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就能闖過關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六歲。多年來,在師父的看護下,幾次闖過病業關。在講真相救人時,也幾次遭惡人舉報,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這裏,把怎樣闖過病業關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魔難中信師信法

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我去小組學法,一般我每次都是提前十幾分鐘到小組,這天因有事耽誤,怕晚,就搭出租車去小組,出租車離同修家約二、三百米時,因前面是小道,車進不去,就停車了,我就下車。在這之前,腰、腿有點疼,我沒在意,這次一下車,突然腰像要被折斷似的疼,而且還抽著右腿,疼的不敢著地,腳一踩,就像針扎似的疼。

我本想搭此車回家,司機看到我的狀態,嚇得調過車頭,向我擺擺手,開車就跑了。我知道他怕我訛他。同修家離公路能有二、三百米遠,又是中午十二點多鐘,路上也沒有行人。我就貓著腰站那,怎麼辦?叫常人看見,這是怎麼啦?心想這是邪惡爛鬼不讓我到小組學法,不聽邪惡的,我就去!我一咬牙,嘴不斷的念口訣發正念,連拖帶爬到了同修家。同修問我怎麼了?我告訴她們,同修說:坐下學法,發正念。我這一坐,右腿僵硬,疼的不能彎曲,同修趕緊給我讓地方。

當發正念時,A同修說:我看到一個大黑魔就在你身邊,大嘴挺大,眼很大,很嚇人的,我沒害怕。我說:它再大,也大不過大法,師父說:「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學法結束時,幾個同修同時讓我和她們一起走,我知道同修關心我,想看看我腿好沒好。可是,我站不起來,當時站起、坐下都很困難。等同修走了,我用左腿支撐著,好不容易站起來了,當去穿鞋時,一下倒在地上,學法點的同修馬上把我扶起來,攙著我往外走。這位同修高大、年輕、有勁,幾乎是把我提到路邊,另一位同修去給我叫車。

我家住三樓,我是爬上樓的,進屋,就在地上爬。老伴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一會就好了。右邊身子像半身不遂似的使不上勁,右腿還疼的厲害,我只告訴一位同修。同修看到我這狀態,趕緊打電話,又找來一位同修來幫我。老伴看我這樣子,也害怕,就偷著給兒子打電話。

兒子和媳婦回來了,兒子進屋就問:媽,你怎麼啦?我說:沒怎麼呀!兒子說:我爸說你腳崴了,在地上爬,上廁所連坐便都坐不上。兒子叫媳婦,你去看看,媽哪隻腳崴了,兒媳婦過來,摸摸左腳沒事,再摸右腳也沒事。兒子說:媽,你站起來走幾步。我想:就是站不起來,不能走,同修才來幫我。這時,同修還在我家。兒子說:走,要不上醫院,同修幫我發正念,不讓兒子帶我上醫院。兒子看看同修笑了,說:等四點我再來。我說不用來了,我一會兒就好了。

第二天,兩個兒子和媳婦都回來,看他們那個樣,想強行拉我去醫院。進屋,兒子說:媽,咱也不吃藥、不打針,就去拍個片子,看到底是怎麼啦,我們也好放心。我很嚴肅的跟他們說:你們的孝心我領了,我不去醫院。我沒有病,你們真要把我送到醫院,我可能真的就癱瘓了,你們誰伺候我?再說了,我學大法二十年沒吃一粒藥,沒去過一次醫院。學法前,多種疾病,天天吃藥,打針,住院也沒好,學大法都好了,這是你們知道的。這點小毛病,再說也不是病,你們咋呼甚麼?你們真有那個孝心,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好的就快。他們都笑了,不吱聲了。

這時,大兒媳說:媽,你這帶跟的鞋不能穿了,我給你買平跟鞋吧。我說:我這是暫時現象,能穿。大兒媳又說:我媽家有輪椅,我拿來叫我爸推你?我很嚴肅說:你這孩子,我能用那個東西嗎?我說:你們沒事都回去吧。我有師父管,很快就好了,不用你們操心。他們走了。

中午打坐時,我求師父加持,把右腿盤上,不能總是直伸著。同修幫我發正念時,腿能彎點,但同修回去後,我的腿又彎不了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一咬牙把右腿搬到左腿上,因疼盤不住,就用手按住右腿,這時,我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就像雞蛋那麼大的圓東西從大腿上往下滾,滾一下,我疼的一顫抖,不停滾,我就不停的顫抖,嘴不停的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滾了半個小時,我疼的一身汗,但腿能彎曲了,也能單盤了。

謝謝師父把不好的東西給我清理掉了。

晚上煉雙盤,剛把腿盤上,兩條腿像折斷似的痛,趕緊把腿拿下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3]。我心疼師父,我哭了。師父為我們承受那麼多苦,我這腿疼算甚麼。我一下就雙盤上了,疼的我身體前後搖晃,兩隻手前後左右按床,就不往下拿腿,堅持一個小時。這樣一連堅持一個星期,突破這一關,盤腿恢復正常了。

我每天堅持多學法,發正念,堅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不能站,我就坐在床邊煉。

在這期間,不能面對面講真相,怕常人看見不理解,給大法抹黑,就晚上出去粘不乾膠。冬天天黑的早,六點發完正念,就戴上口罩,左腳邁一步,右腳拖一步。雖然腰不那麼疼了,能站起來,但是走路右腿還是疼,腳不太敢踩地。看到路邊停著大貨車,借車擋身,往牆上貼。在樓區往一樓牆上貼,遇到鎖著的單元門就往門上貼,我覺的還醒目,人們都能看的到。累了,就搭車回家,

腿還沒全好,魔難又來了。一天突然肚子疼的直不起腰,就像有刀子在攪勁疼,還噁心,吃點東西就得去便,一天便多次,好像腸子被拽來拽去似的疼。真是疼痛難忍,我坐在床上雙手捂著肚子,腦子浮現出我們學法小組有個鄭姓同修,一天也是肚子疼,回家走到半路不能走,躺在道上,打電話叫兒子來接。兒子來了,趕緊把她送醫院去,結果不長時間就死了。這時在我頭頂左上方有個聲音說:你要死了,準備後事吧!我嚴肅說:告訴你們舊勢力、黑手、邪惡爛鬼,你們聽著,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命在師父手裏,師父說了算,你們誰也說不算,你不配,誰敢!我有人心、有執著,有師父管,在法中歸正,你們迫害我就是犯罪。

由於肚子疼,不能拿書學法,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多發正念,背誦師父的詩詞:「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4]。我就是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通過學法發正念,肚子不那麼疼了。

二、向內找身心昇華

靜下心來向內找,這一找,還真嚇一跳,人心還真是不少如:歡喜心、顯示心、怕心、爭鬥心,還有強烈的怨恨心,因老伴閒著沒事,就撿破爛,把廈子堵滿了,一開門,破爛就滾出來了,他不賣,也不讓我賣,廈子放不下,就往樓上拿,我一看這些破爛,氣就不打一處來,火憋不住,和他吵起來了,心裏咒罵他。由於生氣導致學法不入心,發正念靜不下來,甚至發正念時心裏還在恨他。

師父說:「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

作為修煉人,我做的都不對,沒聽師父話。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對不起師父,這個家再好、再乾淨,也是個垃圾堆。我要跟師父回家,隨著心性的提高,身體也發生很大的變化,兩天後,肚子一點不疼了,腿也不那麼疼了。

三、不能給大法抹黑

二十天了,我去小組學法,同修說:看你的腿還是不太敢著地,走路還有點瘸,右腳往外撇。我想不能這樣往外走,因為我們小區的鄰居都知道我學大法。他們雖然沒修煉,都知道大法好。他們經常說:看某某學法輪大法學的,穿著帶跟的鞋,腰板溜直,走起路來,比年輕人都精神,哪像七十多歲的人哪!也有的問我兒媳婦,你老婆婆身體真好,走路一身勁。兒媳婦說:我婆婆以前一身病,就學大法都好了。他們說:這大法還真神奇,就江澤民這個混蛋瞎折騰。

我想不能在常人中給大法造成不良影響,更不能給大法抹黑。我得把腿煉好。於是我就晚上在家練習走步,從臥室到客廳,衛生間的門上有一面鏡子,我對著鏡子走,看還瘸不瘸,腳還撇不撇。從晚十點左右開始練,到十一點左右。十二點發正念,每次連累帶疼都是一身汗,堅持十幾天了。

一天晚上我穿鞋練。老伴從他臥室出來了,說:別練了,好了,不瘸了,正常了,我問:是真的嗎?他說:是真的,頭幾天我看還有點踮,現在正常了,一點看不出來了,真好了。我又能堂堂正正的去救人,講真相了。

謝謝師父又給我一條健康的腿!

我想師父關於病業的法,講的再清楚不過了。如果我們在魔難中能想起師父的法,能放下生死,真能做到,師父就會給我們做。

在此恭引師父一段法:「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如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還原〉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