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年中我經過了三次病業大關,每次都是到了承受極限,是師父一次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給了我新生。寫出此文,意在對處在嚴重病業中的同修,一點啟示。

我是一名鄉村醫生,那是二零零九年的夏天,那次月經持續了十八天,每天都流很多血,開始我並沒在意,而且流的血是紫黑色,我認為這顏色的血不是甚麼好血,任它流吧!

可是到了第十二天,我身體就出現異常,頭暈、乏力、噁心,我還是沒把它當回事,照常出診、看病。第十三天開始嘔吐,連喝點水都要吐。炎熱的夏天,水喝不進去,血還照常流著,漸漸的我支撐不住,處理完病人,我就臥床休息。記得有一個老病號,犯心臟病讓我去輸液,真感覺沒力氣去,但我還是去了。那時真的不是為了掙錢,而是怕給大法抹黑。我就強撐著說自己沒事,就讓丈夫用摩托車馱著我去輸液,很短的路程,一路上吐了三次,到了病人家,他家裏人說,你怎麼了臉色蠟黃?我說沒事,給病人輸上了液。

後幾天,不用我說大家也能想像出來,真是弱不禁風,走路稍有不慎就要跌倒。那時也不學法,也沒力氣煉功,也不知發正念。只抱定一念:我這不是病,死也不去醫院(那時就那麼個境界)。處在中伏天的我,五天沒有吃東西,吃一小點西瓜,隨即吐出兩倍來。血依然流著,我的生命到了極限,躺在沙發上,看看自己的手及指甲,是那樣蒼白,沒有一點血絲。這時婆母同修給師父敬上香,跪在師父像前求師父救我,隨即我也跪在師父像前哭訴著:師父,弟子無論做錯甚麼,今後我都會在法中歸正,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由於體力不支,我又躺在沙發上。瞬間,我的手指甲、手指肚有了一絲紅潤,同時也感覺腹中咕咕作響,那天中午,已經五、六天不吃不喝的我,竟喝了半碗麵條湯。我哭了,我知道是師父沒有放棄我,為我承受了一切。

三年後,也就是二零一二年,我再一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那時,小外甥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天,由於業務忙,再加上白天黑夜帶孩子,學法煉功間斷。一天傍晚去廁所,突然發現自己解小便發紅帶血,當時也沒在意,緊接著出現膀胱刺激症狀─尿頻、尿急、尿痛。作為醫生,我知道,這是常人的急性膀胱炎。現在想起來,感到後悔的是那時沒有及時的向內找,而是一味的承受著舊勢力的迫害,沒有正念清除,只是認為它不是病。由於大量的血尿蛋白尿,很快我的身體進入衰竭狀態─心悸、氣短、噁心、嘔吐,出診回來就是後背依著暖氣片都感到冷,隨即又出現零九年那次症狀,加上臘月的天,病人很多,我沒有半點的休息時間,為了不給大法抹黑,我強支撐著應付病人,就這樣血尿、蛋白尿持續了十多天,我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臘月十八日,我小便在盆子裏,沒來得及倒掉,兩小時後,全成了類似肉凍形狀。那天晚上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全來了,要給我輸液,我拒絕了。女婿說,這樣會死人的,我沒有半點的怕,把他們都攆走了。丈夫說我給你灌燙瓶,你躺到被子裏去吧,我躺在被子裏,手捧著燙瓶,身體蜷曲成一團,按按脈搏已按不到,只有心在顫動,此時我知道生命已到了極限。就在危險的一刻即將到來的瞬間,丈夫給師父敬上香,並叫來母親同修,母親跪在師父像前,求師父救我。這時我也強坐起來下床跪在地上,並哭著訴說:師父,弟子不精進,弟子有太多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但是,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去留由師父。此時,我跪在冰冷的地板磚上,沒有一絲寒冷,相反的卻感到一股熱流暖遍全身。那天晚上,我一夜未解小便,天亮後當我解出澄清的小便,我哭了,哭得淚流滿面。我哽咽著,隨後叫來了同修幫我發正念,一個同修看到我摟著一個孩子,後背對著大風,站在原地不動,沒有逆風而上,同修一說我立即明白了,這一段時間孩子住在我家,由於照顧孩子,我對孩子的情大了,放鬆了修煉,由於懈怠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我,阻止我修煉,真是用盡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盡對師尊的感恩,那天中午,五、六天不能進食的我,吃了三個麵包。

經過了兩次病業大關的我,修煉上再也沒有放鬆,並真正實修自己。二零一三年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大家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平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病業關再次降臨,這一次與前兩次截然不同,這次是在我修煉狀態很好的情況下出現的,也許是去我的執著心,突然出現類似常人的急性喉頭水腫,別說吃東西,就是喝一口稀飯、喝一小口水,都嗆得咳嗽好一陣子,最後連喘氣都憋得不行,幾乎窒息。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症狀不減。我想,我再也不能讓師父操心,我要自己過這一關,那天下午,我從一點開始,每到一個整點就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全面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就這樣,通過一下午的整點發正念及嚴肅的查找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在師父法理的指導下,我闖過了這一大關。

通過這三次大關,使我認識到修煉過程中,當你出現病業假相時,無論你當時的修煉狀態是否精進,最起碼有一念是超常的:我這不是病,人的辦法對我無效!這可不是嘴上說說,而是紮紮實實的在那個境界!師父看到你這超常的一念,就能保護你,舊勢力的安排就失敗。其實,修煉到了今天,我們對法理也都明白了,七二零後師父沒有給我們安排影響做三件事的病業關,一旦你覺得關大了過不去時,一定是舊勢力的參與,或者自己存在很大的問題,一定要嚴肅的無條件的查找自己,找出漏洞及時修正,就一定會走過來。

與同修交流,意在提醒處在嚴重病業中的同修,修煉已到了最後,千萬別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不要給大法抹黑,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努力做好三件事,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暫短修煉時間即逝的瞬間,讓我們時時充滿正念,多救人,努力兌現史前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