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家長放心的幼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前不久,上海攜程和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驚爆網絡,人們憤怒、痛心的同時,也在憂心:連北京、上海的幼兒園都這樣,哪裏還有讓人放心的幼兒園和讓人放心的老師呢?

其實,好老師還是有的,讓我們先來看一個孩子的故事。

小頑童也受尊重

愷愷是個專愛跟人唱反調、又喜歡尖叫把對方惹怒的頑皮小孩,媽媽經常被他搞得想要抓狂發瘋。剛到幼兒園初期,愷愷說他要玩兒,不要上課。老師說:「好,那請愷愷找個自己喜歡的角落去玩,不要上課沒關係。」愷愷傻愣不解,老師怎麼不生氣罵他?雖在一邊玩兒,可是耳朵卻很專注的把上課內容都聽進去了,時而忍不住把眼光偷偷瞄過來,又怕老師發現沒面子。

午睡時,愷愷說:「我偏不要睡覺!」老師說:「好,那就照你的意思不要睡覺。」愷愷又愣了,這個學校的老師好奇怪,都不生氣責罵我不聽話,還照我的意思做,這可真和自己長久以來的經驗法則完全不同。大家都在午睡,只有自己硬撐著實在很無聊,坐著坐著,沉重的眼皮漸漸要闔上了。老師提醒說:「愷愷你不是不要睡覺嗎?你對自己的決定要不要講信用呀?」

出乎意外的愷愷發現,自己以前的那些把戲激怒不了幼兒園老師,反而害自己吃虧沒面子。回家後,愷愷嘰嘰喳喳說給媽媽聽,把媽媽樂得說不出話來。

有一次,愷愷突然想起有話要跟媽媽說,哭著找媽媽。老師安慰他說:「媽媽現在馬上趕來也要一段時間,媽媽這樣趕來趕去也很辛苦。我們是講真善忍的小朋友,要為媽媽想,所以現在你先說出來,老師幫你把要對媽媽說的話寫下來,並且在字的旁邊加上圖畫,等媽媽來接你放學的時候再拿給媽媽看,你說好不好呢?」愷愷說完話,看著老師畫好圖。他小心翼翼將紙張摺疊好放進書包,安心的又去做自己的事了。

從此,愷愷每天都盼望到幼兒園上學,感到這裏的老師好溫和、好尊重他,他變得好快樂!

荳荳園──與眾不同的幼兒園

愷愷所在的這所幼兒園叫「明慧荳荳園」,位於台北縣永和市著名學區。荳荳園的老師都像愷愷的老師那樣尊重、善待孩子,因此深受家長信賴,吸引了大台北地區許多家長放心託付他們的寶貝。

有的家長讚歎:「荳荳園的老師怎麼都不會對小孩子生氣或不耐煩,怎麼這麼有耐性?」

有的則說:「我經常被孩子氣得快發狂,可荳荳園的老師怎麼那麼有辦法,把他們教得體貼又可愛,每天都想來上學。」

荳荳園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園長及所有老師都是實踐真、善、忍法理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他們眼裏,每位小朋友都有他特別的脾氣、秉性、特性與尊嚴,應該被尊重。他們從真、善、忍的角度去看待,就沒有教導不來的小朋友。

蕙雯老師原在其他幼兒園擔任幼教和安親班輔導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後轉到荳荳園。她說在荳荳園工作中透著修煉,每當心裏過不去時就向內找自己「是否包容度不夠大?耐心不足?或者太過心急?」心念一轉,往往就能看到小朋友言行背後的因素,他們的調皮或矛盾都不再是個問題。

比如幼幼班為騎兒童腳踏車玩具,有的小朋友會很生氣地跑來說:「老師,誰誰都不給我騎。」其實他心裏想的是「要騎腳踏車」。於是在體諒他的心情下問他:「你很想騎對不對?」引導他說出心願後,再教他可以用另一種比較祥和的方式去表達:「你等一下可不可以換我騎?」並且教導他不管對方是否同意,都必須給予尊重。而對於正在騎的小朋友,如果想要拒絕,則教導他不武斷地拒絕,而是說:「對不起,我現在還想騎,你先去玩別的好不好?」往往這樣祥和的表達,對方都會很爽快地回答:「好!」二人互相尊重,就不會有不可開交的矛盾產生。

俗話說「言教不如身教」。信仰真、善、忍的老師身體力行,將真、善、忍溶入教學當中,真、善、忍的種子就在孩子耳濡目染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種在他們的心裏。

在台灣和全世界,像明慧荳荳園這樣以真、善、忍理念教育小孩的明慧學校越來越多,因為真、善、忍美德是人們不變的追尋和嚮往的目標!

中國大陸也有這樣的好老師

不僅明慧荳荳園有好老師,中國大陸也有讓家長放心的好老師。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文章《一名幼師的心聲:人心向善唯有修大法》,作者以前不僅體弱多病,而且脾氣暴躁,對工作能不幹就不幹,對幼兒園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都沒有耐心,也體罰過孩子。一九九六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看了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懂得了善惡有報、人做壞事產生業力,人的苦難疾病都是業力造成的。從此走上了修煉路,不但身體變好了,人也變得溫柔善良了。

托幼班的孩子都是三歲以下的,吃喝拉撒幾乎離不開老師。她不嫌髒、不怕累,對哭鬧的孩子教給他們:在幼兒園,老師就是你們的媽媽,有甚麼事都可以找老師。

這個年齡段的孩子身體發育不完全,語言表達能力不強,經常有孩子發燒生病不舒服,因為不會說,老師觀察不到,耽誤一些時間治療,引起家長不滿。她除了每天晨間檢查孩子的精神狀態,在活動的時候也看看哪個孩子不參加,抱抱孩子,摸摸額頭,問問他們的身體狀況。每天午睡起床的時候,一邊整理床,一邊輕吻孩子的額頭,不僅表達愛意,同時也測測孩子體溫。在她工作期間,沒有一次孩子不舒服她觀察不到的。

托幼班的孩子在午餐前洗手,她都是一個個檢查,沒洗乾淨的幫孩子重新洗乾淨。

有的家長對孩子在幼兒園不放心,或者想得到更多照顧,就給老師送禮。在修煉前,這是求之不得的。但修煉後,她再沒收過家長的禮物。

還有一例。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文章《幼兒教師的修煉故事》,作者這樣寫道:

「幼兒園的工作繁瑣、細緻、瑣碎,孩子們由於年齡小,處處需要老師細心的照顧和耐心的引導。我記住了師父教我們的「真、善、忍」中的「善」字,處處用善心去對待孩子們。小班年齡段的孩子,離開父母哭鬧不止,沒有安全感。我就像媽媽一樣把他們抱在懷裏,柔聲安慰,給他們安全感,時刻關注他們吃喝拉撒的需求,手把手的教他們怎樣適應這個新環境。孩子們感受到老師對他們發自心底的愛,很快就不哭鬧了。接下來是要教孩子們有一顆善心。在一個充滿善的氛圍中,孩子們會不知不覺的充滿愛心,懂得謙讓,懂得換位去為別人著想,於是家長都很尊敬和信任我。本園老師很多都喜歡把自己家的小孩送到我的班中。」
以上並非個案,因為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處處考慮別人。作為修煉法輪功的幼師,必然會盡職盡責,真心善待孩子。

好老師慘遭迫害

隨著大陸各地幼兒園虐童案的不斷曝光,更讓人感到信仰真善忍、用愛心善待孩子的老師是多麼難得!可是自從江氏集團和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社會黑白顛倒,是非混淆。真、善、忍遭迫害,假、惡、鬥卻橫行,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幼兒園虐童案不得不說就是由此帶來的惡果之一。

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十八年來全國三十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教育系統至少有二百二十一人被迫害致死。他們都是像本文所舉案例一樣的好老師!

此外,還有更多的好老師只因不放棄信仰就被趕出校園,直接送到監禁場所;有的被酷刑致殘;有的被凌辱;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有的被罰鉅款、剋扣工資和養老金;有的長期遭監控、騷擾、威脅和軟禁……

前文所述《幼兒教師的修煉故事》一文的作者因為不放棄信仰,四次被強行抓去洗腦。幼兒園領導受邪黨人員脅迫,不讓她再帶班,安排到後勤打雜。後來因為家長們寫聯名信,集體要求她回班,園長才讓她回到孩子們中間。

《一名幼師的心聲:人心向善唯有修大法》一文的作者也承受巨大壓力。上級領導到幼兒園調查是否有煉法輪功的。幸運的是,園長明白真相,把法輪功學員保護下來:「煉法輪功的人有兩個變化,一個是身體變好了;一個是工作變好了。」

結語

「愛其子,擇師而教之。」遇到一位好老師,對於孩子和家長都是最幸運的;如果遇到壞老師,不僅誤人子弟,更會給孩子留下終生都難以磨滅的陰影。特別是幼兒,俗話說「三歲定終身」,可見幼兒教育的重要。

可中國大陸的現實是:信仰真、善、忍的好老師慘遭迫害,虐童的壞老師卻受不到應有的懲罰。

即便在缺少懲惡揚善環境、教育系統腐敗墮落的紛繁亂世中,仍然有一些人堅持真、善、忍做一個好老師,呵護祖國的幼苗,他們堅韌不屈的精神讓人看到點點希望,恰如黑夜中的一道曙光,又如濁世中的一股清流。

當黑夜消散、污濁退去,光明終將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