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正念解體邪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下面記一次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解體當地的洗腦班的經歷,感謝師父加持弟子。

在邪黨「十八大」召開期間,我們姐妹有機會到南京旅遊,卻被我市和妹妹工作市的610等人員追蹤到南京我們的住地,妄圖將我們綁架回本地進行迫害。兩市惡警在南京的非法行徑,被女兒上明慧網揭露,惡警對我們進行報復,勾結我們住處的壞人關停我們的水、電,女兒去相關部門反映情況,追查責任,解體了邪惡的干擾迫害。

兩市惡警仍不死心,在我們回家的途中阻攔堵截,動用了很多警力。當我們到某某火車站時是早上6點,為了避開車上的跟蹤,我們提前下車,剛下車就有多個警察圍上來將我們綁架至火車站派出所。當時有幾個警察輪流看著我們,我們問他們:「我們犯了甚麼罪?難道外出旅遊都犯法了嗎?」說著並拿出在南京各景點旅遊的照片給他們看。了解情況後,警察說道:「你們當地說你們去北京破壞十八大召開,一定要抓到你們判刑,真是可笑。」

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們藉機向輪值的民警講真相,揭露當地公、檢、法及610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我們姐妹修煉法輪功十多年受益良多,小妹是名有高級教師職稱的老師;二妹是生產隊幹部,工作上不貪不佔,為當地群眾解決了許多難題;而我是一名農民,孝敬父母老人,家庭和睦,是村裏有名的孝媳婦。我修煉一年多,身體多種疾病都好了。妹妹在修煉前患有類風濕關節炎,手腳關節腫得連粉筆都拿不了,去大醫院診治也說沒救了,讓家裏人趕緊準備後事。後來小妹開始修煉法輪功,不到2個月,多種病痛都好了。1997年,當時村裏就有200多人學煉法輪功,以前吵架的婆媳不吵架了,吸毒、賭博等情況有了很大的改善,大家早上5點出來煉功,晚上7點半煉功學法,整個村裏一派和祥的景象。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當時中共其他常委的反對,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發動對「真、善、忍」修煉群體的鎮壓,綁架黨、政、軍、公、檢、法和不明真相的群眾和它一起犯罪。

這些警察明白真相後,對我們說:「你們地方的610、公、檢、法人員自己無能,還連累我們幾天幾夜不能休息,你們不要怕,等你們地方的人來了就可以回家了,謝謝你們!」

當地的610、警察把我們劫持回本地後,妄圖把小妹綁架至本地洗腦班繼續迫害。我們姐妹三人一條心,認為這是我們鏟除邪惡、解體洗腦班的好機會,不能讓邪惡利用猶大繼續迫害同修。這次的洗腦班在當地市區的一家賓館,我們到達目地地後,不間斷發正念一直到晚上全球12點發正念。第二天上午我和小妹來到洗腦班見到兩位所謂「幫教」,其中一人竟是我2000年被迫害時在勞教所認識的同修。我當時義正詞嚴的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師父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你怎麼能做出這等背叛師父、迫害同修的事情,你以前那麼精進,現在卻為了錢做出這樣的傻事,如果還不悔改你知道等著你的會是甚麼嗎?」我和小妹對著她倆發正念。這時警察馬上叫我出去,我站在門口靜靜的發著正念。

過了一個多小時,610頭目和公安局副局長來到洗腦班裏,過了一會他們從房間裏出來,我默默的發著正念,正視他們,只見他們身歪臉斜,不敢看我,跑回自己房間了。稍後610頭目讓我馬上離開洗腦班,我問道:「不是你們讓我們來參加『學習班』的嗎?為甚麼還沒開班就趕我們走呢?」副局長說:「主任難受死了,站都站不穩,我也頭痛死了,幾個幫教也被你們嚇壞了,你們不走怎麼辦班!」我知道這是正念的力量,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被我們發正念大量清除,他們人這一面也就惡不起來了。

我回到房間和二妹切磋了下,通過之前的發正念和講真相,不法人員已經受到了很大的震懾,小妹有師父保護一定不會有問題。我們倆放下了擔心親人的心,搭車回家了。後來聽小妹說,第三天洗腦班就解散了,不敢辦了。

個人經歷與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