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來自中國大陸,五十一歲,是一名汽車司機,我是二零零三年六月開始修煉大法。

一九九六年,我姐姐由於年輕時因公出車禍頭部受傷,落了個小腦萎縮的後遺症,出現嚴重的失眠健忘症狀,病痛折磨她十多年,痛苦不堪。各方面求醫治療,還練了很多氣功,不但沒有效果還嚴重了。後來有緣得了大法,身體一下子好了,她太高興了。於是積極向我推薦,說:「老弟呀,這法輪功太好了,看姐的病全好了,你也學學煉煉吧。」還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由於自己悟性太差,沒有接受姐姐的好意。姐姐就多次向我推薦,都被我拒絕。

平時求我用車的人很多,吃吃喝喝你來我往的,自己身體又沒大病,小毛病自己吃點藥就過去了。家裏有個小藥箱,身體不舒服就自己吃點兒,就相信藥能治病,哪相信修煉這些事!每天依然這樣渾渾噩噩地在酒桌上度日,妻子很反感地說:「你這一週在飯店吃七天,很少回家吃飯,就是晚上回家睡個覺。家裏成你的旅店了,也不管孩子。」我還是不醒悟,依然我行我素。

一、師父救了我

時間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我突然得了一場怪病。

一天,我上午出車回來就覺的渾身疼痛,突然發高燒。趕緊到我們社區醫院看醫生,一量體溫嚇一跳,高燒四十度。醫生說:「這是重感冒,打點滴吧。打先鋒來得快。」於是開了三天藥,開始點滴。當天晚上,由於高燒不退睡不著覺,一夜未閤眼,也吃不進東西。第二天強支撐著去了醫院打點滴,點完後再量體溫一度沒降,還是四十度。我有些焦急了,按照平時的經驗,要是感冒打完點滴藥勁兒上來會有個退燒的過程。這次點了兩針了不見效果,就詢問醫生。醫生說:「哪有點兩三天就好的?得點一週吧,才能見效。」我就相信了醫生,回家了,晚上還是不見退燒,睡不著覺。第三天就起不來床了,渾身出現水腫。行走困難,不排尿,不敢喝水,頭腫脹得很大,很嚇人。眼睛看人重影,同時伴有後腰兩側劇烈疼痛,像被人打過了一樣。不能自己去醫院點滴了,於是妻子請護士到家裏來點滴。看了我的情況,說了句:「看這樣,不像是感冒。」點上藥就走了。同事聽說我的情況後,到家勸我妻子趕緊送總醫院吧。妻子也意識到情況嚴重,決定去總院醫治。這時我已不能行走,同事夫妻倆把我架著慢慢挪下了樓,送往總院。

在急診室我躺在擔架上口渴得要命,呼吸困難,已視物不清。急診醫生檢查後說:「怎麼才送來?再晚了就有生命危險了,必須馬上住院治療!」我被緊急送往腎內科住院治療。姐姐和姐夫也趕到醫院。先要全面檢查,當醫生給我檢查眼底讓我使勁睜大眼睛時,由於幾天高燒沒吃沒喝沒睡覺,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我就昏厥過去了,血壓快速下降。幸好醫生護士及時施救,我才慢慢甦醒過來。在場的家人、醫生、護士都嚇壞了。推著我去檢查的姐夫緊張的滿臉是汗,看我醒過來才鬆了口氣說:「我這管交通的事故現場看多了,也沒你這嚇人啊!」

我住院後,科主任、主治醫生等幾個人對我進行了會診。發現除了上述症狀還有血糖升高,高於正常值的三倍多,懷疑我可能是流行性出血熱,也可能是急性腎炎,腎衰竭等,不能下定論,不敢給用藥。只是點葡萄糖鹽水維持生命。每天就是抽血化驗,觀察病情。兩個胳膊讓針扎的都青紫了,找血管很費勁。依然是高燒、不排尿、腰部劇痛,不能睡覺,頭昏昏沉沉。鼻子還特別敏感,抽煙的人在病房門口經過,我都覺的嗆鼻子,噁心,要嘔吐。真是痛苦至極!家人看我這樣也很著急。

過了兩三天姐姐看我有些清醒就對我說:「老弟啊,你這病挺嚴重的,醫生不能給你用藥了,這樣下去也不行啊。」我對自己的病也絕望了,認為自己沒救了,就哭著說:「姐,不行就別救了,花很多錢還不一定能治好,給她們娘倆(我妻子和孩子)增加負擔。」姐姐也流淚了說:「老弟,別灰心。看來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你修煉大法吧。」我馬上說:「好,把書拿來吧。我看!」

可能是我的緣份到了吧,當時正是大法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普通病房人多學法看書不方便。結果第二天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主治醫生和姐姐說:「旁邊的幹部病房沒人住了,你們要不要搬過去,沒人打擾清靜些,也方便陪護。」姐姐馬上說:「好!我們馬上搬。」我住到了單間病房,沒外人打擾只有家人陪護。

姐姐把《轉法輪》寶書拿來了,我躺在病床上開始學法。由於眼睛看東西重影,第一天看書很費勁兒,很長時間才看一頁,中間還要歇幾次,一天下來才看兩、三頁。但奇蹟出現了,當晚燒就退了許多,能安穩的睡覺了。我做了個夢,很清楚,至今難忘。夢見一個小和尚,有五、六歲的樣子。我意識到,這不就是我嗎?我的元神一下就進到小和尚的身體裏了,這時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金色的蓮花寶座,一尊大佛坐在上面,很高大,全身金燦燦的,放著金光。我抬頭使勁兒往上看,看見大佛正低頭看我呢。我仔細看大佛的容顏,啊,和《轉法輪》寶書上師尊的法像一模一樣。我一下驚呆了,這不正是我的師父嗎?!我喊了一聲:「師父!」跪在地上,爬著快速來到蓮花寶座前,雙手合十,抬頭看師尊,這時師尊慈悲的微笑著伸出大手撫摸我的頭。頓時我像受了委屈一樣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嘩嘩地流了下來,掉在地上變成了金珠,又蹦射起來,金花四濺。我不住地抽泣,眼淚不住的流,真的哭出聲來了。驚醒了陪護我的姐姐,趕緊詢問我怎麼了?我抽泣著說;「我見到師父了。」姐姐一聽就高興地說:「老弟啊,你有救了,師父管你了!」

早上七點起床後,我就開始大量排尿,渾身上下馬上輕鬆了,一連幾天都這樣大量排尿,體溫漸漸恢復正常。腰也不疼了,血糖也正常了。而且有了胃口,想吃東西了。我真有一種重生的感覺,是師父救了我,心裏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真是無法表達。

住了十二天院,在醫生沒有有效治療的情況下,僅僅看了幾天《轉法輪》,我就恢復了健康。我申請出院但醫生不允許,還要繼續觀察。我知道有師父管我了,我就堅決要求出院,並表示後果自負。姐姐和家人也非常支持,最後我的病歷上的結論是個問號。

回到家,我身體還很虛弱,就繼續看《轉法輪》,還沒煉功。一週後,師父給我第二次清理身體。開始便血,每天大概四、五次,都是黑紅色的黏糊糊的血塊兒。開始時我知道師父在給我消業。但到了第三天還是一樣便血,我有些慌了,趕緊給姐姐打電話,姐姐安慰我說:「你身體有不良反應嗎?如沒有,這是好事啊,放心吧。」當晚便血症狀消失了,恢復正常,像沒發生過一樣。沒多久我就正常上班了,同事看到我這麼快恢復健康很驚訝,說:「你這次住院廠長都知道了,以為你不行了呢。」

二、在工作中做好人、講真相、救人

在工作中,我也開始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真正做一個好人,處處為用戶著想,把好處讓給別人。看誰都順眼了,看誰都好,也不生氣了,見誰都微笑整天樂呵呵的。在家裏,主動幹家務,再沒和妻子吵架,覺的生活很幸福。妻子感慨地說:「你的變化可真大啊。」是啊,我完全變了一個人。

在單位我把車擦洗的乾乾淨淨,用戶都願意坐我的車。看到班組的廁所很髒,我就主動打掃。髒亂的廁所恢復了乾淨整潔,沒了異味。

隊裏的司機平時都把公車裏的油抽些到自己家的車裏用。隊領導很生氣出台了很多措施,但收效甚微。大家都辯解說工資太低了,心裏不平衡才這樣幹的。以前沒學法時我也把油料送人或賣錢。學法後我知道了這不符合大法要求,堅決不這樣做了。全隊四十多名司機,只有四、五個人油料和公里數正常,其中包括我。隊領導了解後在大會上表揚我,並給我嘉獎說:「人家某某怎麼油料正常?用戶反應熱情待人,有禮貌,不講髒話,服務好。這樣的人我們必須獎勵!就是要洪揚正能量!」我知道這一切的獲得都是師尊教導我的,都是按大法真、善、忍做人的結果。

會後我向兩位領導表示:我不要任何獎勵,把獎金獎勵給別人吧,我不要。這些都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領導都感到驚訝,不理解。後來我向隊長講了我得大法的經歷和變化,向他講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勸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並給他和他的家人送了真相資料。過後聽說很多同事對我有怨言,說我這樣做顯得他們很不好。我聽後不為所動,我就是要按師父教的做,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在工作生活中不斷修煉自己,提高自己。

有一段時間每個基層單位都張貼了污衊大法、污衊師尊的宣傳畫,毒害世人,說是上面壓下來的任務,我們車隊調度室裏也貼上了。我看在眼裏,心裏跟刀扎一樣難受。由於怕心,當時沒敢揭掉。

下班回家,越想心裏越難受,覺的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給予我的。不行!我要為大法做些我應該做的,不能讓那些東西毒害世人!我馬上打電話告訴調度把宣傳畫撤下來捲好放在窗簾後,明天我去處理。調度一聽有些害怕,說上面領導查問怎麼辦?此時我來了勇氣鄭重地告訴她:有人問就說是我讓你撤的!責任推到我身上,與你無關。這是大好事,你會得福報的。調度同意照做了(以前給這個調度講過真相,並做了「三退」)。我的心輕鬆了許多。第二天我就做了決定把廠裏的那些邪惡宣傳畫,都給它撤掉,銷毀掉。在其後的一段時間裏把我和妻子看到的幾處張貼的邪惡宣傳畫都撕下銷毀了。還藉機給一個基層單位領導講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他很高興,告訴我:「你可以中午沒人時去把它撕掉,我給你提前把門打開(一般中午休息時,服務員會給門上鎖)。」我心裏真為他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感到高興。

後來車隊進行改革,把原來的車輛固定用戶服務,變成用戶隨時叫車,調度按車輛排好的順序派車。這樣我就能接觸更多的用戶,面向全廠近兩千人,我決定給更多的員工講真相勸「三退」,讓更多的人得救。不管是幹部還是普通員工,只要是坐我車我就抓住機會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開始時有怕心不敢張口說,怕人家反問不會解答,我就反覆看真相資料和同修的文章充實自己。我想,不管眾生能不能「三退」,我都要把大法真相和美好告訴他,讓他不會對大法犯罪,為他下一步得救打些基礎。我感到都是師尊讓他(她)們得救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是師尊為我安排的修煉的路,我要走好。想到這些我的心中就會升起正念,怕心也越來越少了。

給單位人直接講真相不容易接受,戒備心很強,加上自己有怕心。我就站在第三者角度講,這樣大家容易接受。我是開一路講一道,還和用戶探討互動。我還在用戶不急的情況下有意放慢車速,讓用戶聽的更多些。這樣基本都能三退。不退的再坐車時繼續講、繼續勸「三退」,一般也能同意退,也有要講三、四次才退的。在這個修煉過程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提高了心性。

一次隊書記把我叫去,說有人告到他那了,說我給人講中共邪黨不好、還勸人「三退」,對我一頓訓斥,他像瘋了一樣,言辭激烈。而我當時特別冷靜,靜靜地看著他沒吱聲,只是笑了笑,我忍住了。但心裏卻對他很反感,想起他發瘋的樣子心裏就跟吃了蒼蠅一樣噁心。隨著不斷學法,對照大法向內找,發現這樣很不對,沒做到真正的忍。表面做到了忍,可心裏沒做到啊,還起了怨恨心。不行,一定要真正做到忍才行。這是對我的考驗,我要在心裏謝謝他。就這樣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心裏亮堂了,再看到他就真的又順眼了,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的。感謝師尊給我安排的這次提高的機會。

可能師尊看我有救人的心,去年四月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在姐姐同修的幫助下,我家裏也開了一朵小花。姐姐送了我一台打印機,並教我如何打印真相資料。妻子也開始看書學法了,並和我一起利用休息時間打印資料,打印光盤。我們對資料打印要求較嚴,儘量精美乾淨,封面要用光面照片紙打印,效果很好。打印時保持純正的心態,告誡自己:這是救人的資料要認真對待,馬虎不得。在這裏要感謝明慧的編輯們,你們下發的資料文件製作的越來越精美了,謝謝!我們把每份資料袋(厚實的塑料自封袋防雨水)裏裝三份不同的基本真相資料。還有一張近期的《明慧週報》(讓世人及時了解大法在世界的洪傳盛況及三退情況)等,還有一張《九評》光盤和一張破網軟件小光盤,這樣一袋資料就很全面了。夠一百套我就裝兩大包,再帶上一些不乾膠粘貼,晚上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到附近的小區發放,將資料端正的放到私家車的風擋上。發完後就到商業區和公交站等平時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顯眼的地方粘真相貼。開始時一個人感到孤獨、害怕,我就背師尊的法給自己增加正念,我想這正好去去我的依賴心和怕心,這樣就覺的渾身充滿了力量,不覺的辛苦,不覺的累。由開始時怕人看見到後來有人經過我也發,當然,還是在確定安全的情況下進行。到了冬天外面很冷,往車上放不方便怕凍壞,資料也怕粘到車上引起世人的反感,好事變壞事了。我就在同事之間面對面發資料,過後再勸三退效果不錯。平時我車中放著一些真相資料、《九評》光盤、破網軟件小光盤,隨時送給坐我車的有緣人。

我發現現在的人都喜歡要破網軟件光盤,不想再被中共邪黨矇蔽了。破網軟件光盤小巧便於攜帶,建議同修都做一些隨身攜帶隨時發放。平時我隨身帶著一隻粗的紅色油性筆,有機會就寫「法輪大法好」等標語。總之,利用一切機會和多種方式傳真相,救眾生,完成師尊交給的救人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