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師父告訴我們:「偶然是不存在的」[1]。乍一聽好像自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可是在實際體會中,發現自己並不太理解,根本不能「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一遇事就當成偶然了。

比如那年去同修家,同修少華出現病業狀態,心性不到位,據說近來天天輸液,我想去看看。可是有顧慮,因為少華的婆婆很兇,而且反對大法,我家人也差不多,我也怕他們知道。我家好辦,我可以趁他們不在時去。可少華家的情況就不知道了。婆婆是不是在她那裏?醫生會不會正輸液?會不會有別人做客?就怕見人。想來想去不知道甚麼時候去合適。不知不覺把少華家出現的情景當成是偶然的了,不可預測的,而想不到師父就在身邊,師父會安排。越怕越想不出頭緒,都有點頭疼。突然一轉念,這不是執著太重嗎?應該去怕心,怕甚麼!?當年北京都能去,這點事就不行嗎?去!就算她婆婆在跟前,醫生正輸液又怎麼樣?我這是看同修,光明正大。

吃過早飯我去了,她門口人真多!正修機器,都是鄉親們,那也得去!我走向門口時,突然眾人都去看機器了,沒人注意我,我進了少華家,她婆婆正在院裏,看見我時一臉陰沉與疑問,我說:「怎麼了嫂子,不認得我?」少華聽見聲音迅速走出屋,「來吧,來吧!」她正盼我來呢。我進了屋。今天不輸液,沒有醫生,卻有同修,想不到她娘在這呢,是同修,真巧。正好我們進行了很深入的切磋交流,解決了一些問題,皆大歡喜。心性到位了,師父會給安排好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3],如果認為那是偶然的,那是人的觀念在考慮問題。一直不放棄觀念,一直會有類似的問題。

幾天前去一個社區發資料,那個門衛總好問,很愛多管事,我就有點怵。就想如果門衛阻擋該怎麼辦,想來想去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但突然有一念:我不是有師父在安排嗎?我這是做證實法的事,是符合法的,師父會有好的安排。我怎麼盡想有阻力呢?管他呢,到了門口自有師父安排。到了門口,騎車剛過,後面門衛大聲呵斥:「幹甚麼的?」儼然在說一個賊!很不禮貌。我想這種言行不應該是針對證實大法的人,所以就當不是說我,而且門口也有別人過,我就沒理睬,頭也不回就進去了,同時發正念。進去後順利發完了資料。

這兩天狀態不好,暈頭轉向,昨天把星期二當成了星期一耽誤了事。原計劃去公安局要書,幾天前警察騷擾,從同修家把書劫走的,這麼多天過去了,時間越久越不好。可是我現在狀態不好,去要書會不會出事?又當成偶然了,一轉念想,不會!我有師父管,這是做證實法的事,狀態不好這點事就不敢去了嗎?時間緊迫,不能再拖下去了。有師父管我,想多了就是人的觀念。想去要書就只管去,師父就在身邊。師父說:「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4]我進了公安局國保大隊,見到了年輕的值班警察,他不了解真相,對我要書感到意外,問我還煉不煉,還說應該拘禁我,不只是沒收書的問題了。我給他講了真相,並講了最近公布的文件──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五十號令等,並告訴他電腦上就可以查到,他不吭聲了。然後我又去見了熟人,也講了真相。因為管書的警察不在,沒有見到書,只好下次再來。但是講了真相,雖不太成功,但也沒甚麼麻煩。

「偶然是不存在的」。把事情當成偶然是常人的觀念,往往不易覺察。修煉人的路由師父安排,師父就在身邊,根據自己的心安排事,心正一切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心偏離了法就會有麻煩,「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6]。就看自己的心,看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了。

個人所悟,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