發財了,其實她沒發財,自己還搭錢呢。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朱淑雲辭職去北京證實大法,她單位的副總哭著說:「就這一個好人還不幹了。」

迫害發生後,朱淑雲遭四次綁架,二次被非法勞教,分別是二年和一年,被非法判刑一次三年,在勞教所與監獄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七年三月出冤獄。

一、進京證實大法遭到兩次非法關押迫害 並被非法勞教二年

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九九年七二零,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發動迫害後,為維護合法權益,朱淑雲看到師父被冤枉、大法遭到迫害,決定去北京維護大法。在北京,她晚上在火車站睡覺,渴了上廁所裏面接水喝,餓了撿飲料瓶賣錢買饅頭,芥菜疙瘩長毛了洗洗再吃,一心想著法正過來再回家。

九九年八月份被北京警察綁架後送到長春市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回來後,她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到北京看守所,後再次被送到長春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出來後,長春二道樂東派出所把朱淑雲非法關押一天,並找她的家屬勸其不要再進京上訪,因朱淑雲堅持進京上訪,就又給她送回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後朱淑雲被二道區樂東派出所和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送到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二、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的迫害

1、抵制轉化遭電擊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朱淑雲被非法送到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因朱淑雲因抵制暴力轉化,被當時的劉連英和任峰兩個大隊長用電棍電她一個人,電了一上午,她的整個臉、脖子都燒焦了、頭髮上全是血,魏丹對朱淑雲拳打腳踢,劉連英多次謾罵朱淑雲對她施加壓力,並動手打她耳光,還逼迫她寫所謂的「思想彙報」,不寫就罰站,一站就是四十多天,還讓她寫,她不寫,就把她強行拉到管教室,拿電棍強行電手指頭,挨個手指頭電,沒電充完電繼續電,導致朱淑雲的脖子、耳朵全電糊了,一洗頭全是血,到現在還有傷痕,給她電的拉一褲子大便,瘦的沒模樣了。

2、抵制奴工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

吃飯只有五分鐘時間,吃也吃不飽,還要強迫出工幹活,搬家、挖樹、折頁訂書,給她關小號,別人都睡覺了她還得站半宿,剩下的活還讓她幹,目的就是不讓她睡覺,還得給獄警幹私活,犯人們在朱淑雲的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人瘦的皮包骨,幹的活最多。等來人檢查、參觀時,還把朱淑雲藏在小黑屋裏,怕她喊法輪大法好。

一開始頭一年進去時朱淑雲幹活,後來她意識到自己沒有犯罪不應該勞動幹活,就不幹活了。他們就又給她非法關一個屋,朱淑雲就煉功,他們不讓,就把她綁到死人床上迫害,朱淑雲就絕食抗議迫害。一天被強制灌食兩次,管子都插到肺子裏去了,大小便別人接,後來朱淑雲吐血、咳血也沒人管。

多次迫害導致她下不了地,也不能漱口、不讓刷牙,長期迫害嘴裏的血都把牙齒染黑了。朱淑雲多次跟他們提過咳血的事,他們也不管,聲稱他們就是幹這個的,用手指頭粗的管子從鼻子裏強制插入灌食,他們好幾個人使勁把著、按著朱淑雲的頭,胳膊,每次插都出血,陳立大夫每次都是狠狠的對待她,後來他們乾脆都不拔管了,把她四肢都綁起來固定到死人床上,就這樣24小時插著迫害。

後來他們把朱淑雲送三看去檢查身體,檢查結果肺內感染,說不行了,又把朱淑雲送到吉林省勞改醫院住院迫害。

三、信仰自由卻和家屬遭派出所多次騷擾

從長春女子勞教所出來,樂東派出所就在朱淑雲家蹲坑,她回家取衣服時遇上,朱淑雲就義正詞嚴的正告他們:不許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不歸他們管。他們還多次騷擾,一天晚上,他們未經許可就私闖民宅,拿大手電去朱淑雲家照,朱淑雲的母親自己在家,當時把老人都嚇壞了。他們還多次打電話無理騷擾朱淑雲的妹妹,還多次去朱淑雲的大爺大娘家騷擾,給他們造成壓力和精神負擔。

朝陽區清和派出所與樂東派出所違反工作規定,互相推諉不給朱淑雲落戶口。

四、參加聚會遭綁架酷刑,再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上午,朱淑雲在去開法輪功學員心得交流會時被綁架,她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阻止迫害,很多百姓圍觀。朱淑雲看到警察打法輪功學員,她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卻被多個警察暴打。

她被綁架到二道分局,他們拳打腳踢朱淑雲,拽頭髮、打耳光,抓住頭髮往牆上撞,朱淑雲被打的嘴出血,臉都變形了,頭髮一把一把的掉,但她不停的大喊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還把白毛巾繫在朱淑雲的嘴上,把她按倒趴在地上,雙手反銬在背後,給她蒙上大被,大被上放著一把椅子,上面坐著人踩著朱淑雲的腰,多個警察一起拿大竹板猛烈毆打朱淑雲,直到朱淑雲被打的奄奄一息,他們把被拿下來一看,她嘴上的白毛巾上全是血,鼻子、嘴、臉上、衣服上、地上、牆上全是血,指甲打掉了,腿也腫了,全打壞了。後來惡警怕留下證據把血衣都給洗了。

因朱淑雲不配合他們,不說姓名,不報地址,各地派出所很多人排成隊的、輪番的一個一個去認她,看看是哪個派出所管轄的,後來朱淑雲被兩個警察強行架到警車上,送到八里堡派出所,在那裏朱淑雲又被所長冷長學與辦案惡警王正茂、孟岩他們暴打、毆打,直到把她打倒趴在地上,整晚都不讓朱淑雲睡覺,八里堡派出所窗戶簾不敢 開,開她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朱淑雲不配合他們,冷長學給朱淑雲拿出所謂的送大廣的拘留票子讓她簽字,朱淑雲一把撕掉,冷長學氣急敗壞的脫掉皮鞋,用皮鞋底猛打朱淑雲的耳光,用手使勁掐朱淑雲的脖子,致使她上不來氣,昏死過去。

朱淑雲被綁架後,手機和錢落在惡警手裏。當朱的弟弟打電話給姐姐時,惡警接的電話。惡警從朱的弟弟的口中套出了朱的姓名。他們給朱照了一張照片,到農安縣讓朱淑雲家人確認是否是朱。朱年近八十的母親看著照片上的朱已被打的面目全非,幾乎認不出來,傷痕清清楚楚,臉被打的變形,親人好久才勉強辨認出來。朱的老母親本來身體不好,看到女兒短短幾天被迫害的如此淒慘,老母親病情加重。

朱淑雲被八里堡派出所劫持了三天後,把朱淑雲送三看了,朱的姐姐、妹妹到雙陽第三看守所時沒有見到朱, 又到二道分局查詢,二道分局的人又讓她們到八里堡派出所,遭到辦案惡警孟岩的刁難。6月9日朱淑雲的妹妹來到雙陽第三看守所,但朱淑雲已經被八里堡派出所惡警非法勞教一年,被綁架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6月10日朱的妹妹只好又到八里堡派出所查詢,但沒有找到「辦案」惡警孟岩。6月11日星期一,朱的姐姐、妹妹、妹夫來到派出所,總算找到惡警孟岩,可是該惡警竟然無恥的說:「你們家屬咋才來呢?」朱的家人質問該惡警為何非法勞教朱淑雲,該惡警氣急敗壞的叫囂:「勞教了,願意哪告哪告。」 派出所所長冷長學也一副流氓嘴臉的叫囂:「判勞教是市局法制處判的,你去找吧。」

朱淑雲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之後,一個姓任的大隊長打了朱淑雲三個大嘴巴子,惡警強迫她幹了四天活,她的腿都累腫了。

五、是第四次遭綁架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早七點多,長春市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高軍,夥同綠園區公安分局、西安廣場派出所所長等七、八個便衣警察,闖進朱淑雲的家門,一個小個子警察毆打朱淑雲的下巴和胳膊。國保惡警高軍竟騎到朱淑雲的妹妹身上,強行銬上手銬,並故意將手銬捏緊,還扯過被子,叫囂道:「今天我就捂死你!」鄰居也聽到施暴聲音。

警察在朱淑雲的家裏施暴三個多小時後,最後用布捆綁上朱淑雲的腿,並由幾個警察強行抬到樓下。朱淑雲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據居民講:每層樓站著兩個便衣,不讓居民看。直到朱淑雲被綁架到便衣的轎車裏面,便衣警察一直都沒有停止對朱淑雲施暴。

當天十一點多,朱淑雲被綁架到市公安局。高軍和五、六個警察一起對朱淑雲拳打腳踢,並把她的頭往牆上撞,還上「老虎凳」酷刑,朱淑雲被折磨一天,使勁打朱淑雲耳光,抓頭髮,穿著皮鞋使勁踩朱淑雲的腳尖,掰她的手腕,還強行給朱淑雲照像,最後把朱淑雲送到中日聯誼醫院檢查身體後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第三看守所一看體檢不合格拒收,他們就又把朱淑雲送回中日聯誼醫院檢查,做了手腳後,又把朱淑雲強行送回三看。

在看守所時,因朱淑雲不配合,不穿馬夾,看守所隊長說要給她戴手銬,她說現在是江氏犯罪集團壞人尋退路的時候,你還往前趕啥呀?他一聲不吱,後來朱淑雲就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還跟隊長和監獄都說了,告訴他們人間的理是反理,不能按反理行事,他們說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朱淑雲說她不能逆來順受,所有人都啞口無言。

六、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

1、被綁死人床迫害

朱淑雲被非法押送監獄的當天晚上就遭強制綁到死人床迫害,入監隊當時就把她打壞了,到那他們讓朱淑雲換囚服,她堅信信仰無罪,拒不配合,他們幾個人強行把朱淑雲衣服扒光,換上監獄的囚服,搜查東西時,朱淑雲兜裏揣著他們所謂的判決書,在判決書的背後朱淑雲寫滿師父的詩《洪吟》,他們收拾東西時就扔了,朱淑雲就趕緊去要回來,他們就打她,當時把她推到窗戶角上了,磕了一個大包。

家人去接見時朱淑雲也告訴家人,如果不讓接見就是他們把她打壞了,此後他們就一度停止朱淑雲接見,還給她非法關小號關押迫害,家人上午來接見,一看不讓見也沒走,就立即找監獄長,當時的王監獄長稱就讓見五分鐘,還不讓她說迫害的事,下午家人一見到朱淑雲就問是不是打她了,朱淑雲說打了。當時家人就不幹了,說把他警號記下來上明慧網,當時沙隊長害怕就把警號撕下來了,朱淑雲就開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扯著沙隊長的衣服大襟告訴家人,就是他掰朱淑雲胳膊,在開會時讓犯人掰朱淑雲胳膊,獄警張盈看監控時,犯人還掐、打、杵朱淑雲,兩個人還一起搖胳膊,各種折磨,那朱淑雲也不服他們,就是要證實法。

從那以後沙隊長就調走了,老人都被調走都換新人了。家人給存的錢不讓朱淑雲花,榮獄警讓買卡,買完就換人,換人就不讓使卡了,因為朱淑雲跟家人通話時說中共邪黨,都給她按電話按斷了好幾次,不讓說。

在那裏每天都有人值崗看著朱淑雲,屋裏屋外都有人看著,不讓煉功、打坐,晚上看她起來就給按下,還有打朱淑雲的,各式各樣的折磨。

2、遭戴手銬、腳鐐 抵制死人床迫害

在被非法關押的三年中,朱淑雲每天早晚六點都立掌發正念,他們每次都不讓立,兩個人扯著她不讓發,後來是一個人扯著她,一天都不放過。他們對朱淑雲進行各種毆打、各種方式折磨迫害她,朱淑雲都不配合他們,他們讓朱淑雲站著,她就坐著,讓朱淑雲坐著她就站著,他們把板凳拿走朱淑雲就坐床上,反正就是不配合他們。監獄給朱淑雲吃小號飯、鹹菜都凍冰,吃的她腿都腫了,預政科朱小豔還說那裏吃的好,朱淑雲說天天吃餃子迫害,她說這時候的菜多貴呀,還都吃青菜呢,朱淑雲說這都是秋天儲存的,不可能這時候給她們買青菜吃,糊弄不了她,朱小豔一聲不吱。

一次他們強行給朱淑雲戴手銬、腳鐐,想把她放到死人床上抻,朱淑雲拒不配合,全力掙脫,把手腕全拉壞了,他們看手銬戴不上又給朱淑雲戴腳鐐,好幾個人按著、踩著她,壓的她都上不來氣,差點按死。農安的張盈用大腿按著朱淑雲的腦袋,要給她戴手銬,還有三個人踩著她的腰,朱淑雲想要不是師父救她,她都死好幾回了。後來他們迫害朱淑雲不讓發正念,還放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錄像讓她看,她就使勁喊「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 法正天地 現世現報」聲音特別洪亮,都是師父給的力量。他們就把窗戶、門都關起來,把樓上住的法輪功學員也都轉移到別處去了。

有一次家人接見他們不讓見,家人就找監獄長,當時正給朱淑雲綁在床上戴上腳鐐子,就沒讓她接見。晚上看到王監獄長朱淑雲說:「這能說明甚麼,這能讓我看清邪黨的邪惡本質,今天家人見不到我就得上火。」他問為甚麼,朱淑雲說:「我跟家人都說了,見不著我就是給我打壞了,我這手脖上都是傷疤嗎?」他一聲不吱。跟王監獄長一同來的姓張的獄警問朱淑雲說:「怎麼不讓你師父來救你來呢?」朱淑雲說:「我師父就是來救我的。」第二天早上,他們就把腳鐐解下來了。

3、和家屬抵制迫害 證實大法

二零一六年近年末,最後一次接見時,監獄停止朱淑雲接見,當她走到大門口時就把她關回來了。不讓接見,朱淑雲就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往回拽朱淑雲,她就一直喊,他們就來捂朱淑雲的嘴,朱淑雲就連掙扎帶喊。獄警在後邊提著電棍,朱淑雲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不讓接見。」然後他們就把朱淑雲下排門牙牙齒打掉一顆,朱淑雲就跟他們說讓鑲上,他們說給你鑲上。獄警李文聽說把朱淑雲牙打掉了他掉頭就走了。

朱淑雲當時就把掉的牙安上了,有人勸她說別安了,看咽肚子裏紮腸子怎麼辦,她就把掉牙放櫃裏了,躺那想起了明慧上的一篇文章,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牙被打掉了自己就給安上了,朱淑雲當時就從櫃裏拿出掉牙,牙都粘紙上了,洗洗又給安上了。她想得讓這牙活,證實大法的神奇。

下午,他們就讓接見了,家人見到朱淑雲後,知道了這件事,都急眼了,說寧可工作都不幹了,一定要打這場官司,必須給鑲上好牙,家人說要把這顆牙拿家去,朱淑雲不讓往家拿,她要讓這顆牙栽活了長上。晚上,張洪武大隊來給朱淑雲照像,她就把牙摘下來了,後來她悟到,想讓這顆牙活證實大法,就不能往下摘了。後來朱淑雲就跟獄警、大隊長和預政科的朱小豔他們說,就讓你們看看大法的神奇,讓這顆牙長上。

後來牙一直在朱淑雲嘴里長著,他們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儘管他們對朱淑雲這麼迫害,朱淑雲依然求師父幫助救他們,發自內心的想救他們,最後他們給朱淑雲豎起了大拇指,還給她拿一個蘋果回來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