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講真相 八小時走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五月二日早上,我像往日一樣早早走在街上尋找有緣人,講真相救人,給兩個人講退後,又遇到第三個有緣人,他聽了真相,退出了黨團隊組織,並非常感謝與我握手致謝。他是位作家,隨後我送給他兩本大冊子和一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這時候,從我身後來了兩個中年女人,質問我:你發甚麼呢?我說:好書。她倆都說給我們看看,邊說邊伸手拽我兜子。我說你要也給你一本,我邊說邊遞給她們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她們連聲問我,是書還是碟,哪來的?我說這書上有字。她說哪出版的?我說你慢慢看吧,都認識字。這時我明顯感覺到來者不善。她問我你家住在哪,這麼大歲數發這個幹啥?我說住哪,多大歲數和發書都沒有關係,你不想要就還給我,要就送給你。

她們倆不懷好意的問這問那。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情況,我心裏有些不穩,沒有及時的發正念而動了人念,平時自我感覺正念強,怕心少,到關鍵時刻就檢驗出自己修的很表面,心裏沒有踏實的實修,心想著趕快走吧,別跟她們糾纏。魔難來了沒有及時清除她們背後的邪惡,我邊走邊想可別跟蹤我呀。這一想壞了,回頭一看果然跟著呢!我拐彎抹角的進一家小商店後,不到兩分鐘,來了三個警察不由分說就把我綁架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呼啦一下圍上來六、七個警察,每個人肩膀上都掛著個照相機開著燈,桌子上放著照相機,牆角都是攝像頭,把我的兜子搶去,翻出的東西都擺在地上照相,真相期刊、真相幣、護身符、平安寶葫蘆,他們讓我坐下想審訊我。

我請師父加持我,此刻頭腦清醒,有了正念,甚麼怕心擔心都沒了,師父大法打進我腦中:「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

我知道自己是人心招來的麻煩,如果能夠足夠慈悲,沒有分別心,對誰都一樣,智慧的講真相,發正念清除干擾救人的一切邪惡因素,這一難根本就不會發生的。我歸正自己,不能再讓派出所的警察對大法犯罪,我不停的講真相,發正念,向內找,找出了不少人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名利心,還有強勢,自我,不讓人說,不修口,看不上自己認為不在法上的同修,缺少慈悲心,說話居高臨下,搶話,和師父講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2]相差甚遠,學法不入心,煉功不入靜,發正念走神。

找出這些人心,感覺自己修了二十年的老弟子,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一路走到今天,走過彎路,摔過跟頭,讓師尊操盡心,真是不爭氣的弟子啊。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人心不是真我,我不要,我要正念,有人心,在法中洗淨歸正,我就歸師父管,就我師父說了算。我的使命就是救眾生,還有很多眾生沒救呢,我不能呆在這裏,我不能失去自由,我不能停下救人的腳步,更不能任由邪惡控制警察對大法弟子犯罪而失去未來。弟子把一切都交給師父,聽師父的安排。

剛進派出所,他們七嘴八舌的亂說,特別是那個頭,大概是所長,一直怒氣沖沖,大喊大叫,說話很邪惡,我不為所動,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越來越強,不停的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祛病健身有奇效,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殃及家人,善待大法得福報,親人受益等。這時辦案警察坐到我對面要給我做筆錄,我說我沒有罪,做甚麼筆錄,趕快放我回家。他問:你叫甚麼名?我說不配合。他說連名字都不敢報,又問我家在哪住,我還說不配合。一個警察插嘴說住地球。又問這些東西哪來的?我還說不配合。隨後又問了幾個問題,我都沒注意聽,問啥都說不配合。然後他在電腦上打上不配合。我告訴他,你不用問了,一律不配合。他又照我說的打在電腦上了。我接著說:我沒犯罪,不許限制我人身自由,趕快放我回家,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按真善忍做好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祛病健身有效率達97%。他照我說的一字不差的打出來叫我看,讓我簽字,我說還沒有講完呢,他說我可不打了,打一天也打不完。我說我不能配合你,他自己就在紙上簽了字。

所長又發火了,這是甚麼地方你知道嗎?你不配合能行嗎?如何如何。我告訴他甚麼地方跟我也沒關係,我沒犯罪為啥要配合你。他指著那幾本真相材料等東西大聲吼叫,你沒犯罪這是啥?我說你翻開看看內容,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如何保平安、如何祛病健身的,怎麼是犯罪呢?他暴跳如雷,「啊,那些都是×教的東西,國家不讓傳,你滿大街發不違法嗎?」我問他,哪條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了?二零零零年公通字三十九號文件,國家公布了十四種邪教,民政部七個,公安部七個,沒有法輪功。中國的現行法律沒有一條說法輪功是邪教,你根據啥說是邪教?他說是內部通知。我說內部通知不是法律,你還是依法辦案吧。他無話可說了。

當時在場的警察都不作聲,都笑呵呵的。所長走了,我就給在場的警察講真相。所長一會又來了,對我說,你不說姓名就以為我沒辦法了,我用微信發朋友圈,磕磣磕磣(東北方言,意思是羞辱羞辱)你,看誰認識你。我說我沒幹壞事有甚麼可恥的,他說你發法輪功的東西咋不敢堂堂正正發呢?我說在大街上發還不算堂堂正正嗎?我要偷偷摸摸發你還抓不著呢!他問我你都發給誰了?我告訴他就發給那兩個女的了,你別看她倆舉報我,我不恨她們,她們很可憐,做了壞事而不自知啊。

這時進來一個人問我,你還認不認識我了?我說不認識。他說,你叫某某,如何如何。所長說,咋樣,不報姓名我就沒辦法了?他們查到了我的戶口所在地,和國保大隊聯繫,國保大隊長在電話裏說:抓還抓不著呢,誣告濫訴,云云。所長放下電話說,你幹啥事了,告誰了?我說告江澤民,他迫害好人,害我進監獄、勞教所,害得我家破人亡。他在位的十五年沒幹好事、盡幹壞事,放手腐敗,悶聲發大財,綁架你們這些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讓你們在無知中犯罪,把你們毒害的正邪不分、好壞不辨、是非顛倒,你們這些慈眉善目的警察可別受它矇蔽,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都可以做個好人,將來都能得救。現在人們都已經醒悟了,對法輪功的事都不願意管了,躲著,繞開,睜隻眼、閉隻眼,你還往前衝,是不是傻啊!所長說:我在執行公務,有人報案能不管嗎?我說你把槍口抬高一釐米不也是執行公務嗎?你不管法輪功不也照樣開工資嗎?你看看,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張越等高官甚麼下場,都遭惡報了。誰參與迫害法輪功,誰就遭惡報。

在場的人聽了真相,都笑呵呵的,和我說話都客客氣氣的,都認可我是好人。所長也稍有緩和,在門口站著。我說你進來,我有話跟你說。我笑著說:我一來就沒看見你笑過,你看人家一個個都笑呵呵的,笑一笑,十年少,你總生氣發火,氣大傷身容易得病,你不怕得病啊?老辦案老生氣,那不氣完了嗎?你在家和老婆孩子也這麼生氣啊?這脾氣咋這麼不好呢?得忍哪,不能老生氣,你到底會不會笑啊?你笑一下。

他雖然沒笑,但也沒有那麼惡了,看得出來他知道我為他好。所長說那還不是你氣的。我笑呵呵的說:我氣的,我好端端的,你把我抓來,我都沒生氣,你生啥氣呢?他說你不配合就生氣,我說我不配合不是跟你對著幹,是為你好,讓你得救,是不讓你罪上加罪,我配合你,你就罪上加罪,我要救你們,暫時救不了你、也不能往下推你,給你一個得救的機會,你們都受江澤民一夥的矇蔽,不知道參與迫害法輪功會遭惡報。

有的警察說:你認為好,就在家煉唄,也沒上你家管你去,出來發啥?我說那是自私,光在家煉自己平安了,還有那麼多人,包括你們都不明白真相,都不能平安呢,我想大家都平安,你好、他好、大家都好,皆大歡喜。我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真相,辦案人員說你坐下說吧,站著好像上課一樣。我想就得好好給你們上一課,別再迫害大法弟子了。

他們通過戶口所在地找到了我家,象徵性的看看就走了,回到派出所,所長告訴我處理結果,拘留十五天不執行放人,年齡超過七十歲了,不適合拘留了。

我心裏完全明白,慈悲的師父幫我承受了一切,擺平了一切。回家後,深刻找自己,爭鬥心、顯示心、看不起同修的心都很強,背後議論同修,說這個有怕心、那個不在法上,其實就是妒嫉心在作怪,不修口,潛意識中還有求名的心。教訓是深刻的,今後我一定嚴格要求自己,說話做事處處用大法要求自己,認真學法,在法上提高。

五月三日早上我又迎著春風走在街上去講真相救人了。無論甚麼情況下都不能停下救人的腳步,我要好好珍惜師父賜予我的機會,珍惜師父為眾生為弟子延續的寶貴時間。

在此要提醒同修,遇事的第一念要用修煉人的正念,絕不能動人念,在法上誰也動不了你。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的默默配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