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大法書一小時 三年頭痛怪病不治自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

一、讀大法書一小時頭痛怪病不治自癒

我今年七十二歲,家住農村。年輕時當過兵,身材魁梧,一米七幾的個子,體重一百八十餘斤,一般能挑一百七、八十斤的東西還較輕鬆。喝酒沒有多少人能和我比,平時一般能喝一斤半白酒,最多一次喝過三斤白酒,還沒醉倒。有這樣的身體,我處處感到自信、自豪。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在四十七歲正當年富力強的時候,卻突然得了一種很厲害的頭痛怪病,折磨得我死去活來,三、兩天就復發一次。每次發作就痛暈過去,昏迷半個多小時,才能漸漸醒過來。一年四季都戴著帽子,包著頭巾,不敢見陽光。為減緩疼痛,就長期堅持吃「止痛散」。由每天一次吃一小包到每次吃兩小包,到後來每日白天、夜晚都要吃,一天要吃九小包才能鎮痛。每月要吃二到三大包(每包裝一百小包)止痛散。我每天都在極度痛苦中煎熬,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七年三月,那年我五十一歲,一天,我的姪兒拿著一本《轉法輪》法輪大法主要著作)到我跟前說:「么爺,你看不看這本書?對你身體有好處。」我聽了連忙說:「看吧。」

接過書我就看起來,大約看了一小時,就睡過去了,醒來後,意想不到的奇蹟出現了:感到渾身輕鬆,一直昏沉沉的頭腦清醒了,像清洗劑洗過的一樣清爽舒服極了;自得頭痛病以來從未有過的輕鬆。簡直不可思議!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從此,折磨得我死去活來三年的頭痛病從此消失了,一年四季不敢摘掉的帽子、頭巾去掉了。

而且在我身上還出現了一些特異功能:如,看到師父法像金光閃閃,美麗的蓮花映在牆上,看到「真善忍」三個大字在天上放著光芒,一會兒橫著排,一會兒豎著排;晚上黑燈瞎火睡在床上,可清清楚楚看到屋頂上房樑瓦桷,我一根一根的數,和白天數的並無差異。我知道這本《轉法輪》是無價之寶。從此,我帶著無比喜悅、堅定的心情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我首先戒掉了喝酒的嗜好,親朋好友誰家有困難,我盡力幫助,誰家有矛盾,我盡力勸善,家庭和睦,修大法二十餘年來,從未跟妻子吵過嘴。妻子、兒女們都一直支持我修大法。全家人都身體健康,事業順利,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

二、師父給了我一條新生的腿

大約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從一水庫邊路過,看見水庫中漂浮著很多死魚,許多人在水中撿死魚,我也一時興起,下到水中,去撿了一些死魚,想自己吃和送人。撿上來一看,魚已經變質了,不能吃,只好扔了。隨後,我的右腳從小腿部以下出現奇癢,用手去抓撓,越抓越癢,就用熱水燙腳(後來知道是用了人的辦法,沒在法上修)。

後來腳開始發黑、流膿、流黃水,漸漸的整個小腿部以下都失去知覺,右小腿腫得和大腿一樣粗大。再後來右小腿部位以下的肉開始腐爛、發臭,肉腫脹腐爛得像棉花團一樣開花開朵,五顏六色,骨頭都顯現出來了,周圍的人嚇得蒙著眼不敢看。

妻子說是「魚骨」,好不了,叫我趕快到醫院去醫治。妻子叫來一輛摩托車送我到醫院,醫生診斷後,對我說,「你這腿已經壞死,無法醫治,只能截肢保命。」

妻子聽了很著急,嚇得六神無主,怎麼辦呢? 我心裏也很沉重:截了肢就成了廢人,怎麼煉功呢?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我對妻子說:「我絕不能截肢,我有師父管,我就學法煉功,我頭痛病這麼嚴重很快都好了,只有師父能救我。」

全家人沉浸在痛苦中。周圍鄰居、親朋好友都來勸我保命要緊。有的說:「你這麼好的人,腿殘了不要緊,命丟了,太可惜了。」我心裏翻江倒海的想著:我剛走進修煉,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這麼多年來一直無病一身輕,全家人有目共睹。為啥這次碰上這麼大的難?師父法中講了:「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腳發奇癢前,是因為我下水庫撿死魚,想佔別人的便宜,這不是利益之心嗎?為滿足口欲,這不是安逸心嗎?師父,弟子錯了!我要去掉這些貪慾之心,在法上歸正自己。如果是我的業力太重,我甘心承受,如果是另外空間邪惡的迫害,我堅決不承認,請師父為弟子做主。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要堅修大法到底,要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和責任。

同修們也來關心我,在法上幫助我,鼓勵我。從此,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再去想腳會怎麼樣,就是一味的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站不起來就坐著煉。

幾個月後,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腫大的腳開始慢慢消炎了,流膿流黃水減少了,大面積腐爛的瘡口開始收縮,慢慢結疤、封口了。小腿部慢慢有了知覺,能站著煉功了。兩年後,像煤炭一樣漆黑的整個小腿部開始像星星一樣的長出了嫩白的肉。三年後,一切恢復正常了,走路、挑抬東西一如既往。

當年給我診斷的醫生看到我的右小腿恢復得這麼正常,驚訝道:「不可思議!」擔心我、關心我的親朋好友、周圍鄰居都感歎道:「法輪功太神奇了!」

現在,我的小腿部最表面還有一小塊黑死皮,它記載了我經歷的痛苦!更見證著法輪大法的偉大!醫學上無法解決的難題,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展現了奇蹟。我能有今天,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全家人都萬分感謝師父和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