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的改變與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五月,我六歲的兒子因為嚴重咳嗽,他爸爸帶他去看醫生,醫生無意中聽孩子的心臟,說孩子有先天性心臟病。我的小孩身體健康狀態,超過一般的孩子,出生以後,幾乎就沒吃過藥,即使生病難受,通常跟我一起反覆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會好的。

我丈夫不太懂先天性心臟病的嚴重性,所以也就沒有太大壓力。而我坐在沙發上,半天無語,心情差極了。之後丈夫打工走了,我加強了學法、發正念、救人,三件事一件不落的做。師父說:「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1]於是我讓自己跳出這件事來,清醒的看這個問題。

有一天,我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想要背法的念頭,於是就開始嘗試著背法,雖然背的很慢,到今天為止才背到第四講,但是收穫很大。我覺的自己能走好每一步,跟背法有直接的關係。我們背法的目地是要更好的學好法,得到法,遇事按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對兒子的事雖然暫且不去想它了,但是不想並不等於完全放下,於是,我收到一則手機短信:某某單位免費救助0~14歲貧困先天性疾病兒童。我的心又動了。把這一消息馬上告訴了丈夫,而丈夫對此事卻並不上心。我一下意識到,自己又錯了,不該動心。於是我靜下心來,坐在床上,捋順著眼前的一切人和事,真真假假盡在眼底,似乎一瞬間甚麼都看明白了,師尊要的就是我的一顆信師信法的心。

幾天前,丈夫放假回來,非要帶孩子去市醫院檢查,這天晚上,我清晰的夢到分別有兩個人面目很邪惡,要討債似的。這一檢查,結果可炸鍋了,說孩子很嚴重,左心增大等,必須馬上去北京做手術。我的婆家人尤其是大姑子和小姑子急的找專家,找哪有熟人,白天晚上電話、微信聯繫說個沒完,主要原因是我們家從來不入醫療保險,術後全部費用最少也得七、八萬。我丈夫的意思是先緩一緩,等明年入了醫療保險再做,因為他看到孩子這麼健康,看不到一點有病的跡象。婆家人說多花錢也得做,畢竟是心臟上的事,不是小事。

面對亂象,此時的我卻從未有過的平靜,我儘量不發表自己的意見,因為自己清楚的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師父講:「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後來決定我和丈夫還有小姑子帶孩子去北京醫院檢查。小姑已做好了住院的準備。

一年前,即二零一六年,孩子在老家幼兒園上學期間,表面原因是老師不負責任不看管孩子,讓我小孩意外的左小腿骨折。當時因為自己沒理解好法,走了極端,給婆家人和村裏人,尤其是鄰里之間帶來了不好的影響。

後來石膏打上了,可是孩子恢復很慢,面對婆家人和丈夫的種種埋怨和指責,我的心更不穩了。後來,我家搬到了縣城,準備讓孩子在城市上幼兒園,這時一晃已經四個月了,可孩子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越跑瘸的越明顯,我的那個心情簡直是無法形容,對孩子的情再加上自責的心,整個陷在事中了。學法看不到法,兩隻眼睛總是在孩子腿上打轉,越看越執著,假相越厲害,家裏的老鼠快要造反了,隨處可見,攪亂我的人心、怕心。一年來,我發現有個規律、每當我處在難中的時候,老鼠就多起來了,平時根本看不到。

後來,我問醫生,孩子這麼長時間了,腿為甚麼還不見好,醫生讓孩子躺下,比一比他的兩條腿是否一般長,醫生說,不應該呀!孩子的腿沒問題呀。於是,他對孩子說:你好好走路啊,要不然真變成小瘸子。我問醫生那該怎麼辦?他說他也沒辦法。

回到家,我靜靜,然後對孩子說:明天媽給你報名,咱上幼兒園。可這時孩子卻跟我大鬧,怎麼也不上學。費了半天勁,把孩子托到幼兒園,自己在心裏發出了堅定的一念:如果我孩子命中註定是瘸子,我無話可說:如果孩子不該是瘸子,他就不會瘸。我就做好我該做的,我們都有師父呢!

等到中午放學,孩子回家,驚喜的發現孩子腿正常了、不瘸了。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話又說回來,第二天(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們一行四人來到了北京阜外醫院。我心裏定了一念,孩子沒事,我和孩子是為證實法來的,我們只不過是在走過場。這次一定要做好,不能走極端,平衡好一切人與事。因為我母親也是病業走的。他們都十分不理解我們學大法的人。這些年來我很痛苦,我整天滿大街講真相救人,而我卻救不了我身邊的親人們,都是因為我沒做好導致的。我心裏不停的發正念:不僅限於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全盤否定邪惡強加的迫害,利用各種形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與對起破壞作用的因素,無論是家庭或社會環境中各種形式的迫害等等,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請師父加持。

在做超聲心動圖時,丈夫和小姑子陪孩子進去,我在心裏對孩子說:「兒子,你不要聽舊勢力的安排,你要同化真、善、忍,起到證實法的作用,你才會有一個好的未來,你用盡全力,出最好的結果。」孩子進去快半個小時了,別的孩子幾分鐘就出來了,這時我的心又有一點波動了。調整了一下自己,然後心裏問自己:「你相信師父嗎?為甚麼要動心,明知沒事,為甚麼還要動?平時把信師信法掛在嘴上,現在怎麼啦?你的信哪兒去了?關鍵時刻你的信哪裏去了?」瞬間身上能量倍增,全身溫溫的。師父是宇宙的主宰者。眼淚不停的在眼眶裏打轉,因為我已經知道結果了。他們出來後才知道時間這麼長的原因,原來是給一個吃了熟睡藥的孩子讓位了。我誇他們做的好。丈夫去等片子結果,小姑子卻憂愁的對我說:「估計得手術,情況不太好。」此時我不再動心了。

孩子前一天做的一項心電圖沒傳到電腦上,還得重做,小姑子對孩子說:「你的點兒真背,醫生說醫院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事,怎麼就發生在你這兒了。」我對小姑子說:「這是好事,因為昨天的是壞結果,今天出的結果是全新的,完好的。」

三項檢查完畢,拿去給專家看,專家說:「完全不用著急手術,而且孩子在恢復期間,也許永遠不用手術,該跑就跑,該跳就跳,完全像正常孩子對待就行。」這一好的結果是婆家人完全沒有想到的。

通過這件事,我丈夫十分相信大法,並且自願的把他剛剛入的黨也退了,之前勸他根本不聽,怎麼勸都不退。小姑子跟孩子說:「你可得好好保祐二姑,讓二姑順利競選上某縣教育局副局長。」我笑著對她說:「孩子哪有那本事,你得讓神佛護佑你才行啊」!

經過此事,我找到了自己許多的執著心,如:不信師不信法的心,推責任的心,埋怨別人和怕別人埋怨自己的心,名、利、情、色、貪、私的心,疑心,顯示炫耀的心,總的來說,這一年多來,感覺自己才會修了,昇華了一點兒,遇到過關的時候,不會向外去求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