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們絕處逢生的故事(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各種體育鍛煉運動方式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這裏列舉七旬、八旬、九旬老人們罹患頑疾和絕症,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

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一)肺結核晚期的花甲老人絕處逢生

山東平度有位普通的農民,二零一七年六十六歲。一九九九年他被確診為肺結核晚期,整個肺幾乎全部爛掉,醫院已無法醫治,讓家人準備後事。

在他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二零零二年他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不到半年時間,師父給他淨化了身體,讓他這個瀕臨死亡的人重獲新生。十六年過去了,他不僅紅光滿面,而且整天覺的自己有使不完的勁兒,甚麼重活髒活都能幹,三輪車、摩托車都能騎,體力一點不比青年人差,往日愁雲密布的家庭也充滿了歡樂。

﹒結核晚期癱坐四年

老人二十六歲那年成婚,婚後不到三年就開始感覺身體不適,渾身疲倦乏力,咳嗽不斷。到三十一歲那年病症加重,經常咳嗽時帶血,被醫院確診為肺結核,而且病情較重,需住院治療。他在濰坊醫院整整醫治了五個月。臨出院回家時,醫生囑咐他不要幹活,要好好休養,就這樣全家的重擔幾乎都落在了他妻子身上。

一九九八年上半年,他經常發燒,咳嗽帶血,後來發展到高燒不退,大口吐血,胸悶,憋氣,這才感到問題嚴重。在家人的督促下到大醫院做了全面檢查,確診他是肺結核晚期。醫生告訴他女兒說:「你爸爸是肺結核晚期病人,挺嚴重的,需抓緊時間住院治療。」這樣他就住進了市肺結核醫院,大約住院兩個月左右。後來又有幾次復發住院治療,病情一次比一次嚴重,一直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

一九九九年春,病情又開始惡化,整日吐血不止,開始時血吐出兩、三斤,劇烈的疼痛使老人幾次昏死過去。……

後來又到醫院作進一步檢查,發現雙肺已爛成蛛網狀,最大洞孔像雞蛋一樣大,整個肺部幾乎全部爛掉。醫生告訴家人:醫院是不能治療了,再說治療費這麼昂貴,你們也負擔不起,回家盡盡心吧。就這樣老人從醫院回到家中。

回到家裏後,因為躺著憋氣,而且身子稍一歪,血就會從嘴裏流出來。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四年多的時間,沒躺下睡過一個囫圇覺,只能倚著被子半靠牆角癱坐著。因不能下床,吃藥、打針、大小便都是妻子女兒照顧。為了治病花盡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最後,妻子不得不求親告友,多方求借,債台高築。因無錢治病不能住院治療,只能在家吃藥打針,病魔折磨的老人骨瘦如柴,一米七五的個子,只有七十斤重,瘦的不像人樣,最後醫生因害怕連打針都不願來了。

幾年的時間裏,老人看到勞累憂愁的妻子和女兒,再看看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苦苦掙扎的自己,曾幾次想一死了之,都被家人發現。那時感覺人生已經走到盡頭,真是欲哭無淚,病魔把老人全家逼到了絕望的境地。

﹒喜得大法 絕處逢生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是老人終生難忘的日子,也就是從那一天起老人的生命重獲新生。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老人妻子到場院裏去幹活,遇到一個法輪大法弟子。因為老人的病情南莊北曈都知道,這位大法弟子勸老人妻子讓老人修煉法輪功。妻子抱著一線希望回家對老人說起此事,那時的老人早已對自己的病情不抱任何希望,可是妻子這樣說,老人也就勉強答應了。於是那位大法弟子給老人捎來了一盤真相磁帶,內容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故事,老人連續不停的聽,聽了十來天,覺的這些真相故事太好了,就又打發女兒去找那位大法弟子要。可是去了好幾次,那位大法弟子都說沒有了。老人當時不相信,還想:這麼好的東西,要是我,也不捨得給別人。

四月二十三日,那位大法弟子來到老人家,給老人詳細介紹了法輪大法。老人一邊聽他講一邊就感到渾身熱乎乎的非常舒服,心裏非常清亮。臨走前他給老人留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和寶書《轉法輪》

老人聽了師父講法錄音帶的第二天就不吐血了,此後病情逐漸好轉。雖然有時也偶有吐血現象,但老人堅信師父,不為所動,漸漸的,吐血症狀消失了。學法不長時間,同修來家先教他學會動功。同修為了讓老人能走出家門,就對老人說:想學靜功就走到我家去學。於是老人就開始鍛煉走路,從第一步開始,五步、十步,逐漸增加步數。三、四天時間,老人終於能走出幾百米遠了,當老人出家門時,街坊鄰居都驚呆了:「你能出門走路了?!」因為都知道老人已經在炕上癱坐四年了。當聽說老人是學了法輪大法後奇蹟般的活過來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讚歎:法輪大法真神奇,真了不起!

四個月後的一天,那時秋收已經結束,同修約老人到十里路以外的同修家學法切磋。老人當時很猶豫,想想那麼遠的路程,內心就感到恐慌。因為身體剛剛恢復,家人也都擔心老人走不了那麼遠的路。老人在心裏暗求師父幫助,瞬間感覺就像有一股清涼從頭頂下來,頓時恐慌的心情消失了,腿也不覺的酸了,一路上感覺就像腳下生風,不知不覺趕到了同修家。在回來的路上,老人更是信心十足,覺的自己多年的疾病一掃而光彷彿脫胎換骨一般,似乎一步就可以邁出幾十里遠。

更為神奇的是幾天後老人又到十多里外的同修家,因為有十多年沒騎自行車,開始還猶豫不敢騎,看到別人都騎自行車,老人把心一橫跨到自行車上,就感到師父用手推著老人的後背,一路上根本就沒有用腳蹬,非常輕鬆的到了同修家,當時心裏高興極了。回到家後,老人跪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心裏感慨萬千,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是師父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師父為老人換了新肺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老人正在睡覺,睡覺時總願意把腳放在被子外面。老人看到師父來到他家,師父拍了拍他的腳說:光在家裏躺著,也不出去玩玩?說著師父就帶著老人往幾百米外的場院裏走。當時就覺的自己離地半米,乘風騰雲來到場院裏。那裏已坐了一大圈佛、道、神,唯有一個空位,師父一下把老人帶到面前,然後看著老人,開始用手從老人胸膛的右邊用手拃,先橫著拃,再豎著拃,就這樣一拃一拃的往下量。當時感到師父的手熱乎乎的非常舒服,當師父的手拃到大腿根的時候,師父對老人說:你好了,天目也開了,你回去吧。

當老人醒來後,覺的原來不敢著地的腳敢落地了,老人高興的對妻子說:這次我身體好了。後來跟同修說起這件事,同修對老人說:師父用手在你胸前丈量的時候,那不就是給你換了新肺了嗎?同修的提醒也使老人恍然大悟,也就是從那時起老人慢慢的敢走路了。

以上是老人自己的親身經歷,老人真正希望他的故事能喚醒迷失的世人,趕快了解大法真相,選擇美好未來。

(二) 醫科大學副教授絕症痊癒 七旬高齡遭受迫害

唐旭珍是西南醫科大學病理細胞學副教授,技術高明,品德高尚,為醫療事業兢兢業業貢獻了一生,退休還被學校聘用。

雖身為醫學副教授,但她卻一直體弱多病:患黴菌性胃炎、肝炎、膽囊炎、腎盂腎炎等,十多種疾病纏身。一九九六年,為眾多患者檢驗出癌細胞的唐旭珍副教授,也檢測出了自己的鼻咽癌。儘管她身處醫療技術領先的大醫院,可發達的現代高科技診療手段卻無法治癒她的絕症。就在這生死關頭,她幸遇法輪大法。學法煉功沒幾天,從大便內排出很多烏黑色血(約400─500ml),此後,鼻咽癌消失的無影無蹤,

唐旭珍是一位具有一定現代醫學水平和掌握一定現代醫學技能的副教授,從親身的體驗中她認識到,法輪大法高深莫測,威力無窮,祛病健身具有遠遠超出現代醫學科技的奇效。她不斷的學法修煉,不久,身上的多種頑疾也不翼而飛。

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唐旭珍的道德水準也提高了,原本心胸狹窄的她變得寬宏大量了,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為了住的遠的病人得到檢驗結果,她常常加班幹活,不為名,不計報,工作卓有成效。她的檢驗結果精準。退休後單位又聘請她上班,單位的專家、權威、普通醫務人員、病人都很信任她。

不僅如此,修煉法輪功也使她的家人受益。她骨瘦如柴的丈夫變得白胖了,原有的肺結核、頑固的皮膚病、乙肝病毒等難以治癒的病,也在她通過修煉帶來的正的能量場中痊癒了。當年在患同樣病的人中,只有她丈夫一個人好了。

唐旭珍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所以,不管中共江澤民團夥怎麼打壓,她自身遭到多麼嚴重的迫害,她始終堅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傳播大法的福音。

唐旭珍副教授修煉大法絕症痊癒,可是在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中,她也沒能倖免。她曾經被非法關押十次,三進洗腦班,非法勞教兩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長期被囚禁中,遭到生活上的虐待(扣押退休金等),精神上的高壓,被吊銬酷刑的折磨等等,年邁的她身心備受摧殘。

迫害十八年,她有六年沒在家中過年;在家期間,長期被跟蹤、監視;兒女被貶到遠離市區的鄉鎮工作,女婿提幹受阻,其家人、家庭遭受的傷害難以言訴……

(三)省級優秀教師、晚期癌症患者起死回生

姚玉璞,女,一九四五年出生。河北蠡縣人,曾是一名省級優秀教師,一九九四年身患絕症,做過四次手術(癌症晚期,並屬十六種癌症中最毒的那種),本縣、保定市醫院、北京三零一、三零七醫院都有她的病歷及手術檔案。

﹒修煉大法使她絕處逢生

姚玉璞是蠡縣教育界有名的女強人,由於教學成績甚佳,曾被評為省級優秀教師。她的一雙兒女聰明乖巧,丈夫雖是農民,但勤勞能幹。一家人其樂融融,充滿溫馨幸福。

正當她事業有成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時刻,突然被醫院診斷為晚期癌症。這個不幸的消息如一顆重型炸彈,轟擊著她的單位及她的左鄰右舍,驚恐、悲痛、絕望像烏雲般籠罩了她的家庭。她非常明白死神正向她招手。好不容易住上了北京三零一醫院,手術、化療、放療折磨得她死去活來,四肢無力,嘔吐不止,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放過她,使她飽受煎熬。回味人生也曾有過的溫馨,但恨自己好運不長,她真想對天放聲大哭,那又有甚麼用?只因她有兩個幼小的孩子和一個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她連哭的勇氣都沒有了,在痛苦和絕望中她只能默默垂淚。心想:兩個沒有母親的孩子將如何生存,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誰來贍養,難道真的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因為化療,她的骨頭都酥了,頭髮也掉光了。放療,把前胸、後背都烤焦了。最後專家對她說:「你渾身都是癌細胞了,回家養著去吧。」她帶著絕望的心情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

出院不到兩個月她就癱瘓了,生活不能自理。渾身骨頭疼痛。她想:「生命到了盡頭了,老天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她只好一秒一秒地等待死期的到來。

一九九七年春天,死神正向她招手之時,她好心的堂姐給她送來了寶書《轉法輪》,那時無法煉功。堂姐告訴她:「只要你學法、修心,按照書中說的去做,就能祛病健身,師父就給你淨化身體。」

堂姐走後,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如飢似渴地讀了起來。時間不長奇蹟真的出現了,她站起來了,能站著煉功了,也能走路了。那時激動的她頓時哭成了淚人,她拿著毛巾一邊擦眼淚,一邊發自肺腑地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師父哇,您沒吃我一口飯、沒喝我一口水、沒有要我一分錢,就治好了我的病,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願盡我的所能報答師恩!」

﹒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

姚玉璞身體的康復使一家人恢復了往日的歡樂,但正當她全家沉浸在幸福之時,厄運又再一次降臨到她頭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及邪黨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開始了。因姚玉璞修煉法輪功癌症病煉好了,人人皆知,成了惡黨人員重點迫害對像。姚玉璞知道自己是一個患了絕症的人,一個做了四次手術而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一個即將離開人世的人,是法輪大法挽救了她,給了她新的生命,並教她如何做一個好人。她堅持信仰,堅定信念,決不忘恩負義、背叛師門。

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四日,姚玉璞獨自一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她打出了「真、善、忍」的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這壓在心中很久的肺腑之言。她被綁架,被押回蠡縣公安局,她以親身經歷向警察講真相四、五個小時,使在場者深受感動,把她送回家。沒想到第二天學校和教委又強行把她送進看守所。從那天起她屢遭中共迫害,過上了牢獄生活:沒完沒了的一而再、再而三地綁架、劫持、騷擾她;關進洗腦班、監牢虐待她;扣掉工資威脅她;無故開除、辭退或使下崗,從經濟上、生活上、精神上、身體上迫害她。

難怪人家說共產黨是一個不仁不義、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害人黨;也難怪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死訊尚未定,世人就買鞭炮、放鞭炮,慶賀這大快人心的事,驅逐這個惡貫滿盈、死有餘辜的惡魔。江澤民誤國害民將罵名千載、遺臭萬年。在此奉勸那些還在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千萬不要再幹既害人又害己的勾當,否則就要步江氏後塵。

(四)旅美重病老人逃離死亡的經歷

有一位百病纏身的北美大法學員,有幸得法修煉後,起死回生。

﹒百病纏身 苦不堪言

這位旅美大法學員,曾經是坐在輪椅上,百病纏身的重病老人,領用聯邦醫療卡約十年,加州醫療卡約十二年。享用上門護理服務約一年,整日與藥品,醫療器械相伴。做過一次通心血管手術,花費了國家無法計算的錢。

她曾經患有心臟病,一條心血管閉塞了百分之九十。雖然做過通血管手術,但不成功,經常心絞痛,還有高血壓,胃炎食道狹窄,骨質增生(來美前曾做過X光檢查,拍片結果是:腰椎肥大,脊椎炎,頸椎第四、五、六節骨質增生)。醫生測定她的肺功能只有正常人的百分之二十七左右,呼吸困難,而且,左肺部日夜抽動疼痛,靠氧氣管吸氧維持殘生。還有,她的腳底長了許多骨刺。別說走路,站起來都鑽心痛,那一切都使她苦不堪言,吃飯、洗澡都要別人護理,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她痛苦又無力地掙扎在死亡邊緣上。

﹒有幸得法修煉 起死回生

正在此時,她女兒將法輪大法介紹了給她。孩子愛父母,她一定是認為大法好,並有了切身體會才會介紹給自己的親人啊!她女兒以前有嚴重的鼻炎,要張口呼吸,夜裏鼻塞得無法睡覺,天天吃藥也無濟於事,修煉法輪功後很快就好了。同時,女兒很認真的對她說:修煉法輪大法不只是煉動作,更重要的是學法修心,否則就不是真正的大法學員。可是她那時連拿書都沒有力氣,女兒就從讀《轉法輪》給她聽開始,她專心地聽著,覺得師父講的法真好,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

那大約是九八年三、四月間。從那天起,她生命的歷程一路平安,直到今天,這真是奇蹟!同時,她完全告別了藥品,走上一條全新的人生道路。

初期學煉法輪功時,她一直感歎,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威,她早就倒下了。以前有位護理到她家給她按摩,然後試著教她走路,沒走幾步,她就渾身顫抖的支撐不下,把護理嚇的以後再也不敢來了。可如今學煉法輪功,有四套動功,一套靜功打坐,她也覺得真是力不從心,難以支持,其中的難度之大可想而知。可是她竟然能夠一天一天的堅持下來,每天就在家裏對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帶學煉。同時,聽師父講法錄音。她的身體一天天快速的好起來,誰能想到呢,大約半年後,她竟然可以走出家門,到煉功點上和同修們一起煉功了。而且,上述的各種病狀也不藥而癒了。

這時她想到來美國十幾年,只工作過很少時間,沒有為美國社會貢獻過甚麼,卻得到美國政府的照顧。現在修大法了,已經不是病人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她決心停止家庭護理的幫工,而讓別的有需要的人去得到它,因此她與她先生自動停止家護幫工,那大約是九八年八、九月間。當時負責家護照顧的探訪員親自上門了解情況,問她:為甚麼要停了家護幫工呢?探訪員認為是應該擁有這個服務的,他們是應該做好的。她對美國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這種認真負責的態度非常欣賞,就給探訪員解釋了一下修煉法輪大法後的一些狀況,可是探訪員依然擔心,非常好意地說,要再給保留兩個月的時間考慮考慮,再作決定不遲,她毫不遲疑的對探訪員說:非常謝謝你的關心。我們已經決定了,不用再考慮了。

修煉法輪佛法比任何藥物都見效。自此,她和先生也就可以為國家省下一筆醫療費以及其它的許許多多的費用支出了。她先生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以前所有的毛病也都消失了。

她從病危到健康,從坐輪椅到自己行走,這一切都是大法好的人證、物證!她也像千萬個大法學員同修所做的那樣,希望把自己修大法而受益無窮的事實告訴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讓大家都受益。

是的,法輪大法不僅僅是屬於一億多法輪功學員的。同時,他也是屬於全人類的最珍貴的財產,一億多修煉者所得出的種種證據,都證實了大法是超常的,是真正的、科學的高德大法。他對人類的道德回升、健康的突破有著劃時代的、不可估量的偉大意義。

(五)大法把王惠君老人從閻王殿門口拉回來

七旬王惠君老人,家住成都市金牛區四川交通大學住宅小區。一九八七年入佛門,皈依成都昭覺寺,成為佛教居士,燒香拜佛十七年。

患有高血壓多年的王惠君老人,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七日上午,突然大便出血不止,兒女把她送成都市三醫院急救,經院方確診為胃癌、直腸癌兩癌齊發,醫生說兩癌並發,不能手術,如手術,癌細胞擴散人死得更快,吃藥打針也只能暫時抑制病變。就這樣老人在家等待死神降臨,帶著度日如年的恐懼心理,痛苦萬分。那時每大便一次就拉血一便盆,身體枯瘦如柴,四肢無力,不能動彈,兩人架著才能移動,與癱瘓病人沒有甚麼不同。

老人的病拖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但她當時有一件最大心願未了,死不瞑目:她在死以前必須要去資陽看一眼她那八十二歲的大姐。兒女為了老人的臨終心願,送她去了資陽姪女家。第二天姪女單位的張大姐來家辦事,看老人這個樣子就問長問短。張大姐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的慈悲和法輪大法能救度你。因為你是信佛教的人,有一定的佛性,只是沒有找準真正能救你生命的法門。她還告訴王惠君老人說:你堅持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不定你的病就會好了。

當時王惠君老人根本不相信,心想我念「阿彌陀佛」十七年,沒聽說過哪個神佛、菩薩那麼顯靈。而且還說了些對大法不尊重的話。大姐一家都說:你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不要說這些話了,張大媽說的話是真的,我們看到兩個病人真的好了,這個大法硬是有那麼靈呀!當時,老人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在心裏日夜堅持用心默念。到了第八天(九月二十二日)晚上,突然心裏感覺很舒服,一身輕鬆發熱,想站起來走路,隨著心一想就站起來了,走出房門,只聽大姐一家人驚叫一聲,異口同聲的喊「法輪大法好!」就這樣,老人重新站了起來,不再便血了,食宿也正常了,精神也好了,一身輕鬆。而後就可幹一點家務活兒了。九月二十九日那天,老人感覺一身啥病都沒有了,把花一千多元錢買來的一大袋藥丟進了垃圾桶。

老人急著想回成都,由於大姐一家的苦留,老人又呆了十來天,至十月十二日那天,老人自己坐汽車回成都。家裏人一陣驚喜之後,引來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和她們佛教居士一陣轟動,問這問那。有人問:你在哪個醫院治好的?有人問:你吃甚麼靈丹妙藥醫好的?有人問:你這條命從哪裏撿回來的?有人打趣她說:你在地府閻王殿前開了多大後門,行了多少賄賂?老人說:我既沒住院,也沒吃藥,又沒打針,閻王爺暫時還不收留我,大法救我沒死成,我就念了八天三字真經和法輪大法好,病就好了。大家問甚麼三字真經?老人說:真善忍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這九個字。

就這樣她們原來那些佛教居士,知道這事的人近二十人都開始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間不長,很多人各種各樣的病都好了。大家說堅決要修煉「法輪大法」,這才是我們最需要的真正法門。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某一天,七十三歲的王惠君老人專程來到資陽,一是來感謝張大娘告訴她的救命「藥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是想請人幫她把這事的經過寫出來讓大家都知道,也是做好事,多救些有緣份的人;三是想來資陽設法找大法的書,請張大娘教王惠君老人五套修煉功法。

王惠君老人修煉後並洪揚大法,成都有很多佛教居士們,都想修煉法輪大法了,都知道這才是真正的佛家大法。

她們都深受啟示:雖然燒香拜佛十多年,除了只知道合掌念「阿彌陀佛」外,根本不曉得還有更高深的佛家大法,更不知道還有甚麼修煉功法。她們也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